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Music – 杨延辉 vs 铁镜公主

和父母的关系陷入僵化,我已经沦落到要下载MP3来讨好他们了。这天下载赵群的《姹紫嫣红》,我自己却被这版的《坐宫•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震惊了一下。向来这一出戏在我印象里总是夫妻俩的拉锯战,有点吵架辩论的意思,来回互相陈述观点,再互相辩驳。因为是最经典的生旦对唱,每每出现在耳边的时候,都恨不能都被演绎成“杨家将拉谱”。但实际上所谓的亲情大概不应该被诠释成有理性的辩论,逻辑的推断。赵群的这个版本里倒是夫妻俩满怀真情不慌不忙不激烈地唱着,我想这才是真情所在。

有时候父母对我们的爱非要以一种很强烈的方法表达出来,比如他们告诉我们自己的期许,希望儿女用什么样的方式生活,而我相反却是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路数去走(谁不是呢),偏偏又要用最激烈的方式去回应。就好像电热毯要铺在床单和床垫之间or床垫和床板之间这样的小事也要双方列明理由,互相驳斥,最后无法达成一致落得争吵一大场似的。所有人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是不必要的,亲情,爱情,友情,只要淡淡来那么一点就够了。可是我悟到这一点的时间可能有点晚。

虾米网把音频和文件名搞错了,下面嵌入的就是《姹》中赵群和傅希如的对唱 (不过考虑到虾米也姓“虾”,我先原谅这个网站了)
ps 傅希如就是上次看的野猪林里的帅哥林冲啊啊啊

公主: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西皮快板)
辉: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义太谦,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德如山。
公主: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辉:非是我这几日愁眉不展,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回宋营见母一面,怎奈我身在番不能过关。
公主: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你要拜高堂母我不阻拦。
辉:公主虽然不阻拦,无有令箭怎过关。
公主:有心赠你金鈚箭,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辉:公主赐我的金鈚箭,见母一面即刻还。
公主:宋营离此路途远,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辉:宋营离此路途远,快马加鞭一夜还。
公主:适才叫咱盟誓愿,你也对天就表一番。
辉:公主叫我盟誓愿,双膝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黄沙盖脸尸不全。
公主:一见驸马盟誓愿,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到后宫把衣换,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辉:公主去盗金鈚箭,不由本宫喜心间,
站立宫门叫小番,备爷的千里战马扣连环,爷好过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