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iled under “photo

2019.6.4, Shibukawa, Gunma

千钧一发的呼吸水滴石穿的呼吸蒸汽机粗重的呼吸玻璃切割玻璃的呼吸鱼死网破的呼吸火焰痉挛的呼吸刀尖上跳舞的呼吸彗星般消逝的呼吸沉默如鱼的呼吸沉默如石的呼吸沉默如睡的呼吸沉默如谜的呼吸 – 周云蓬 图:横尾忠則 「戦後」 1985年 © Tadanori Yokoo

Leave a comment

五一节流水账

日本天皇换岗,今年日本的五一假期长达十天。我常去的Twall岩馆推出了5400日元十天五家分店的黄金Pass,相比平日2160日元的单日门票,这可以说是非常好的优惠政策了。黄金周的假期既然没有其他特别的安排,我立刻就注册了黄金Pass,开始了十天的特别训练。 十天假期很快就过去,很快乐地保持了爬一休一的节奏。在休息日时,去代官山的一家瑜伽馆做basework拉伸和局部锻炼,老师们一个个都精瘦且有力,十分羡慕。假期的最后一天是一个周一,我和朋友们来到江户川桥,本来想大攀一场,不料到了岩馆才热身了几条线,就觉得浑身没力,好像全身所有的肌群都切断了和大脑的联系,任凭我怎么使唤,也无法在岩壁上响应发力。只好作罢,爬完大概七八条线,我就收拾行李回家了。 接下来的几天全身酸痛,让我想起了人生第一次攀岩体验以后的第二天的身体反应——全身无力,附赠酸手指。 事已至此我只能多休息几天了。周二周三做了一些有氧运动,非常有效地缓解了酸痛,周四又去岩馆稍微爬了几下,状态不算特别好,但起码可以动起来了。那天岩馆的人不多,前台还教了些flag和dead point的基本知识。

Leave a comment

2019.3, Yatsugatake, Nagano

对于野外生存节目和vlog,我总是抱着非常矛盾的感情,一方面确实很喜欢看而且又能学到一些技能,斧子敲木头的声音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但另一方面坐在家里消遣别人的体验,同时就产生了好像自己已经拥有了体验的幻觉,进而又产生了负罪感和愧疚感。为了缓解最近与日俱增的愧疚,周末实践了一把!

Leave a comment

明日隔山岳

好久不写博客,却想了这么个吓人的标题。 周末游杭州,正值台风过境在即(以及阿里在美IPO在即),秋风飒爽,除了桂花还没开略有遗憾,是个绝佳的出游日。 杭州来过很多次,大学时第一次来正是和蛇还有一众很能吃的朋友。这次两个记忆力很好的人故地重游,不免有了些怀旧气味。我们在高铁上就开始回忆当初看着楼外楼的菜单想吃却又舍不得花钱时四人点了一条醋鱼围成一圈。那可怜的鱼自然是很轻易被消灭殆尽,而我们调侃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要四人再来一次,每人点一条,脸上画好猫咪的胡子。 但这一次没有吃鱼。 从苏堤摇船一直摇到西泠印社,跳下船就是楼外楼。一个老爷爷正在把包裹完毕的叫花鸡放进烤箱里。那叫花鸡九年前98元一只,叫花子大概是吃不起的了。如今已经涨到近两百,我们还是当即决定赶去吃个早场,这情感类似于去英格兰必须吃个Full Breakfast的意思。不过叫花鸡比Full Breakfast好吃多了。 等候楼外楼开门的一个多小时,去西泠印社转了一圈。原本以为只有个门脸,没想到后面的小山上别有一番天地。总体来说这园子就是一个炫技的所在,所到之处几乎所有可以刻字的石头上都刻满了字。园子的布置也很工整,步移景换,山水池林结合得恰到好处。可以想象得出百多年前一群学术大拿雅集此处喝酒聊天不甚欢乐的样子。 神奇的是,最近几年流行的盗墓笔记似乎给西泠印社带来了不少年轻的游客。 而另外一些年轻的游客,会把“社印泠西”的四字招牌认成“杜即冷面”。 离开楼外楼时已接近正午时分,杭州的黄金时间已经过去,接下来便是各种各样的旅行团冲向西湖边所有你能发现的小天地。于是我们便只在孤山路附近闲逛,闲聊。至今我们都还记得当年在断桥上我们看着桥上汹涌人潮时无语的表情和东坡雕像前的摆拍… 时间就这样过去,就像过去的九年。未来的九年仍旧充满了诸多变数,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 有些朋友“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见面已无太多话可说,还有一些朋友,隔着山川河岳却仍然可以交流,“世事两茫茫”又有何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