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02 小雪 末

小雪|Minor Snow
閉寒而成冬|All is closed up and winter is fully formed.

去年把外面的橄榄树请到屋里来兼职圣诞树,后来发现因为日照不够,树不大开心。
今年换个方法。

2022.11.28 小雪 中

小雪|Minor Snow
天氣上升地氣下降|Heaven’s ether ascends, Earth’s ether descends.

和他们她们站在一起
我也愿意双手举起一张白纸
或者空气
赢得些许喘息

题图作者
Mehmet Ali Uysal
Untitled, 2013

2022.11.23 小雪 初

小雪|Minor Snow
虹藏不见|The Rainbow Hides Unseen

对我而言,交友这件事情从来都是一个很大的困扰,甚至可以说是负担。今年尤其如此——不论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还是新朋友,你如何看待他们的选择,你如何看待自己与他们相处的方式与态度,以及得到什么样的反馈,又要如何看待这些反馈,都是很难的课题。说白了,也还是,“我想自己怎样”和“如何爱别人”的难题。不论是爱情还是友谊,一生只能用有限的能力去给予unconditional love,那么其他的,只能放手。

另一方面,今年又认识了很多岩友,这一群人很有趣,各式人等,怀揣着各自的野心和敬畏,钻研着。三言两语的自我介绍,和专注于攀岩的热情,让我觉得无比轻松。可毕竟是无所负累只需专注的轻松啊。

2022.11.18 立冬 末

立冬|First Winter
雉入大水為蜃|Pheasants enter the water and become mollusks.

小时候老觉得“爱人”这个称谓特别老土,好像只有在政府机关或者工厂里工作的人才会称自己的配偶为“爱人”,属于一种组织关系,甚至有一点“革命色彩”。

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爱人”是个多么贴切,多么平等的称谓。

2022.11.13 立冬 中

立冬|First Winter
地始冻|The Earth First Freezes

气温基本上在极热和极冷之间切换,晴天便是接近20度的初夏温度,阴天便直接跌落到近10度。

终于把龙族succession看完了,开始看新“魔戒”,跟所有的古老传说一样,这两部幻想题材也都是非常着墨在“冷”和“热”,温暖的有阳光之地必定是幸福和正义的,阴暗冰冷的世界边缘必定是残酷和邪恶的。不过在故事的调性上,两部作品还是有本质区别,“冰与火之歌”本质上还是一个十分传统的故事,所有的故事都沿着血脉展开,而魔戒,从最开始就铺垫了很多,不甘于传统的悲剧色彩,有点像希腊神话,人神共同编织的关于理智与情感,对命运是接受还是抗争的困境。排除剧集的制作水准之外,我觉得托尔金还是胜了马丁叔一筹的。

以及,“西部世界”被废,从此,所有剩下的人物都困在了limbo里。

2022.11.02 霜降 末

霜降|The First Frost Falls
蟄蟲咸俯|Hibernating creatures all push downward.

好朋友们来镰仓过周末,相见欢快。
是畅快的,无拘束的,愉悦。

锅里发生了重大的革命,
杂七杂八的材料在这里找到归宿,
在烧开的水里,
终于完成统一。
“汤好了。“ 大厨说。

阿巴斯 《风与叶》

为小爱与大爱干杯🍻

2022.10.28 霜降 中

霜降|The First Frost Falls
草木黄落|Leaves of the plant turn yellow and fall

随线出差两周,独自生活的感受竟如此陌生

你不在时,
白天和黑夜
是分秒不差的二十四小时。
你在时,
有时少些
有时多些。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一只狼在放哨》

2022.10.22 霜降 初

霜降|The First Frost Falls
豺乃祭獸|Dhole sacrifice large animals.

桂花大年,这一周到处洋溢着桂花香气,和远方的朋友好像也因为“天涯共此花期“有了一些连接。在豆瓣上看到旅居北京作家沈书枝写的感慨

桂花盛开的时节。在微博看到过去高中的校长发了一张照片,是两枝盛开的桂花,一枝银桂,一枝丹桂,密密稠稠,去掉了叶子,花枝悬挂在医院的输液架上。大约是生了病在输液,然而配图的文字说:“秋心!”这是美好的花给人心带来的抚慰,看到生病的人也不忘让桂花的香气来陪伴自己,感到风俗和人世的太阳仍是可慰的。

离开南方这些年后,我感觉有些伤心,很多事情仿佛不再与我有关,这包括秋天桂花的香气。我甚至不再十分想念它们,别人发的照片自然是与我无关的。即使偶尔在花季回去,行走在桂花树下,心中也不断充斥着同时在失去的感觉,仿佛我已永久告别我过去的生活。除非将来,我能够重新在江南拥有一个住所,一年中有稍长的可以稳定居住的时间,否则我也许永远也不能恢复那过去的生活所带给我的温柔了。

沈书枝

想起几星期前,和失联好久的盼盼连上微信,我自我介绍我是Wu Chen,他问“你谁?” 我说“Wu Chen啊,就是以前叫虾仁的。” 他打趣说,”那你说虾仁不就得了,还Wu Chen,我不认。“ 我回应,是啊,虾仁,过去的生活离我远去了。鎌倉同样遍地桂花,花期与故乡几乎同步,但是这里毕竟没有桂花汤圆和桂花糖藕和亲友一片片分享——真的,过去的生活离我远去了。

今晨梦见亲人亡故,带泪醒来后竟不能自已,索性大哭了一场。

2022.10.18 寒露 末

寒露|Cold Dew
鞠有黃花|Chrysanthemums show yellow flowers.

忙乱的一周,各种混沌系统中的混乱新闻。没什么想说,单曲循环了“一个短篇”将近一天,刘弢的歌词写得真是好。干!

旋转 跳跃喔
他感到每条路都在头痛
新鲜的派翠克满脑子
都是开拓的自慰器
那些男人爱的男人爱市政
市政爱市民 市民爱流连

旋转 跳跃喔
他感到飞鸟们也在头痛
冒牌的派翠克满脑子
都是稳妥的独角戏
那些男孩爱的男人爱机器
机器爱法律 法律是你

深夜里辛蒂蕾拉们倒下的地方 促成整片血红的高楼
在搞与不搞之间泛起淡淡的哀伤 他的来头已经腐朽
别担心没有哪一首歌能够 把这个现实唱到地狱去
当你还能享有这种静默我的老爷 这烂摊就不会收场

旋转 跳跃吧
他感到连晚风也在头痛
狗娘养的派翠克满脑子
关于体态的滑翔机
他说过那些女人爱的男人爱萝莉
萝莉爱包包 包包爱货币

他在高级堡垒的方阵里走出 带来大会的消息
在幼犬和地皮商的征程里 他是发达的肯定句
等他和他们 他们和所有人之间都搞不来信任的时候
只有冬和她的姨妈从没有熄灯的视窗 无声眺望

这夜派对 就要散场

幽暗的最高频道还在
为全城遮盖下一百年的昂贵谜底
他倚靠在令人害羞的礼品堆里
冉冉睡去

2022.10.13 寒露 中

寒露|Cold Dew
雀入水为蛤|Sparrows enter the sea and become mollusks

奇怪的天气,一会是夏日一会是寒冬。这里的桂花竟然开过之后立刻就被寒霜打掉,而后天气转暖竟又开了一回。更离谱的是,法华堂的樱花也开了,有几朵按捺不住,被这气温欺骗了。

今年秋天况味全无,没有出现“众神死亡的草原野花一片”,反倒是像众神在草原上面打架,决定到底要不要杀死夏天。

二階堂院里来了一只苍鹭,不常见。苍鹭要是叫灰鹭就还好,一惹上“苍”字,就感觉特别老。

2022.10.08 寒露 初

寒露|Cold dew
鸿雁来宾|The Geese Arrive

学了帆板并且无监督出海才意识到看风向,on shore/off shore差别真大。中学时学的东北季风原来是这个意思——整个十月几乎每天都是东北风,所以在湘南海岸全是离岸风,而伊豆和千叶西海岸又是陆上风。所以大家都往那边跑了~

以及,考虑到今年只剩80多天了,可是我年初立下的引体向上目标还一点迹象都没有,我打算把要求降低一些,改成每天做五次hollow body hold并记录下每次hold的时间。今天为第一次记录,五次的hold为 28 23 15 19 24,计时单位为“秒”!希望有奇迹发生…

2022.10.03 秋分 末

秋分|Autumn Equinox
水始涸|The Paddy Water is First Drained

得益重阳节的公众假期,放假四天。和日本假期不再重合的好处在于,所有的假日游客都消失了。坏处在于,在这等30knot的大风天里,除了我和随线俩人“错峰休假冲”,还带着帆板去水上漂的全是一等一的专业玩家,于是我们失去了初学者的掩护,直接被大海揉搓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