重返香港西贡 Sai Kung Revisit

香港这个地方真是有意思,高度商业化的港岛上,逃离水泥丛林不远就有让人忘记工作和忧愁的白沙乐土。一到周末,大大小小去往各个公共泳滩的巴士上都挤满了各种热爱山野海滩的人。在香港各岛星罗棋布的大小沙滩里,最安静最吸引人的是香港西贡的“咸田湾”和“大浪湾”。沙滩本身的优点除外,又因为西贡区域离港岛九龙都略有距离,海湾被几座山与外部隔断,大大降低了来此露营消夏的人群数量。几年前我曾和朋友来此露营,一直念念不忘,想找机会故地重游,今年胜利日放假,终于得机会出差之前去再走一趟。

一说到西贡,好多人都在问我香港西贡和越南旧都胡志明市的那个“西贡”有什么联系?查了一下维基百科,还真是有点联系,不过倒也不是名字上的:

「西貢」一名,大約在明初才出現。從明成祖永樂三年至宣宗宣德八年,明朝廷曾派遣鄭和七次「下西洋」。在這七次「下西洋」後,不少東西亞、中東沿海、東非等國家也向明朝進行朝貢和貿易。而在當時,西貢便是西來朝貢船隻停泊的一個港口。久而久之,這裡就被稱為「西貢」,有「西方來貢」的意思。

开始准备露营与麦理浩径的徒步也颇为纠结,我在香港虽有不少同事和朋友,但体力相当并且有兴趣在30度天气里出来徒步去海边的人,可能不超过三位。中间也闹了不少小插曲,最后的结果是去couchsurfing上找来了两位同伴才潦草成行。

说是潦草也不尽然,小朋友“爱美丽”是来自四川的川妹子,在香港从事UI设计的工作,大朋友Heanu是来自韩国的旅行者,一头长发看起来像个艺术家(后来发现确实是一位颇有天赋的水彩高手)。大家多少都有过徒步和露营经验,装备也还算齐全,在加上麦理浩径本身又是特别成熟的徒步路线,我们把check list做好,打包,约好早晨10点在港铁观塘线钻石山站集合。

如何到达

#### How to Get There

我们的路线几乎完全依循麦理浩径第一段和第二段的路径,大概的路线如下:

– 港铁钻石山 C2出口,乘坐 92路双层巴士到终点站西贡镇。
MTR Diamond Hill Station, Exit C2, take bus 92 to Sai Kung Peninsula.

– 从西贡镇汽车站乘坐94路双层巴士,开往黄石码头方向,在北潭涌下车。
From Sai Kung town catch bus 94 towards Wong Shek pier and alight at Pak Tam Chung Station.

– 从北潭涌车站沿着大网仔路走大约五分钟,到达麦理浩径起点。
From Pak Tam Chung Station, walk along Tai Mong Tsai Road for approximately five minutes until you reach the start of the trail.

– 沿着西贡万宜路绕过万宜水库南边,经过水库的西坝和东坝,最后到达浪茄沙滩。
Pak Tam Chung → Long Ke

– 由西贡郊野公园的北半部,沿着郊野公园的边界而行,跨国西湾山,下吹筒坳、西湾、经咸田湾到达大浪湾。
Long Ke → Tai Long Wan

– 从大浪湾出发,经赤径1抵北潭凹为终点。此地有巴士返回西贡镇。
Tai Long Wan → Pak Tam Au → Sai Kung town

Map

  1. 赤经中段会经过蚺蛇尖并路过一个很小的赤径码头,旁边那座山叫做狐狸叫(Wu Lei Kiu)。从狐狸叫乘船至黄石码头后,可乘96R路巴士直接返回钻石山 

青藏流水15_结束啦

前前后后,这都快一年了,才把这个玩意儿流水完,不是有很多罗嗦话要说,而是每次写,都要仔细回忆,挖出很多该想不该想的事情。此番西藏,纯属偶然,不论是体力财力装备,还是精神文化的准备,都稀疏的很。看看我带了啥相机,就知道了。Sony F717 加 Olympus μII,10个proplus,2个rdp3,这就是一路上所有的装备。换作现在,我肯定不会这么冒然跌跌撞撞没有任何准备地就去了这么个地方。

贴一张简易行程,供朋友参考,也当自己留念罢。大图在这里

最后,引唐俟先生诗一首。这是一场梦。

很多的梦 趁黄昏起哄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后梦又赶走了前梦。

去的前梦黑如墨,在的后梦墨一般黑;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看我真好颜色”。

颜色许好,暗里不知;

而且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暗里不知,身热头痛。

你来你来!明白的梦!

—鲁迅1918年5月15日发表于《新青年》月刊第四卷第五号,署名唐俟。

存档链接

按发布时间逆序排列

青藏流水15_结束啦May 24th, 2010
青藏流水14_兰州May 24th, 2010
青藏流水13_阿扎乡May 23rd, 2010
一段去年夏天录的音频May 16th, 2010
青藏流水12_帕拉庄园 浪卡子March 20th, 2010
青藏流水11_日喀则 江孜March 4th, 2010
青藏流水10_林芝February 27th, 2010
青藏流水9_哲古草原February 18th, 2010
青藏流水8_昌珠寺&雍布拉 康&邮政招待所January 10th, 2010
Snap 2January 10th, 2010
青藏流水7_拉萨闲逛&更丕乌孜山探险December 31st, 2009
青藏流水6_到达拉萨December 25th, 2009
青藏流水5_格尔木December 23rd, 2009
青藏流水4_失败的骑行December 22nd, 2009
青藏流水3_黑马河November 25th, 2009
青藏流水2_到达西宁November 1st, 2009
青藏流水1_上路August 31st, 2009
拾掇心情 開始生活August 5th, 2009
Tibet faceJuly 29th, 2009
自省July 24th, 2009
旅行后遺癥July 23rd, 2009
真想就这样死在青藏高原July 10th, 2009

青藏流水14_兰州

结束得啦。跟还债似的。

July 18, 2009
6点钟醒来收拾东西。提着所有的行李下楼退房。在楼梯的墙壁上留了个涂鸦。

“东临碣石 以观沧海 西至青藏 方省此身”

这样的一路上,实在是每一秒都遇到新鲜的人新鲜的事。我告别青年街,去曾经吃过藏面的地方寻找炸薯片。到大小昭寺暴走一圈。路上买了两只酸奶和一个一块钱的小刀(其实相当于是老板送给我的)。大概是给小店做了开市生意,并且他不记得那把刀卖多少钱,就一块钱卖给我了。老板非常热情地和我告别。
奔向布达拉宫再看一眼。路上遇到一个藏族老奶奶,看到我一人背了那么大一个包,手上还有两个包,便执意要帮我提行李。老太太的汉语说得很好,一路上和我说了很多,又给了我很多关照。到了布达拉宫广场,(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早来到这里),有很多朝圣的藏民在中央对着布达拉宫朝拜。
“我很庆幸生在这样一个地方。”老奶奶说。
她送我上了出租车,并嘱咐路上千万小心,和我告别。
一上出租车,报上目的地,发动机启动,泪如雨下,司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不问。很快布达拉宫就不在视野范围内了。火车站很快就到达。找到座位坐定。邻座是几个西藏大学的学生,还有几个回乡探亲的军人。聊天不多,只是睡觉(靠窗的座位是邻座好心的大哥换给我的)。一天一夜的火车也不算很长,就很快过去了。

July 19, 2009
中午到达兰州,下了火车就去找机场大巴。在民航大厦买好下午6点开往机场的大巴车票,出门去寻找吃饭的地方。兰州出名的小吃也就只有拉面了。在一家小吃店随便吃了一种,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寻到一家招待所,待了三个小时花了10块钱。痛快地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甚至看了一集“武林外传”。
5点离开旅社,兰州街头暴走。很意外地走到了兰州大学,又碰巧兰大正逢建校100周年,索性买了两只纪念封一只明信片分别寄给文一,蛇和我自己。

“旅行的终点,却不是生活的开始。”

在兰州大学附近的地下走道路遇一个流浪歌手,弹着吉他唱着许巍的“故乡”,“我站在这里,想起曾经和你离别情景”,这样的音乐伴随了我一路,在这样的情景下再次听到,心中无限感慨。在地道里驻足良久,把身上所有的零钱都给了那歌手,听了很久。录了一小段视频,在这里

兰州是2009之夏的结束。

上了机场大巴,邻座的大叔是从乌鲁木齐来的,一阵海侃之后居然想说服我改签机票跟他回新疆玩,并号称“现在是新疆历史上最安全的时刻”。只恨没有假期没有假期啊!他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叫我明年到新疆以后一定要主动联系他。

10点半的飞机一直延误到12点才起飞。在候机大厅的座位上,耳边袭来熟悉的上海话。顿时一阵巨大的失落感。

难道上海的感觉就不能来得晚一点吗?

然而一切就这样按部就班地结束了。

我顺利抵达了上海,迅速融入到上海38度的高温,下了飞机就是拥挤的汽车,精明的出租车司机,维修的高架桥,数不清的红绿灯……
无奈地回归现实。

这篇好淡,跟推特体似的。

无图,两只签名尔。

DSC06070
离经叛道非本意,逃避生活才是真

DSC06068
我写了个错别字,找出来的同学我请你吃沙县

DSC06080
仍然是硬座

青藏流水13_阿扎乡

昨天我跟R君说我这个东西我写不下去了,连写一篇内容为“我不想写了”的告示也不想写。但是今天看到路标同学写的Gap Year, 我想还是把这个系列写完。我有很多不能抛弃的恶习,香烟咖啡还有自欺欺人,但是“半途而废”,还是不要为好。这一天只是拍了些很没劲的反转,甚至都没有扫描成电子版,没有插图。

2009年7月17日
这天可以算是旅行的最后一天。因为海拔的原因,走几步路就喘气很厉害,妄图走到阿扎乡的计划难以实施,步行了大概一个小时折返回到浪卡子。叫了一只小面包车200块到阿扎乡来回(真是贵啊)。没想到司机心眼儿不好,到了号称“阿扎县”的地方再也不肯往前继续开,要求加钱。这时候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也没用了,司机就是不依,让他停车下去打探路势。其实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离羊湖有多远,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走到,便只是下车走,爬了个小山堆我就喘得很厉害。天气风景倒是很好,可是对于是不是能真的走到羊湖却晴朗不起来。于是就这样僵持着,其间遇到一些当地的村民,可是语言不通完全没有办法交流。不一会儿司机又过来和我们讲价,死扛着30块的底线,最后成交。

这一段全是山间土路,确实不好开,有些地方只有一个车道,并且伴随很多大幅度的转弯。司机在离大弯一段距离的地方就要鸣笛示意,防止对面有车过来。如此翻过几座山总算到了湖边。无人绝境,连司机自己也从未到过此地,被羊卓雍错安静的蓝色迷住了。在山头上四处观望,这片静谧的湖泊只属于我们。不停地拍照,慌乱中唯一剩下的几个馍中的一只滚下山头。眼睁睁地看着它滚下去,掉进湖里。本来坐在这无人知道的秘密湖边吃馍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过了一会儿,远处传来马达声,开过来一只木板船,船上有个拖拉机头似的发动机,开船的是个老头,载了一些当地的居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搭这位老爷爷的船,兴奋过头的司机主动提议坐船他买单(是的,没错,刚才还跟他讨价还价呢,这会儿倒主动买单起来了)。于是“船长”载着我们又开动了。没有了天上白云的反射光,湖水从船上起来更蓝更清澈。湖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鱼,湖面上活动的昆虫之类的也很多。小转一圈,停船上岸。

“船长”老爷爷邀请我们去他的小屋坐一坐。于是就和那司机一起去了。土砌的小屋非常简陋,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什么都没有。墙角有几个方便面箱子,这些就是这位“船长”的全部生活物资。在这般简陋的屋子的墙壁上,还用蓝色的颜料画着一枚漂亮的图腾。船长爷爷热情地拿出一种类似起司的东西(其实是酥油和糖的混合物)给我们吃。我包里只剩下“大白兔”奶糖和一些牛肉干。拿出一些奶糖分而食之。休息片刻,返回浪卡子。好心的司机把船长爷爷也顺路带回了县城。

在浪卡子,找了一家小店,喝羊肉汤吃了几个馍。买了两条口香糖却是冒牌的。后来又路过羊湖宾馆,偷偷溜进去找了个没锁的房间,想蹭个浴室洗澡。结果全脱光了,却发现并没有热水,冻得直打冷战。

浪卡子路口,搭了一辆丰田4500回拉萨。经过卡若拉,司机主动停车让我们下车拍照。卡若拉壮丽的白色是西藏给我的最后震撼,据说红河谷有在这里取景呢。再往拉萨开,一路都是下坡,路况颇为危险,有很多连续的ü形弯,极尽4500优秀之能事。

回到拉萨是下午,天气阴沉。司机因为不知道朵森格路就是青年路,载着我们在布达拉宫周围转了一整圈才找到。胸中响起郑钧“回到拉萨,回到布达拉“的音乐,然而现实是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我的失误,便宜并且老板很热情的祝兴旅社已经没有床位了。于是终于如所愿住了一回平措康桑。回祝兴领取寄存的行李,在窗口留念几张。老板热情地和我告别,说2010年一定要去上海看世博会云云。回到平措,一顿收拾,把几乎所有衣服都拖出来准备洗,但是无奈那三台洗衣机没有一台是正常的,一台不能洗,一台不能排水,一台不能甩干,于是必须借助三台机器和人工才能顺利地洗完。排队那是自然的,于是决定先出去吃饭。
刚才阴沉的天气终于爆发,下起大雨来。(好家伙,日光之城给我的开端和结局都是阴雨啊。)跟我上铺的哥们儿借了一把雨伞,冲去四方超市购置火车上的食物和带给家人的礼品。购物完毕,提着口袋找地方吃饭。在一家冷清的烧烤店没吃饱,然后又去往八角街方向寻找街头的炸薯片。未遂。

在某个快餐店吃完了在拉萨的最后一餐。红烧肉,白米饭。

回到平措康桑,开始浩大的洗衣服工程。把我要洗的衣服一股脑儿倒进洗衣机,然后便在旁边看着那洗衣机。洗衣服的平台可以从侧面看到布达拉宫。夜晚的布达拉宫被强白光照射着,非常漂亮辉煌。

平措的多人间不提供热水洗澡,我打起了祝兴旅社的主意。毕竟在那里也住了很多天,和老板混得很熟了,蹭一次洗澡的机会或许可以。从平措的屋顶爬到祝兴的平台。犹豫了半天,打电话过去,老板娘接了电话以已经锁门为由拒之。颓丧地坐在平台上,神奇的是,不一会儿老板又打电话来,喊我们过去用他们的浴室,很开心地过去享用了热水。谢过老板出来,回到平措。

回到我的房间,室友都已经睡觉了。因为害怕错过早上的火车,几乎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回想这十几个日日夜夜,就这样要结束了。真是有太多的不舍。早晨3点多,有个mm从酒吧回来,轻轻敲着窗子:“姑娘帮我开个门。”  起床开门,然后躺下就再也没睡着过。躺在床上一直到天亮。

想想,还是补俩图吧,不然拍了做什么的。呵呵。 Shot by Sony F717

DSC06024

DSC06067

这两个图的后期是我最近研究LR的成果… 好吧,也不算研究,只是把所有工作流程的所有选项都试了一遍,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一段去年夏天录的音频

兰州大学 地道
2009.07.19

@Flickr网通用户请自行翻墙

补充来自Buzz的评论

凌霄 – 地道音效加掃弦,是可以毒死人的,想起了邯鄲路隧道的那哥們兒,叫啥來著,反正姓劉。。。人家說丫是上海東區的bob dylan,丫不爽,說,哥不是上海東區的bob dylan,哥是中國東部的bob dylan
zou bo – 我读书那时候邯郸路地道里还有个拉小提琴的,他让我明白拉好小提琴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后来,地道里有小提琴声音传出的时候,我就直接走地面横穿马路了。。。

邯郸路地道应该是指复旦03-04年开始的校庆大修前,连接复旦南区和本部的地下隧道。

青藏流水12_帕拉庄园 浪卡子

July 16, 2009

在宗山上那么折腾一晚,很担心在高原上得感冒,醒来九点,庆幸啥事儿没有,精神还不错。出去寻找早饭,在旅社对面的超市买了“红梅”香烟,看烟牌儿似乎和红塔山是同一家的,只知道一路上看到当地人抽烟都是这个。(为什么要买烟?基本上,这个在路上是起到帮助“排毒”的作用,另外搭车时也方便给司机行贿,看不懂的人请自行跳过。)

这个时间街上还没有太多人,店铺也都没有开门。我在一家重庆人开的小店买到了热稀饭和包子,包子很小很贵。吃饱喝足去寻找邮局并且闲逛。步行了几条街,问了n个人,方才找到县上唯一的邮局,一问,什么明信片都没有卖。还好夜里被罚的门票就是明信片,不得不把那张满载“奇遇”的明信片给寄了。在马路上游荡,县城很小,不一会儿就游荡到了宗山所在的街口。带着复杂的心情仰望了一下,又在山脚下转了一会儿,遇到几个很热情的小朋友,拍拍小照溜达回旅舍。白居寺,只是远远眺望了一下,没有去朝拜。(我这种先旅游回来做攻略的,对藏传佛教一无所知,就没再继续凑热闹了。回来以后看了《西藏一年》这部纪录片,其中有一条线就是讲述十一世班禅到白居寺举行法会,寺里如何准备迎接种种。)

在路上拦了一辆拖拉机顺路前往帕拉庄园。一路的风景非常漂亮,拖拉机的座位视野当然很“开阔”。路边遇到步行的藏民,司机主动停下来给他们搭一段路。这一路还有两个藏族老婆婆搭车。在拖拉机后座上他们和我们坐得很近,语言不通但老婆婆看起来很和蔼。

帕拉农庄门票依旧是一张明信片,但是只能回到江孜县城才有邮局邮寄。帕拉庄园是目前西藏唯一保存完整的贵族庄园。展厅里面有很多庄主留下的进口物件等等。从保留下来的照片看,庄主极具财力和权力。从帕拉庄园出来,步行回公路。途径一个希望小学,又是一群身着蓝色校服的小朋友。只是站在校门口就可以看到他们兴奋的样子,他们在镜头前极其活跃。

DSC05999
昨儿个就是困在这个顶上...

步行回到公路,路边是大片的青稞地,可以遥望到江孜县城方向的古城堡,整座山的外形极其有气势。在公路上拦了一辆中国电信的光缆抢修车,司机很爽快地答应带回县城。

下一个目标浪卡子距离江孜有一段距离,但是包车太贵,只能一面先往拉萨的方向走(浪卡子一般是江孜到拉萨的必经之路,但普通的游览方向都是从拉萨出发经浪卡子江孜再至日喀则),一面关注去往拉萨的车。路过一家木材店,有一辆卡车在卸货,一问果然是从拉萨来的,卸完货就返回拉萨,司机很爽快地答应带去浪卡子,一问价钱,回答,“随便给!” 爽快!
站在路边看工人们卸木头,默默地计算卸货需要的总时间。期间我抽了一枝烟,却半天都没有抽完,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氧气不足,燃烧太慢吧。后来那卡车车去另一家店卸货,我留在原地等待,但等了好久车还没来,又询问了另一辆路过的卡车去往浪卡子(25rmb)。一路上有绿色的水库,非常漂亮。

浪卡子已经处于山南地区,是山南海拔最高的县城,4454m,附近的羊卓雍错是西藏三大圣湖(另外两个就是大名鼎鼎的纳木错和玛旁雍错)。有意思的是羊卓雍错在藏语里面的意思是”天鹅池”,然而在汉语里谐音简称“羊湖”,从地图上来看,羊湖的形状也正好酷似汉字的“羊”,真是个有意思的巧合。

浪卡子有很多安徽援建的项目,比如最正规的宾馆“羊湖宾馆”和后来看到的皖江剧院。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邮局,且每周只开两次信箱。

自从离开拉萨,就没洗过澡,非常难受,而当地几乎所有的旅社都不带洗澡,只好狠心住在羊湖宾馆(好说歹说谈妥价格120元/晚)。这是除了在林芝跟大部队不得不住的森林宾馆,路上住过的条件最好的旅馆了。

浪卡子的食物很贵,在一家小餐厅要了一条羊湖鱼,自己买了黄瓜和西葫芦,鸡蛋,让老板帮忙炒了几个菜,吃得很欢快也吃太饱…

饭后消食散步,路过本以为早就废弃的皖江剧院,听到里面传来电影音乐声,好奇地进去一探究竟。正放着陈坤主演的《国歌》,坐下来看着看着就看到了结束 (原来孔维那么早就出道了,为什么这么pp的女人都不红,知道《太阳照常升起》我才知道有这么个演员)。《国歌》结束了,接着又放《太行山上》,看完已经是夜里11点多。周围的人大多是当地人(话说在浪卡子一共也没遇到几个游客),大家都很自得其乐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常常翻墙溜进电影院蹭看电影的时光,几乎一模一样的木质座椅,放的也大都是这类的主旋律片,然而在我的家乡,那个小电影院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超市。

从电影院钻出来又是满天星,赶紧回了宾馆,洗澡睡下。

青藏流水11_日喀则 江孜

DSC05885
好像每一道褶子里都是故事

纯流水……

July 15, 2009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江孜-江孜古城堡:

整个旅途中最惊险刺激的一天。有些事情那样始料未及地发生,像许巍在《漫步》里唱的那样,“让它自然地来吧,让它悄然地去吧,就这样微笑地看着自己”。

早晨原打算乘班车从拉萨去往日喀则,但后来搭乘了一个不知来历的面包车,车里塞满了人。好心的司机给了副驾的座位。一路上还算舒适,只是因为路上有限速的关系,司机总是停车以保持均衡车速。到达当地发现也就扎什伦布寺值得一去。蹭了几个解说团,走了一些大殿。在转经筒围绕的白塔虔诚地绕了三圈,不晓得内心真的在念叨什么。从扎什伦布寺出来,就开始寻找邮局。今天日喀则天气非常好,日照也厉害,大概是由于海拔和天气的原因,非常累。

寻找邮局的路上,找了好些家店,买了两卷 rdp3,50rmb*2。
在邮局写明信片很久,借了柜台上的印泥,掏出印章每一张都装模作样地盖上章。
叫了一只出租车从日喀则开到江孜,30元。车上还有一个江孜县的老师,济南念初中,天津念高中,华师大念大学,回到江孜来教书。不由得非常敬佩。路上有会说汉语的人时就可以聊得多一些。日喀则到江孜的路上,山是裸着的,云的影子投射在山上,很苍凉的美,远胜林芝。

到达江孜时下午8点,当时正好外公发短信问我一个事情,回复时加上这一句:“现在这里的太阳就像上海下午3点的太阳。”
下车立刻找地儿吃饭。那馆子似乎并不是一个正式对外开放的餐馆,倒有点像以前在内地很多的那种录像厅。电视里在播藏语版的封神榜(就是傅艺伟演妲己的那一版!配了藏语音轨),下面坐了很多观众,大多数年纪都很小。有些人的桌子上会有老板里供应的食物。叫了一盘看起来很像饺子的东西,实际上它们也确实是饺子,但皮非常厚非常粗糙。老板娘给盛饺子的时候是用手直接在锅里拿的,虽有腹诽,但也没提及。入乡随俗吧。老板娘还给乘了碗不知是什么的汤,很油的样子。告别了热情的老板娘,出门去找住处。走了几个地方,终于找了一家四川人开的旅店住下(20rmb)。放下包,天还亮得很,去探探宗山古堡,估摸着也许能看到日落,空手出门,只拿了相机,且没穿外套。

宗山古堡
江孜的藏文意思是“胜利的顶峰,法王府顶”,非常有气势。实际上宗山古城堡也是给人这样的感觉。从公路上经过时就可以远远的看见它喇嘛红的墙顶和白色的墙壁。据说在一百多年前英国侵略军进犯江孜,在宗山这座城堡上顽强抵抗两个多月,最后抗英勇士全部壮烈牺牲。这么一段悲壮的历史赋予了江孜“英雄城”的光荣称号。在宗山古堡的广场之上,也树立着“江孜宗山英雄纪念碑”纪念那段历史(虽然我本人十分不喜欢那个建筑物,严重破坏了整个古城堡的美感)。

要看日落,那么必然是要爬到高处了。江孜海拔4000以上,即便是古堡有整齐台阶的地方走起来也很费劲。等爬上一段巨长巨陡的楼梯到一个相对较高的平台上时,早已经喘得不成样子,而最终到达最高的平台时天色已经比较暗了,一幅壮阔的黄昏景色显现眼前。秒速捏了几张,天色就迅速暗下去,很快就全黒。

星展。

来西藏这么多天,却一直没有注意到过星空,天很低,星星在近处闪,很多星座都可以很明显的分辨出来 (这时候要是有nexus one 就好了啊哈哈)。

DSC05941
夜是这样的 但是没人上来救我 有位司机在下面听到呼喊 喊道“在上面干嘛呐” 听到回答后 他说 “等到明天早上开门再下来吧” 绝望了

夜里11点半,下山,结果却发现上山时没注意到的一扇小门被锁上了。尝试无数PB方式后任务失败。值得一提的是那扇百年老门上面睡着一只鸡,但它很淡定地就一直在那里睡着,一旁折腾门锁半天都没有把它弄醒。

到了后半夜,天气越来越冷,没穿冲锋衣,很担心得肺炎,于是只能在凌晨1点拨通110。110是直接打到日喀则,对方给我一个江孜派出所的电话。打过去,警察很无奈,但很快警车就上山了。在山顶,射灯照下来,传来声音“上来上来”,搞得好像警匪片大决战一样。一点点再往上爬。见到警察,撒谎解释“相机包丢在山上,上山寻包被锁”,无奈宗山的管理员工根本不管解释,直接狗血喷头地骂。当然除了被骂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能就坐在警车上被带回派出所会议室继续被骂,等骂够了,罚了一张30元的门票,(后来证实整个江孜县上只有一家邮局,且这家邮局不出售明信片,而这个30元的门票是此地获得明信片的唯一方式)。警察叔叔倒是很和善,等那管理员离开了,还安慰说昨天刚刚发生类似的事件,但是是一起“盗窃案”,所以那管理员很愤怒。办完一些登记手续,总算是活着出来。

这时候已经将近早上2点鈡。回旅社,卷帘门早已经锁上,只好站在大街上叫老板开门。在这个高原上的小城的夜里,声响特别大,附近的狗马上就开始叫起来,不一会儿,几乎整个镇上的狗都在叫…差点招来巡街的警车。在外墙上看到旅社老板的电话,赶紧拨通,这才回到了房间(估计那个老板也挺无语的)。

到房间,赶紧冲感冒颗粒喝,喝得汗涔涔。这屋子的被子床单似乎都很不干净,到走廊顶上晾着的床单里挑了两张看起来稍微干净些的拽下来铺上。穿上冲锋衣裤,和衣倒在床上,昏昏睡着。

DSC05942
星空是这样的

DSC05936
日落是没有赶上的

青藏流水10_林芝

July 13, 2009
在林芝的两天,是此行最不快乐的两天。(小艾看到请不要生气,哈哈,只是我们走路的方式不太一样而已。)在拉萨纠结了6个人,包了一辆##商务车,出发去林芝。同行的有小艾、罗宾、fish、大臣、Amy。这天早晨与大部队会合去林芝,昏睡。林芝海拔不高,青山绿水,一路上只便睡觉,随便拍了几张照片。用IPOD反复地听许巍的某几首歌(谁说他是工科geek男的最爱了)。
巴松措景色不错但是很人工,也不高兴下去到栈道上看风景,只便坐在高速公路边上向下看风景听音乐。许巍很适合旅途,但容易让人绝望。在绝望之时巴松措给了我两条彩虹,甚是惊喜。

July 14, 2009
这一天基本上都在车里度过,我甚至都记不起到过哪些景点。只是路过林海,看到南迦巴瓦峰。在某地休息时遇到一个胶片达人,三只哈苏,一只leica(具体型号看不懂),大概是专门来拍南迦巴瓦峰的吧。晚上和队里其他人说明了情况,脱离大部队。还是住在祝兴旅舍。这次的真的是一个景观房了,窗户正对着布达拉宫的侧面。
在布达拉宫又转了一圈,在我眼中那里已经不成为一个景点。
把行李物品分类分好,能寄存的就寄存,明天上路日喀则。

照片

林芝青稞地
DSC05845

漂亮的彩虹 (拍得很挫)
65430003

人人都有这样的标准照吧
65380032

明信片是必须的
65380035

青藏流水9_哲古草原

Tibet fac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aron C NG.

July 12, 2009

又是没有计划的一天,找对了去哲古的路,被告知路况很不好,有泥石流和塌方,有些地方根本就无法开过,先往哲古方向步行,计划2小时内搭不到车便折返。不想路上遇到辆皮卡,是一辆修山南公路的工程队的越野卡车。车上有两个人,开车的是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姓秦,副驾上坐的是他的师父。老师父同意捎上一段,如果路好走就直接带到哲古。路上途经到一个叫“雪康”的小村,秦说你看着,这里是最后有树的地方了,过了这里,海拔再高,山上都是不长树的。他的师父因为身体不适,在雪康就下车了。这个小村里有工程队的中转站,有很多东西要捎去在哲古的工地,包括当天中午工人们的午饭。同时又上来一个藏族小伙儿,坐在后面的露天的车厢里。

_MG_1987
截车的女土匪就是我啊... 表情不太对

路上遇到了一处塌方,据说这段路刚刚修好要交工了,遇上塌方,又得重来一遍。秦商量着,车直接就开到路下的水滩里,水流浑浊急促,很是刺激。过了这篇水滩,一路都是爬坡,开到山间的盘山土路,车开始发出规律的响声,下车一看发现轮胎没有拧紧,险些车轮就松动得要掉下来,一阵惊心。

装轮胎的时候,凑上来几个当地牧民,他们有攻击力超强的自制攻击工具,说是放羊用的。热情地和我们交谈,主动地让我们给他拍照。

过了草原到哲古湖边,非常漂亮。车上又上来个东北哥们儿,和我们一起聊路况种种。很有劲。他们说,这里的路2010年七月就可以完工了,到时候山南一定会成为一个方便的旅游地,现在除了徒步或者有搭到车的,几乎很少有人来哲古。到了哲古镇上,秦还给我们留了手机号码,说如果找不到车回去,就晚上搭他们的车回泽当。(凭着秦这个姓氏,大年初五的晚上我从手机里挖出了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祝福短信+ 感谢短信,还收到了回复)

在秦介绍的饭店吃了一碗面条,出来觉得一阵眩晕。这里海拔4500米左右,为了不助长饭后的瞌睡,自虐地爬到附近一座小山头上去看风景,一群牧民占据了一个小山头,围成一圈在聊天。

寻找前进方向的时候遇到一对小夫妻,主动带路往哲古湖的方向走。找对路以后就开始哲古草原徒步了。饭后走路总是那么累,走一点就要停下来歇一歇。路上下起大雨,我的鞋子遭了殃,幸好路上碰到两个牧民,带我们到他们的帐篷里去烤火。不停地添热水,还给了两包方便面。他们都不太会说汉语,但是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休息了一个小时,衣服差不多干了。在一个土路旁,搭到了一辆回拉萨的卡车。回程路上经过贡嘎机场,日落风景非常漂亮。

刺激呗
65320011

每个人都很可爱
Tibet face

“扎堆儿”对羊们来说大概是件幸福的事儿
65380022

小孩
Tibet face

合影
哲古牧民

哲古乡
Zhegu County

饭后晒晒太阳很有兴致啊
Tibet face

青藏流水8_昌珠寺&雍布拉康&邮政招待所

July 11, 2009

在拉萨完全放松,没有压迫的行程安排,随意。这天昏睡醒来已经接近8点,索性不急不忙地收拾东西,写明信片。到北京路上的邮局把图章盖好已经弄到很晚。赶上11点开往山南泽当的班车,路上限速抓得很严,司机开到一个地方就会停下来核算时间,下午1点半才到泽当。在汽车站旁边吃了午饭,又是川菜,胃很不舒服。换车到昌珠寺,和售票员讨价还价(我真是厚脸皮啊)之后70块钱半折拿下,进去几乎什么都没看到,那只是一个有很长历史的还在修葺中的寺庙。这是一路上付出的第一张门票。

在路边向一台丰田4700的司机打听了路线,得知从昌珠寺到雍布拉康并不方便,搭车可能也很难搭到。站在路边一筹莫展,过了一会儿那司机主动提出送到雍布拉康,并给了一些路线的建议和纯净水。他所带的几个游客下一站并不是去雍布拉康,带上咱纯粹就是专程跑一趟,暗自感叹实在是好运气。在雍布拉康脚下,发现了一家很小的邮局,发售邮票和信封。雍布拉康非常漂亮,位置绝佳。因为海拔和天气的原因,天空尤其蓝。蓝天的映衬下,白墙红顶的雍布拉康显得极其神圣。

接下来,暴图。

65380029
雍布拉康

“雍布”在藏语中的意思为母鹿,“拉”意为后腿,“康”意为宫殿,因为扎西次日山形像一只卧着的母鹿,雍布拉康正立于母鹿腿上。

65380030
看到这个绿色就激动地人请举手

IMG_1902

DSC05766
自拍像

IMG_1856
黑妹牙膏广告

DSC05751
雍布拉康

DSC05738
扎西次日山下

DSC05736
扎西次日山下

DSC05728
我很喜欢这一张

DSC05727
骆驼

从雍布拉康下来寻路去哲古未果,先搭车到达琼杰,找到镇上唯一的旅舍“邮政招待所”住下,15元/床。去上网,把公司发来的邮件回复掉,并且给HR和老板写了封信要求延长假期到7.20,后来回到上海被HR很是数落了一番我“有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夜间的山南很冷,邮政招待所的被子上全是酥油的味道,房间里还有成群乱飞巨型苍蝇,加上晚饭的米超硬难以消化,胃非常难受。但如果要住在琼杰,这里似乎是唯一可以住地。我裹着冲锋衣,蜷在床上,看电视里的节目不知所云。

电视跳到了佳片有约,孟广美跳出来作影片介绍。佳片有约还是那个风格,不管什么片子一经解说就成了个绝世好片,“这不是一部关于花的电影,也不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这也不是一部关于编剧的电影。” 不过这方法还有点效果, 有时候真能莫名其妙地激起人看电影的欲望。“改编剧本”(Adaptation),开头并不觉很精彩,可是后面的剧情发展和台词实在是太有韵味,居然就一口气就看完了。

编剧试图把它编成个精彩的故事,结果失败了,剧中的编剧也把自己的剧给编岔了。太有意思了。这样激动人心的好电影在这么一个偏僻山村的小招待所里看到,实在是难得的观影体验。

记下两句台词 “我爱她,即使是她自己也无法夺去我爱她的权利。” “我想知道人们真正关心的事情与热情。”

胃越发地难受,一阵忙活吃了些药,和衣睡了。
半夜的时候徐冰突然从英国发来短信,她说在伦敦看了场莎剧,烧了不少钱,想起来我索要明信片的嘱托,便跟我要邮寄地址。

青藏流水7_拉萨闲逛&更丕乌孜山探险

现在2009还剩俩小时。没什么跨年活动,我继续贴这个吧。

July 10, 2009

  • 到旅店楼顶收衣服,平台上有两个房客朝着布达拉宫的方向做瑜伽
  • 在拉萨随机闲逛,钻进小巷吃早饭,藏面酥油茶各一碗
  • 漫无目的的闲逛:小昭寺-下密寺-嘎金朵-大昭寺-八角街-乃卓寺
  • 拉萨街头有很多武警,稍具规模的寺庙就有警卫的岗亭,马路上常见列队巡逻
  • 热闹的城市终究比不过那些浓烈的山和迷人的水
  • 午饭:驴窝餐厅。广东煲粥和曼特宁咖啡都很正点。隔壁桌子上独行的老头用广东话熟练地点菜,让人感觉又回到了上海。在这一路上,唯有吃饭的时候才会怀念那座叫做“上海”的城市。
  • 65390024
    驴窝餐厅

  • 乱游,街头满是穿着亮蓝色校服的小学生。
  • 去哲蚌寺,公车上遇一枚西藏大学的学生,随便聊了一些。
  • 从下车到哲蚌寺还有一点距离,一路晃悠着上了山
  • 看着山头,一不小心冲动地想爬上去看看能不能登高望远看到布达拉宫,便索着若有若无的山路往上爬,可怜我还穿着凉鞋
  • 到山头,发现要看布达拉宫还要越过另一个山头…此时太阳基本上落了,遂放弃
  • 下山无路,只能看看山上吃草的羊怎么走,然后一步一步地跟着挪下去。
  • 晚归路过布达拉宫广场,有些灯火,广场上放着响亮的歌曲,有些人们在合影跳舞。

Shinning blue on the street of Lhasa
街头亮蓝

Shinning blue on the street of Lhasa4
街头亮蓝2

Shinning blue on the street of Lhasa2
街头亮蓝3

boys playing football@ Lhasa
街头亮蓝4

Shinning blue on the street of Lhasa3
街头亮蓝5

DSC05639
某严禁不拍照的酸奶店

DSC05645
某被人撕掉的杂志内页

DSC05710
爬上山头 天色已暗//相机差点被摔

青藏流水6_到达拉萨

July 8, 2009
早晨起得挺早,在一家有卖油条白粥的小店吃了早饭,然后在格尔木的街上乱兜,又买了无数食物(24小时的大巴真的听起来很恐怖)。中午汽车往拉萨出发,很有先见地把大巴的玻璃擦了一遍又一遍,虽然后来一路上拍的种种照片都是shit啊shit。

前座的哥们儿大概是青海大学的学生,不停问扭过头来问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比如你认为基因工程是否会被普遍应用啦,海水污染治理啦,数学与科学的意义啦。问得我一愣一愣的。

青藏公路上,常常可以见到工地,有时候离施工现场近,我就向工地的工人们挥手,惊奇地,他们居然能看到我,并也用热情的挥手。他们在这样的除了火车就是汽车的地方干活,和外面的交流恐怕不多。若是我,恐怕已经死于“怀疑人生”了。

这天傍晚到晚上都在可可西里范围内。令人窒息的美,有雪山,草地,白羊,绿水,真想死在这里。
夜里,窗口漏雨,被冻得睡不着,袖子也浸湿了。只能就这样醒着,看外面险恶的地形,感觉有点害怕。

路上

车队

July 9, 2009

终于熬到早晨。路过羊八井与德庄,风景非常漂亮。由于海拔速降,拉萨河绿色的水流湍急流淌,非常壮观。下午4点到达传说中的拉萨,阴天,小雨。直接打车去平措康桑,路上瞥见第一眼布达拉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雄伟,平易进人。下午没有很多游客,空旷的广场给人感觉很舒服。

pray
第一眼 布达拉

平措客满,隔壁就是一家家庭旅馆,爬上4楼的楼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这间旅舍从窗口就可以看到布达拉宫,让人喜出望外。进门处墙上有很漂亮的书法,来自一个日本人,顿时让人觉得无比惭愧。住下,换下一路传得臭烘烘的衣服,轻装出门,采购实物补充粮草。 买了一条民族披肩上身,摆脱冲锋衣,把自己弄得五颜六色的。在布达拉附近一家商店定做了一只藏文的刻章,喝了一次酥油茶。又在冷清的布达拉宫广场上溜达了好久,拍了一些阴天里的布达拉宫和…布达拉宫门前的鸽子。

平措康桑的顶楼是酒吧,都是年轻的驴友们。除了网速不快,没有好的咖啡,一切都很好。店里有两只超大的狗,非常慵懒和友好。

祝兴旅社的洗衣机很不好用,不能自动过水,不能自动甩干,中间全手动。人工智能地把衣服洗了一遍,晾到楼顶的平台上,那里可以看到灯光照射的布达拉宫,非常迷人。隔壁平措的楼顶有餐厅的座位,就和祝兴的平台相连。不远处传来酒吧里面的歌声,人都要醉了。坐在床上又开始写notes,电视里放着环法车赛,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这些,就是在拉萨第一个半天的内容。

记一笔:平措康桑那条路被大多数人称作青年路,后来几天才发现其实它有个复杂的藏文名字,“朵森格路”。在平措康桑买了一张牛皮纸的手绘风格的地图,非常好看。另外,平措康桑只卖速溶咖啡。
再记一笔:拉萨四方超市货品齐全,还可以买到柠檬和苏打水,实在让人惊奇。

青藏流水5_格尔木

今天是冬至,很神奇地4点半就可以下班了。走出办公室天还没黑,就很开心咯。人高兴起来真是没什么理由。
按照李资mm的说法就是“从明天开始就是春天了”,这也算是一个理由。

这篇是流水中的纯水。
July 6, 2009
早上很早就起床,把车拆了装上汽车后备箱,返回西宁。一路风景很好,前排坐了一个僧人,顶着漂亮的喇嘛红。
旅社对面的馒头店老板送了一条鳇鱼,我们在车上畅想着回到西宁理体青旅,自己煮一锅食物,顺便休整一番安心等候开往格尔木的火车。结果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相机和鳇鱼都落在了出租车上,最后倒是追了回来,剩余三千字不表。

这一天没有太多的活动,我往返于火车站与旅社之间买票退票,在理体青年旅舍的餐厅喝了两个espresso(对,没错,两个espresso但不是double espresso),写了一堆notes。
晚上11点多登上往格尔木的火车,车内状况及其糟糕,预计车程14小时。硬座的好处是路上可以肆无忌惮地聊天。回到上海以后,我在读库上看到“美丽的”顾城有这样的句子:

“我完全忘記了剛剛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還很陌生,甚至連一個禮貌的招呼都不能打。現在卻能聼著你的聲音,穿過薄薄的世界走進你的聲音,你的目光,走著卻又不斷回到此刻,我還在看你頸后的最淡的頭髮。”
——顧城致其妻

我想他們兩個人一定是那個年代裏最標準的“文藝青年”。我當然不奢望在旅途中遇到什麽人生知己,但是如果在旅途上遇到的人讲话不累又不讨厌,这是天赐的恩惠。(为什么说顾城是“美丽的”呢? 因为有一次顾城出国去办签证,办事处的职员问顾城的肤色,顾城说:你可以在这一栏写上“美丽的”。 真是个可爱单纯的人呵)

路上老妈和哥哥都发来短信说新疆出事了,打砸抢烧,要我多加小心。妈妈很无厘头地问我下一站是哪里,我答“格尔木”,地理盲的老妈回短信曰“这个是在中国吗?” (智商一般是从母亲那里遗传,所以我也是地理盲)

July 7, 2009

中午到达格尔木,却有一名乘客因为感冒被隔离在1号车厢,车厢的尽头有人传来消息说可能是猪流感,为保证安全要登记住址,还有人传言说我们都要被隔离了云云。在车上困了一会儿,上来一票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拿着消毒水到处乱喷,车厢里顿时都是84消毒液的味道。我的裤子不幸被喷到,斑斑点点开始掉色。(现在我在家里打扫卫生的时候会翻出这条折腾了一路的裤子,看着上面的斑斑点点乱“怀旧”。)

大概这样过了一多个小时,终于放信说可以下车了。下车时被测了一下体温,然后提心吊胆地出了站。火车站售票厅安检比较严格,男性都要出示身份证。而且到拉萨的车票全部卖完,连明天的也没有了。正规汽车站的车两天一趟,怎么也不可能买到票了。搭讪了一部越野车的司机,说青藏线很难走,不熟悉路况很不方便,还是乘大巴比较好。于是买了250块坐25个小时到拉萨的大巴(普通大巴,不是卧铺汽车)。简直视死如归了。

在某个菜场附近吃了午饭,山东菜,口味温和,上路以来吃得最舒服的一顿。找到住处洗了衣服,洗了澡。打开电视CCAV的所有频道都在播新疆事件。

出门去找邮局,超级冷的空气袭击而来。穿上所有的抓绒,两条裤子,但还是很冷。真不知当地那种短裙mm是怎么搞定的。一阵阵的脸皮发麻,担心着是不是因为海拔太高,造成毛细血管破裂,要产生传说中的高原红呢。结果宾馆的mm告诉我是因为天气太冷。

出去小跑了一段,在“探路者”隔壁找到一家邮局,居然买到一套漂亮的格尔木的明信片(其实格尔木并不像看起来那样荒凉,只是地方大了,路造的很宽很大,建筑分布比较稀疏,它实际上还是个很大的城市,还有类似永和豆浆的商店早晨会卖豆浆和油条,真是让人内牛满面)。回到宾馆开始写明信片,一写就是一刀。
杂货店采购金丝猴一包,这包糖后来作用很大,包括抗高原反应,分发给乞丐,招待搭车的司机etc// 以后搭车一定得带上的应该是香烟,又轻又方便)。 对了,在格尔木非主流了一把,到网吧玩了一个小时,大约4rmb/h。

图片也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