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世界,你在哪里》

断断续续读了差不多一两个月才读完——可见这个故事有多么的不吸引人。鲁尼的故事总是让读者想去给角色做心理分析,爱爱爱,不爱不爱不爱,加那些大的社会理念进去,只是让人觉得全是聪明话而已。她抛出了那么多复杂的问题,可是却给你这个“结局”,很难接受!

《重走》

豆瓣短评存档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436901/

《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

编织修剪的史料浓缩了过去,使人觉得当下的世界变得寡淡,可是时间不是这样,时间是等速、均匀地流过我们,它同样意味着,这样眼下流过的时间和八十年前一样危机重重,可是我们要亲自去经历它,没有史料加持的。

偶然的上海

疫情以来订阅了一个文学博客万千笔记,写得很好,感情不露痕迹。虽说大部分文章都是虚构,但在法华镇路、新华路、番禺路反复出现的微小但对很熟悉的场景,不由得让我推测也许作者是住在那一带。那也刚刚好是我在上海最后四五年所在的地方,勾起了不少偶然的回忆。

平武路上有个小菜场,蔬果、鱼肉都新鲜,可算是未整改之前的农贸市场,着实是脏得很,简直要穿雨靴才能进场。这里有各种大菜场买不着的时令蔬菜,又占了地利,常去。

菜场不远处有一家地下黑胶唱片店,闯进楼道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一转角进入店铺竟是别有洞天,唱片口味宽广得很,店里霉味也大。老板看心情才开门,文艺青年的通病,所以一共只去了一次。上网查了查,这店竟然至今还在。

新华路上有间古玩店,没有进去看过,一只白色波斯猫成天守在玻璃门里,特别霸气。从新华路上海影城一侧穿过幸福路可以直接到华山路,这一路没有直连的公共交通所以无数个晚归的夜晚会从这条路回家。我记得好多个夜晚,路灯落在雾上,雾落在我身上,独自走回家。

定西路,总是几乎通宵地热闹,那时几个好友会专门跑到这里来吃生蚝,吃小龙虾,这两样我以前都不爱吃,但是作陪欢乐!这里还有间传奇川菜馆叫“邓记传菜”,偶尔去吃吃,到东京以后才从朋友那里听说这是传奇大厨邓华东的馆子,专做“南堂菜”,怪不得不似典型川菜馆,清淡又合胃口。可惜当时竟不知大厨鼎鼎大名,也就是那样吃了——转念一想,这样岂非更好。

定西路延安路口有个居酒屋,夫妻店。刚开始健身那两年,每晚挥汗收工后到他店里就吃一盘烤牛肉——老板友善得很,去得多了,有时还没出门就让他把菜坐上了,到店坐下就闷头吃。后来有次台风困在家里还作死看美食节目,馋了清酒蒸蛤蜊,就问老板有没有。还真有,雨一停,我就打了招呼冲进店里大快朵颐。

新华路番禺路口的上海影城,老派影迷聚集地——听说今年停业整修了。彼时上海电影节的剧场还不太分散时,守在这里门口可以看电影看上一天。并不抢票,看完一场出来看能买到下一场的黄牛票。吃点东西再钻进黑暗中。有一次竟撞到电影节评委专用的评委厅,座位沙发交关舒服——睡得好香,已经忘了看的是什么片。

影城楼下有间“城市超市”,葡萄酒很合算,也常去买鸡胸牛排薯片这种“歪果仁”食品。奇怪所有的记忆都是步行,包括有时拎了很重的购物袋——不晓得为何竟没有买辆自行车骑。

当时延安公寓后面的废楼还没有整改,生物研究所还是大门紧闭的研究所。我和朋友爬上废楼,拍了好些鬼片。从废楼上面也能看见“孙科别墅”,听说都是高牌走秀的场子,很想去看看。这里一圈包括我曾经住过的公寓都已改造成“上生新所”地块,听说是一个“超级网红”,竟还不曾有机会去逛过。

新华路背后,有拥有“民生美术馆”和“MAO”的红坊,好可惜MAO后来搬迁了。周末到红坊晒太阳是惬意的~ 不远处还有一个花鸟市集,并不是很鲜亮的那种市集,乱乱的,花草都便宜。记得有年生日和文一去一人买了一锅铜钱草。

穿过延安西路,从安西路进入昭化路,这里有菜场——运气好时,买到新鲜的牛腩,炖上一锅番茄,这是我离开上海前最拿手的一道菜。

这都写了些啥,菜场开头,菜场结尾。就这样吧。

2022.09.12 白露 中

白露|White dew
玄鳥帰|The swallows leave

今朝和心爱的人儿一起去看了海


你没有身处其中
就会误以为它很温柔

这个节气也刚好读了王尔德写的“快乐王子”,正是燕子和快乐王子的故事。竟如此悲伤。

2022.09.07 白露 初

白露|White Dew
鸿雁来宾|Wild geese come as guests

在山上遇见直升机投递物资,这部直升机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而小屋的工作人员则不停地收货,解包,运货进屋。

2022.09.02 處暑 末

處暑|Limit of heat

禾乃登|The rice ripens

一路下雨,暗黑得如同魔戒里弗罗多踏上的征程,再往前一步,就是离家最远的地方了——再往前一步便无法回头了。

我盼着精灵王骑白马来接我,带我去泡个热水澡。或者,来一条龙,也行。

2022.08.28 处暑 中

处暑|Limit of heat

天地始肃|Earth and sky begin to cool

27日时水面上还是盛夏的温度,28日突然骤降几度,湿度也随之下降,走出家门竟倒吸一口凉气,好像又重新被自然世界接纳了。盛夏时,家门之外的热浪几乎是决绝地,拒绝你走进它。

打包出发!路线为“表银座”与“里银座”两条拥抱着北阿尔卑斯主山脉的海拔在2790-2900m之间的山脊线,全程大约一百公里,累计爬升9000m。原本并不打算背食物,而是在休息站吃饭,然而近来日本疫情席卷各地,八月份陆续有休息站因工作人员感染而“自肃营业”。为了避免饿肚子的风险,最后还是背了很多吃的。虽有高度轻便的帐篷材料加持,也还是打出了十三公斤的大包,好在最后出发时想起可以把下半程的食品寄到一个途经的山莊,眼下拎着三公斤分离出来的食物并不觉得沉,不过估计开始爬坡时我就要感谢自己英明神武。

2022.08.22 处暑 初

处暑|Limit Heat

鷹乃祭鳥|Hawks sacrifice birds

无风无浪的天,有两位朋友南下到湘南来玩桨板(Standup Paddling)。这个运动看起来容易,实际上要玩好也不那么简单。卖力划了两个小时,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到天边了,一看鸟瞰图,实际上离海岸却只有三四公里远。

请观赏本人平衡力绝佳的手持拍摄

2022.08.17 立秋 末

立秋|First Autumn
寒蟬鳴|The Evening Cicada Sings

一晚randomwire 在家突然哼起Tom & Jerry的过门儿曲子,哼得煞是起劲,我竟然还能接上继续哼。

我说,嘿你从哪里拣来的耳虫(ear worm)都传染给我了。他说,不知道呢,莫名其妙就哼起来了。

我仔细想了想——是不是昨天你去了牙医那儿,那位牙医给洗牙时一直放Tom & Jerry的。

噢,对对对。

神奇的脑神经,更神奇之处在于,这位牙医的电视机是静音的,所以,纯粹是想象出来的音乐呢。

2022.08.12 立秋 中

立秋|First Autumn

白露降|White dew descends

台风天啊,想起那些个在上海因为台风困在家中看孤独美食家,饿到发疯,等一场大雨下来立刻冲出家门去吃葱油蛤蜊的日子!

葱油蛤蜊!

2022.08.02 大暑 末

大暑|Great heat

大雨时行|Great rain showers

大暑之末,告别了一段近六年时间的工作,还不知应作何反应,坐等内心的变化。不舍、彷徨、激动、亢奋的感受交混在一起,正是令人精神为之一振。每天的早晨我带着这样的悸动心情醒来,每一天,如此珍贵。

新的生活,我来了!不知你将领我去何方,我无比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