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6

日本新年流行「初詣」,意即新年的第一次寺庙拜访祈愿。镰仓作为靠近东京的「古都」自然也成了新年期间的热门目的地。八幡宮和众多寺庙都设起了摊点贩卖祈愿符,八幡宮更是设了很多小摊点,类似于夜市的那些小货摊,卖些零嘴类的食物。和去年的新年相比,热闹了许多,大概也是因为九月以来,日本疫情有所缓和,大家也都相当放松。这样一来,平日里还比较安静的小镇几乎处处人满为患,我家附近还算安静,可是往下走三四百米便是大塔宫,于是乎马路上浩浩荡荡的祈愿人群。持续了多天以后我疲惫不堪——即使是骑车进城买菜,也相当费力。我和随线聊天时一起想象着,也许,也许未来日本重新对外开放国境,国际旅客卷土重来之时,这样的光景,便将成为日常?想到这点,不免沮丧。真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方面我们很希望家人和朋友能来看看我们在这海滨小城的安静生活,带他们走走我们的秘密Wubert Trail,另一方面,重新开放旅游又意味着人满为患的小城……

这几日终于游人数量渐渐减少,来觉园寺晒晒太阳,和树上的佛手打了个招呼。不知几百年前这房子的主人是不是有空在宅前静坐。

2022.01.01

一年一度同题作文时间,家家都一定要凑满n个素材,这户的主人不拘一格仅取南天与竹,自在风雅人间。

祝你新年平安。

2021.12.30

路口餐厅有道我很爱的菜,叫真鲷野菜ポウレ,回来查了一下poêlé的技巧就是适量油加上烧到很热的铁锅,可以快速将蔬菜表面形成壳锁水,然后再稍微煎一下就熟了。如此简单的组合,盐油热组合之下新鲜蔬菜激发出的清香和甘甜,美味无比,不需要搭配任何酱汁。ps 我村的农协菜场真是好啊,去一趟买很多东西,也可以一个塑料袋都不用,比超市好太多了。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v4 preset

2020.1, Ebisu, Tokyo

城市生活所有的立面几乎都被商业广告充斥。东京也许还算不太差,那些商业广告通常设计得不错,有时候有优秀的平面设计,完美的字体,有时有漂亮的女模特。但有时有这样的瞬间看到一些非商业型的招贴画时,就会被击中——好像你听见画里人(有时候是艺术作品)在讲“别忘了,我曾经活(存在)过”。

2020.01, Sheepview, Japan

Sweet peas, 香豌豆,一种春天的心情。

7年前第一次去英国过圣诞节,女主人一整柜子的Emma Bridgewater的水彩茶杯,一种浓郁的英国氛围让人羡慕。2019的圣诞节我也收到一只这样的茶杯,上面是水彩的香豌豆花。

香豌豆原生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以前我在中国没有见过。在一片田地上开起来的时候看起来甚至有点像野花。很朴素。

打算过点朴素的生活。有一点点的”特别场合”(special occasion)就足够。

2019.10, Sheepview, Japan

秋收,今年最后一波采摘。用了两年的可降解盆已经差不多开始腐烂了,需择天气好的日子剪枝越冬。这已经是种辣椒的第三个年头,越冬的第二年,据说木本化会随着年份的增长程度越来越深,植物也就越来越强壮。上个月在苏州弄堂里乱转,看见好多人家门口的辣椒都长成了小树的样子,想必也是多年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