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论

两位都是我非常尊重的女性。不论如何,我都觉得他们勇敢。

舒淇:
昨天在飛機上,我做了一件十分勇敢的事情。 我看了約40分鐘的《小時代》,而且,如果不是飛機要降落,我沒有打算終止。 當然不是因為影片怎樣好。 以電影來說,它很可能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的最爛的一部片子。

但,每個人都應該看一下這部電影,特別是香港人。因為它完全代表了今日強國所有最惡劣、最叫人噁心、最腐敗和價值觀念最扭曲的一面。它充滿銅臭(卻又沾沾自喜樂在其中)。它的每個畫面都是浮誇的(但卻同時那麼真實)。它沒有一句對白是人說的(但卻準確地反映了當下的強國文化面貌)。它把一張張本來青春(並算)漂亮的臉孔變得如亡靈般蒼白,並且醜陋、討厭。

這是一部相等於一具腐屍的電影,但它的創作者還為引以為傲,不可一世。 我知道啊,它很賣座。它的續集也很賣座。我絕對相信它的第三集也會很賣座。
它可以無休止的拍下去,直到它所代表的強國滅亡為止。

它把自己叫《小時代》,潛台詞其實是暗示這個是它的大時代。它是謙虛給你看。

我為(不管是自動獻身抑或純粹打工的)參與這部影片的台灣影人感到悲哀。(它好像沒有聘用任何香港電影工作者,大概是因為它看不起我們。香港人才倖免於難。阿門。)

张悬:

給親愛的大家與各界,

以下誠心說明我對相關問題的認識與看法,
願以此表達我的言行原由和本衷,
並深深感激願意交流的各界與聽眾。

關於”對學生發言的主觀臆測”:
我不確定大家是否有機會看到當天的影片,
在我發言被打斷於是嘗試作出說明時,
我多有的是疑惑與感慨而非不滿或諷刺回擊,
如果我當時是為了諷刺,
決不會花費這麼多的演出時間嘗試對話和溝通,

我於國外唸書也常聽到”no politics tonight”
“no guy things here tonight”
“no race issue tonight”
大家從廣告,電影,消費文化裡學到的這些言論是一種幽默,
但因為如此,我們真的失去了太多好好理解不同觀念的機會,
也只是打住不談扔進暗處裡,
期待我們已經多所質疑的政治人物與局面為我們解決,
然而所有政治產生的問題還是各種人民在承受,不是嗎。
唯有當我們從生氣地談,
到有機會疑惑地談,
到有天產生真正的理解於是幽默地談,
我們才不會被任何資訊操弄我們看待世界的看法,
以為是和諧或平安。

這是我真心的想法。

關於”沒事拿什麼國旗出來宣揚”:
今天如果換作是鳳梨酥,高山茶,或是繁體字寫的手卡,
我相信就沒有問題。
然而請容我說明,
旗子和它們一個個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
在異國,它們都來自也代表我的土地家鄉,
都是我認識了三十多年最熟悉的事物,
我看到都是開心而感激的。
我常常拿聽眾送的東西上台,
我不會退回也不會忽視,
以前有聽眾知我年輕時會看簡體書,
特地送了我一本毛語錄,
我當時如今日收下時都是同一種高興,
沒有對彼此的心意有過多揣測,
交流也都是同一種心。
當天我是非常高興能見到台下還有外國聽眾的,
看她們一陣疑惑,
所以才會用英文嘗試與她們交流這是從哪來的,
在我發言被打斷前,
從來並不是為了要”對現場中國留學生宣揚什麼”。
這不是我個人的解釋,
這是當天發生的實情。

關於”台獨”:
台灣的政治現況,法律基礎和社會發展
在所有華人地區中的確是不同的,
我無意拼命強調,
但我也會介意被刻意扭曲或隱蔽發言權利的狀況。
失去誠心但真實的對話,
我們再血脈相連都沒有辦法親近對方。
我從沒有在華人地區對當地聽眾嘗試不敬只為宣稱什麼,
這次也是一樣,
我的一路發言只是希望能跟學生交流
”我們不必永遠迴避政治才能得到和諧,
甚至互相理解”。
在我發言被”no politics today”打斷前,
我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政治性的意圖和提出任何政治的看法,
我用英文想跟台下的外國聽眾介紹這面旗子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真的,如此而已。

關於”台下學生怒喊 no politics today”
“你難道不知道現場都是中國留學生嗎”:
我並不知道這位說英文的留學生就是所謂中國學生。
台下也有台灣學生,我看待他/她們都是一樣的,
我也沒有去詢問過當日演出的觀眾都是何地而來的,
只知道多數是會說中文的學生。
我怎麼回覆學生,
當時和中國和台灣完全沒有身份背景的指涉。

我一直相信這位學生是出於善意希望我不要導向政治,
我沒有感受到當時學生是用憤怒的語氣在說話,
而請相信我亦是。
我懇切希望表達的不是為了諷刺,
而是我感慨於發言被打斷,
因此請大家嘗試從我的發言態度聽出任何一點真誠,
聽眾沒有給我機會讓我對當時的外國聽眾解釋,
現場為何有學生帶來這面旗子。
我之後嘗試說明的,
依然是我希望越來越多人願意不忌諱存在的問題和值得討論的事,
我們越有機會了解彼此的差異,
才會有機會不去動輒互相撕裂,
迴避不談才會造成最多的冒犯,
因為我們從來不願意去正視彼此的觀點和可能有的交集。

我無意提起政治或是刻意作宣示,
我拿起聽眾帶來的,我家鄉的任何東西,
沒有任何為了要對誰不敬或對誰傲慢,
我不確定當時的情形能否還原,
但我是真心平靜地在跟學生對話,

關於”我用傲慢的方式諷刺台下的中國學生”:
請容我說明,
因為是學生,我真的很珍惜也慎重在看待他/她們的回應,
也才會開啓這次的對話。
比起各種對我發言態度的解讀,
我更在意若我當時選擇忽略或是不去對話,
這是否才是更傲慢的”打發”與”阻止聽眾發言”。

關於”麥克風在我手上,我文化霸凌了一個中國留學生“:
此次演出這一段過程,
我至今依然認為它是一個對話,
對國旗第一反應大有不同但各自陳述意見的對話。
請容我再次說明,
當時我並不是”對著中國留學生強行宣示台獨”,
台下也有許多台灣留學生,
我從來沒有分過彼此。
和我對話的學生是以英文陳述,
我無法立即分辨她就是所謂的”中國學生”與否,
因此我是真心以中文回答給所有華人學生聽的。
按照我以往在舞台上的反應,
我一直都是非常願意將麥克風交出進行對話,
這次是因為我真的來不及跟台下的英國聽眾解釋完我從哪裡來,
我的發言即被打斷並被解讀為我意欲導入政治話題,
所以我選擇在當時把話說完,
我也在當場誠心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

場地不大,我們交流的過程現場大家都聽得到,
影片雖看來是我拿著麥克風,
但我們是在對話,
也許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對話,
但絕非所謂文化霸凌。
前篇有提到,
若學生繼續發言,我一定一定會將麥克風交給她。

關於”學生聽眾不需要妳來教育”:
我能帶來的也許不是教育,
但歌手,學生,聽眾,消費者,
我們都需要新的資訊帶來的新刺激與新學習。
簽名會上有同學執意簽一把傘,
不給簽就大哭並怨罵了起來,
這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
也許我總是可以忽略她,就像忽略很多衝突,
可是我並不願意放棄有任何可能交換不同觀點的機會。
對於不能簽傘簽手機就哭喊咒罵是不對的,
和”消費者最大”的消費觀有關 ;
對於看到我介紹我家鄉事物就劃分成政治意圖的不悅,
跟我們的迴避和不願聞問彼此有關。
討論這些雖然不是音樂的唯一價值,
但音樂的世界裡每個年代都有無數創作與歌手在討論與關懷它們,
這是我的想法與認同。

關於”婊子來大陸圈錢”
“有種不要來大陸開演唱會”:
婊子或女神,都是物化一個人物的方式。
我唯一想說的是,
我去任何地方演出從不為了妥協討好或勉強任何人對我的毀譽,
每一場演出都是無分彼此誠心誠意,
我為聽眾而去,不為圈錢,
表演多年經營音樂與團隊,
我身上從來沒去圈過不應多得的錢。

我沒有分別過聽眾是從哪裡來的,
“是哪種哪個地方的聽眾”。
從前我若以分別心先行區分所謂中國或台灣聽眾的不同,
這才是傲慢與偏見。

我真誠地盼望以上回覆能剖析我的心意和初衷,
不為和諧立場,而為說明事情經過,
但如果最終無法帶來與各界新的討論與溝通,
我不會勉強聽眾的選擇,
僅為表達我一直都是如此的,
對我出身和對華人世界未曾變過的祝福。

i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争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