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ility to do nothing at all in an unhurried manner

隔着水和一只大大的灰鹭对望
它的不远处荫蔽中还有一只白鹭
他们一动不动
亦或是动了我却没看见
灰鹭时不时张开一边的翅膀
似乎是想用阳光把它晒干
晒完左边又晒右边

河面上
飞来飞去忙得很的是黑色的乌鸦
这么急的水里大概是没有鱼的吧

灰鹭居高临下
看着乌鸦奔忙

它一动不动

2020.1, Ebisu, Tokyo

城市生活所有的立面几乎都被商业广告充斥。东京也许还算不太差,那些商业广告通常设计得不错,有时候有优秀的平面设计,完美的字体,有时有漂亮的女模特。但有时有这样的瞬间看到一些非商业型的招贴画时,就会被击中——好像你听见画里人(有时候是艺术作品)在讲“别忘了,我曾经活(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