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4.23

南丫岛是对我有特别意味的地方,多年后再次游历,经Aberdeen(也叫香港仔)港口乘小船进入。惊讶于港口鱼市的活跃程度,周日的早晨竟人满为患,多是本地人周末休息日来找点鲜鱼拿回去烧。

南丫岛上风光未有太多变化,大排档仍然挂的是周润发的合影。稍稍冷门的徒步线路被山地车爱好者开发出来,正是好天气,不少车子,一路让行。

鸟类丰富,除了港口有很多白鹭,岛上有大片大片的荒野,成群的红耳鹎。略作记录:夜鹭、红耳鹎,黑领椋鸟,长尾缝叶莺,黄鹡鸰,白鹡鸰,鹊鸲,噪鹃,丝光椋鸟(这个真是久闻大名第一次见到!)。

岛上有不少开发过运动攀的岩壁,不用望远镜就能看见还有挂片上留了快挂。查了一下有20多条线路

2023.04.22

去湾仔吃再兴烧味,老早上班时经常跑来吃中饭,当时觉得价钱还可以,现在只觉得真是贵。老友重逢,只顾着说话,却也尝不出许多滋味了。

2023.04.08

之前有本书,卡夫卡文集,出版社给起了个特别鬼畜的名字。《阅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我们把小锹伸向这颗笋时,突然这鬼畜书名跳进脑袋。

2023.02.22

跑步去海边,nothing is impossible! 前段时间几乎不想做除攀岩之外的任何运动,因为稍不留神练过头了就要增加休息时间。爬不了的时候(比如没搭档)压着心率跑也是很舒服的。

2023-01-30 大寒 末

大寒|Major Cold
水澤腹堅|Rivers and lakes are frozen thick.

整理家中杂物,整出来许多废纸。这一张早就忘了什么时候画的狗,倒是把我给萌了一下。可是也确实不想保留太多,不舍地留影然后揉掉扔了。

完结啦。这一年的七十二候到这里就结束了,记下了不少worthnoting的时节,有点虎头蛇尾,那么兔年再开一个小主题继续吧!

2023-01-25 大寒 中

大寒|Major Cold
征鳥厲疾|Birds of prey fly high and fast.

一个凌厉冰冷的早上,目击翠鸟觅食,只不过,鱼太大。通常鸟类图录上的翠鸟因为具有长长的鸟喙而显得凶神恶煞,但是实际情况是,它们那么小那么灵敏以至于,常常只能见到胸部的橙色羽毛和蓝色背羽留下的影子交织在一起。它不是“征鸟”,也非猛禽,只在它一方天地寻寻觅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