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08

在初春闪动的芦苇荡里看见跳动的北红尾鸲,在茶花的花心里看见埋头吃蜜的绣眼儿,这感觉竟与被精妙的诗歌击中的瞬间如此相似——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如此难以言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