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和结束是同一个道理

几年前我第一次买苹果产品 ipod classic 的时候,免费的刻字服务让我们这种没事就要借题发挥的半吊子青年总是要纠结一番的。那时候身边的几个好朋友天天帮我想要刻什么。“魅族制造”是我还能想起来的一个提议,其他的大约就是些歌词。最后虽然我在下单时假惺惺地填了“吸烟有害健康”,但实际上有句歌词从此刻在我脑子里,“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没错,张老板的。后来呐,走南闯北,上天入海,或者是不知道坐在哪里给脑子调频的时候,这个概念也还是常常会跳将出来提醒自己。以上是标题的来头。

这是我在 H 公司的第三个圣诞节了,每一次假期都把战线拉得很长,2011 年的这一次从上海开始,途经兰州,哈密,吐鲁番以及乌鲁木齐,最终到达喀什。若要说这样的旅行有什么主题,我想应该是“梦”,我看见了已经筑好的梦,正在筑的准备开始的梦,被放弃了业已结束的梦,还有一些尚在氤氲中看不真切的梦。

第一站兰州,这里有曾经出没于五角场社交圈的李亚正在经营着自己筑好的梦,一间花儿青旅,一个花儿剧场。12 月 22 日那一天正是他们排练的第一场话剧《白日梦做家》的首演。碰到了 pipin,他在开始另外一个梦。

当然在做梦的一定不止他们,在花儿青旅的 202B 房间(多么二的一个房间号啊),瓷器师 cc,李亚的助理 mm,灯光师弥则,以及次日看《白日梦做家》在化妆间里认识的演员和化妆师们,谁没有梦呢。pipin 问我为什么我才到兰州几个小时,就在 202 和几个女孩子打成一片,弥则的回答是“大家都是女人嘛”,而我的回答却是“因为大家都是疯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来过兰州很多次 (可能是因为“黄河谣”和野孩子?),但实际上只是第二次经过而已。两年前我在这里告别我的毕业旅行,半夜飞抵上海次日开始了在 H 行的职业生涯。那时说“旅行的终点不是生活的开始”后来想想其实酸得很,因为旅途和生活没有终点,聪明人做的事是多设几个 check point 回头看看,向前瞅瞅,这并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但或许可以让今后的路走得更坦然。

2011 从头到尾都像一场闹剧,我试图去归纳整理它,却只能抛出几个标签化的地名和事件。
#行 越南、川西、香港 *3、澳门、新疆、成都 *2、武汉、杭州 *n、绍兴 *2
#聚 qr 和 lola 的婚礼,湾仔公寓的天台,“疯人院”,“虾仁之家”,金茂的安全通道,苏州河,以及多次出没的“猫之家”和“猫之家”的油烟机下,“304”与“403”,“白斩鸡”、“雕刻时光”、“老陕”,Paulaner, Boxing Cat, 新旺,翠华,避风塘…
#乐 Bob Dylan, 野孩子,Jazz Shanghai, …

New Year Resolution 因为新年夜和除夕都在外出的原因没有写,只在新年的时候在 Twitter 发发牢骚:

2012 resolution: thinking of a resolution.

from Twitter / demoi

但逃避问题是没用的,让“享受生活的不确定性”这种说法见鬼去吧,不确定必须建立在有一个确定预期的基础之上。心中默设几个时间线执行之。

弥则 -灯光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