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0 谷雨 初

谷雨|Grain Rain
初候 萍始生|Duckweeds begins to flower

牡丹開了,沒想到竟然花期比櫻花更短,從開起來到現出頹廢之式竟然只有兩三天時間,感嘆早有「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為何“物哀”卻成了日本的國民精神。也許只是時間的稀釋效果。

去年記的,很高興今年還能看見這些花王。

出門轉了轉,不想竟誤闖八幡宮牡丹亭,正是標準的「朝飛暮捲,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的天氣,牡丹雖好,竟已多數開敗,而亭中無一人。如舊歌所吟,她春歸怎占得先⋯⋯後轉角見三只又瘦又皴的湖石,一時竟忘記過境,難道是霓虹人也附會「牡丹亭」嗎?細細一看,還真是從蘇州運來的湖石,可是,只剩遠觀,不能居遊,佈置也不得章法,兀自立在角落裡,實在尷尬不已。不过,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荼蘼外煙絲醉軟,燕語如剪,鶯歌溜圓。除了那些湖石,其它和這個季節的景聲重合度實在是太高了,無法用照片還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