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在一个急切切地吃完白斩鸡的晚上,走上潘攀的晒台,几句话合计着就迅速给自己的生活做了些改变——可能重大变化总要从小的开始。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间两层的公寓将成为一艘船,不是诺亚方舟,而是类似于载着海盗电台的帆船。船上载了三个爱做梦的人,各自经营着自己的电台频率,向着不可知的下一分钟下一秒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