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天

大约是一月底时,单位寄来一个神秘包裹,打开一看一个迷你“盆栽”。星期五例会时理事出来发言,说这是单位的特别活动,请大家好好照顾这只盆栽。

同事们在slack上面交头接耳,“这下不好了,两个月后他们肯定要检查,到时候我这盆肯定已经不活了。” “哎呀,我可是著名的黑手指,怎么养的活呢。” “这是不是什么秘密能力测试,两个月后没活的统统裁员吗?”

仔细阅读了一下“使用说明书”,不过每日早晚浇水,置于户外日照处而已。倒是不难。这两个月,一会儿是深埋在项目收尾的焦虑当中,一会又得了新冠了,一会儿又是疫苗发烧,好个多事之春。

待天气终于暖和起来时,我才想起盆栽扔在外面架子上可是有好些天没有浇水了。前天转去阳台上看它长得如何,竟是一大片粉红。我失声惊叫,你要知道在都市里生活久了,是不会经常惊叫的——而那声惊叫好比一个极度劳累的人坐进电影院极其舒服的软沙发时会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啊~”。又记得数年前的某夜,在一个露营地夜里和女伴三人结伴去上厕所,突然山坡上前方几颗流星划过天空,清晰,凌厉,我们当中的有两人当场发出了滑破夜空的尖叫。

梢头粉色持续蔓延,一天天膨胀起来,几乎喜形于色。不料天色大变,突然在春分这天降到三四度,我请她进来暖和暖和。天寒地冻,坏消息不断,这一团粉粉的颜色在案头陪着,好像心里暖和一些了。

今夜愿为逝者默哀,为不自由者期盼自由,为流离失所者流泪。

我想,送他们一个春天。

  • 之前有朋友可以公费买书时,很开心地狂买。然后现在买的书也不能丢,搬家都得带着,还要不时都搬去单位证明这些资产还在……

    也不知公费养花死了要怎么入账 ^^

    • 恭喜你获得2020s首发评论徽章一枚~~

      为什么公费买书要证明实体还在,不是只要买下来能派上用场就行了么。这盆花应该不用上缴,集体检查前天已经检查过了,还是蛮有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