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 Ebisu, Tokyo

城市生活所有的立面几乎都被商业广告充斥。东京也许还算不太差,那些商业广告通常设计得不错,有时候有优秀的平面设计,完美的字体,有时有漂亮的女模特。但有时有这样的瞬间看到一些非商业型的招贴画时,就会被击中——好像你听见画里人(有时候是艺术作品)在讲“别忘了,我曾经活(存在)过”。

2020.01, Sheepview, Japan

Sweet peas, 香豌豆,一种春天的心情。

7年前第一次去英国过圣诞节,女主人一整柜子的Emma Bridgewater的水彩茶杯,一种浓郁的英国氛围让人羡慕。2019的圣诞节我也收到一只这样的茶杯,上面是水彩的香豌豆花。

香豌豆原生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以前我在中国没有见过。在一片田地上开起来的时候看起来甚至有点像野花。很朴素。

打算过点朴素的生活。有一点点的”特别场合”(special occasion)就足够。

2019.10, Sheepview, Japan

秋收,今年最后一波采摘。用了两年的可降解盆已经差不多开始腐烂了,需择天气好的日子剪枝越冬。这已经是种辣椒的第三个年头,越冬的第二年,据说木本化会随着年份的增长程度越来越深,植物也就越来越强壮。上个月在苏州弄堂里乱转,看见好多人家门口的辣椒都长成了小树的样子,想必也是多年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