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这艘船要开了

后来那两层的带露台的船就要开了,游客们都打包好了行李,准备上船。说好要上船,可是在同样急切切的情人节后我的票过期了。但是并不遗憾,因为我还有vip访客票。
总之,我还要在三月去登一次真正的轮船,欢迎大家在三月二十九日围观 marinetraffic.com/ais 我应该在从厦门开出的某个图标上神游。

本篇发自kindle,纯属测试。这个域名被gfw了快一年,但还是继续缴费,应该还会一直用下去。

AA

下班前5分钟写个140字填 不下的。

不知道有没有统计过上了wiki的Double Initial 牛人占条目的有百分之几,Ansel Adams, Elliott Erwitt, 还有我的老板简称A.A… 最近格莱美上也有个叫AA的人拿奖拿到手软,她就是Adele Adkins. 红火到连东方早报上的抬头都是“阿黛尔”的大黑体赫然在目。所以跟风再把19拿出来听,一股2008夏天的感觉。
08年文一毕业,我也顺带经常蹭住在卢湾的巴黎公寓,那个夏天H&M 和 Zara 的店堂里每天都放Chasing Pavement 和 Daydreamer。当时还曾经为一条350块钱的牛仔裤节食了好几周。

10年的夏天的声音是Nirvana的Unplugged in New York,对应的场景是在杨浦的小寓所伴随周末的明媚阳光。

类似地,很多歌雪藏在iTunes深处,但再翻出来的时候都还有当初狂热时期的味道。选择性记忆力强大症就是这样。

听歌,Adele Adkins

Make You Feel My Love 
作词:Bob Dylan
(这首歌让我想起了Carla Bruni翻唱的Pyramids)

 

記夢錄

#記夢錄 和一個女人海灘上散步,狂風生大水起,二零一二至,世界大亂。拉著那女人的手憋足氣平靜地等自己從水裏浮出來。遠處飄來幾本大書(大約是“管椎編”那樣的大部頭),抱著書漂浮著等死。那時已有即時成像技術,類似銀河系漫遊裏的微波爐,眨眼睛動意念就能拍下照片並且印在我那抱著的書上。有張拍得極好,那女人也在旁邊説好,想發到Twitter但意識到所有人都在等死,遂罷。

上船

在一个急切切地吃完白斩鸡的晚上,走上潘攀的晒台,几句话合计着就迅速给自己的生活做了些改变——可能重大变化总要从小的开始。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间两层的公寓将成为一艘船,不是诺亚方舟,而是类似于载着海盗电台的帆船。船上载了三个爱做梦的人,各自经营着自己的电台频率,向着不可知的下一分钟下一秒去。

开始和结束是同一个道理

几年前我第一次买苹果产品 ipod classic 的时候,免费的刻字服务让我们这种没事就要借题发挥的半吊子青年总是要纠结一番的。那时候身边的几个好朋友天天帮我想要刻什么。“魅族制造”是我还能想起来的一个提议,其他的大约就是些歌词。最后虽然我在下单时假惺惺地填了“吸烟有害健康”,但实际上有句歌词从此刻在我脑子里,“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没错,张老板的。后来呐,走南闯北,上天入海,或者是不知道坐在哪里给脑子调频的时候,这个概念也还是常常会跳将出来提醒自己。以上是标题的来头。

这是我在 H 公司的第三个圣诞节了,每一次假期都把战线拉得很长,2011 年的这一次从上海开始,途经兰州,哈密,吐鲁番以及乌鲁木齐,最终到达喀什。若要说这样的旅行有什么主题,我想应该是“梦”,我看见了已经筑好的梦,正在筑的准备开始的梦,被放弃了业已结束的梦,还有一些尚在氤氲中看不真切的梦。

第一站兰州,这里有曾经出没于五角场社交圈的李亚正在经营着自己筑好的梦,一间花儿青旅,一个花儿剧场。12 月 22 日那一天正是他们排练的第一场话剧《白日梦做家》的首演。碰到了 pipin,他在开始另外一个梦。

当然在做梦的一定不止他们,在花儿青旅的 202B 房间(多么二的一个房间号啊),瓷器师 cc,李亚的助理 mm,灯光师弥则,以及次日看《白日梦做家》在化妆间里认识的演员和化妆师们,谁没有梦呢。pipin 问我为什么我才到兰州几个小时,就在 202 和几个女孩子打成一片,弥则的回答是“大家都是女人嘛”,而我的回答却是“因为大家都是疯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来过兰州很多次 (可能是因为“黄河谣”和野孩子?),但实际上只是第二次经过而已。两年前我在这里告别我的毕业旅行,半夜飞抵上海次日开始了在 H 行的职业生涯。那时说“旅行的终点不是生活的开始”后来想想其实酸得很,因为旅途和生活没有终点,聪明人做的事是多设几个 check point 回头看看,向前瞅瞅,这并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但或许可以让今后的路走得更坦然。

2011 从头到尾都像一场闹剧,我试图去归纳整理它,却只能抛出几个标签化的地名和事件。
#行 越南、川西、香港 *3、澳门、新疆、成都 *2、武汉、杭州 *n、绍兴 *2
#聚 qr 和 lola 的婚礼,湾仔公寓的天台,“疯人院”,“虾仁之家”,金茂的安全通道,苏州河,以及多次出没的“猫之家”和“猫之家”的油烟机下,“304”与“403”,“白斩鸡”、“雕刻时光”、“老陕”,Paulaner, Boxing Cat, 新旺,翠华,避风塘…
#乐 Bob Dylan, 野孩子,Jazz Shanghai, …

New Year Resolution 因为新年夜和除夕都在外出的原因没有写,只在新年的时候在 Twitter 发发牢骚:

2012 resolution: thinking of a resolution.

from Twitter / demoi

但逃避问题是没用的,让“享受生活的不确定性”这种说法见鬼去吧,不确定必须建立在有一个确定预期的基础之上。心中默设几个时间线执行之。

弥则 -灯光师

半山腰没有歇脚的地方

如果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来看你,
半山腰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我实在累,
就像这上坡、下坡的时代

殷龙龙的这几句诗总是在合适的时候闯进脑子,等自己啊等自己,只怕蹉跎了岁月浪费了光阴,到最后,灵魂还在原地。

Stat 2008 Books & Movies

2007-08-19加入douban, 不知道为什么07年没有记录,大概那时候还没有构建个人数据库的概念。粗略地看下来,书和电影都是上升趋势,不过也只能说是变得越来越social了吧。
新年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