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4 清明 初

清明|Clear and Bright
初候 桐始华|Vernicia flowers

竟真是断魂般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雨,现在还在下。昨日听“跳岛”周年节目,大家谈论阅读时的共识性时刻,几个人给了很多对“共识性瞬间”的不同理解。而不论精神世界或是文学作品,还是物质层面的现实生活,这样的瞬间简直太多太多了。节气,可能是最简单的一种“共识性瞬间”吧!几千年的周期变换,衍生出来无数文艺作品,而几千年间,围绕着节气的变化,动物与鸟儿迁徙,人类围绕着节气安排农作生活着装,跟着季风带着贸易走遍全球…接着我们的“普通一年”的清明节,便与过去几千年的每一个清明节产生了映照。

扯远了。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共识性瞬间不是构造了整个文明吗。语言,以及描述科学的数学语言,这些抽象概念,不也是通过“共识性”来传播与衍生吗?可是,当下的世界,我迷失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共识性”啊!

打算把fb和instagram的内容都清理一下,好关闭账户。整理时看到不少以前发过的状态。这一条,竟击中我心。

初月十二日山阴羲之报:近欲遣此书,停行无人,不办。遣信昨至此。旦得去月十六日书,虽远为慰。过嘱,卿佳否?吾诸患,殊劣,殊劣。方涉道,忧悴。力不具。」

羲之《初月帖》

「一直没有来得及给你写信,最近收到了上个月你写的信,虽然距离你写信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收到它还是很让我感到安慰。你好吗?我却不太好。正在路上,精神疲惫,就先这样吧。」

《颠倒梦想》 — 北溟鱼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1001179/chapter/6887422/

卿佳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