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2 霜降 初

霜降|The First Frost Falls
豺乃祭獸|Dhole sacrifice large animals.

桂花大年,这一周到处洋溢着桂花香气,和远方的朋友好像也因为“天涯共此花期“有了一些连接。在豆瓣上看到旅居北京作家沈书枝写的感慨

桂花盛开的时节。在微博看到过去高中的校长发了一张照片,是两枝盛开的桂花,一枝银桂,一枝丹桂,密密稠稠,去掉了叶子,花枝悬挂在医院的输液架上。大约是生了病在输液,然而配图的文字说:“秋心!”这是美好的花给人心带来的抚慰,看到生病的人也不忘让桂花的香气来陪伴自己,感到风俗和人世的太阳仍是可慰的。

离开南方这些年后,我感觉有些伤心,很多事情仿佛不再与我有关,这包括秋天桂花的香气。我甚至不再十分想念它们,别人发的照片自然是与我无关的。即使偶尔在花季回去,行走在桂花树下,心中也不断充斥着同时在失去的感觉,仿佛我已永久告别我过去的生活。除非将来,我能够重新在江南拥有一个住所,一年中有稍长的可以稳定居住的时间,否则我也许永远也不能恢复那过去的生活所带给我的温柔了。

沈书枝

想起几星期前,和失联好久的盼盼连上微信,我自我介绍我是Wu Chen,他问“你谁?” 我说“Wu Chen啊,就是以前叫虾仁的。” 他打趣说,”那你说虾仁不就得了,还Wu Chen,我不认。“ 我回应,是啊,虾仁,过去的生活离我远去了。鎌倉同样遍地桂花,花期与故乡几乎同步,但是这里毕竟没有桂花汤圆和桂花糖藕和亲友一片片分享——真的,过去的生活离我远去了。

今晨梦见亲人亡故,带泪醒来后竟不能自已,索性大哭了一场。

2022.10.18 寒露 末

寒露|Cold Dew
鞠有黃花|Chrysanthemums show yellow flowers.

忙乱的一周,各种混沌系统中的混乱新闻。没什么想说,单曲循环了“一个短篇”将近一天,刘弢的歌词写得真是好。干!

旋转 跳跃喔
他感到每条路都在头痛
新鲜的派翠克满脑子
都是开拓的自慰器
那些男人爱的男人爱市政
市政爱市民 市民爱流连

旋转 跳跃喔
他感到飞鸟们也在头痛
冒牌的派翠克满脑子
都是稳妥的独角戏
那些男孩爱的男人爱机器
机器爱法律 法律是你

深夜里辛蒂蕾拉们倒下的地方 促成整片血红的高楼
在搞与不搞之间泛起淡淡的哀伤 他的来头已经腐朽
别担心没有哪一首歌能够 把这个现实唱到地狱去
当你还能享有这种静默我的老爷 这烂摊就不会收场

旋转 跳跃吧
他感到连晚风也在头痛
狗娘养的派翠克满脑子
关于体态的滑翔机
他说过那些女人爱的男人爱萝莉
萝莉爱包包 包包爱货币

他在高级堡垒的方阵里走出 带来大会的消息
在幼犬和地皮商的征程里 他是发达的肯定句
等他和他们 他们和所有人之间都搞不来信任的时候
只有冬和她的姨妈从没有熄灯的视窗 无声眺望

这夜派对 就要散场

幽暗的最高频道还在
为全城遮盖下一百年的昂贵谜底
他倚靠在令人害羞的礼品堆里
冉冉睡去

2022.10.13 寒露 中

寒露|Cold Dew
雀入水为蛤|Sparrows enter the sea and become mollusks

奇怪的天气,一会是夏日一会是寒冬。这里的桂花竟然开过之后立刻就被寒霜打掉,而后天气转暖竟又开了一回。更离谱的是,法华堂的樱花也开了,有几朵按捺不住,被这气温欺骗了。

今年秋天况味全无,没有出现“众神死亡的草原野花一片”,反倒是像众神在草原上面打架,决定到底要不要杀死夏天。

二階堂院里来了一只苍鹭,不常见。苍鹭要是叫灰鹭就还好,一惹上“苍”字,就感觉特别老。

《诗艺》

This craft of verse
博尔赫斯诺顿讲座文字录

记忆力太牛了,所言不虚,(可是还那么谦虚委婉)导致于本人读本书的感受, 也如同一句诗

“既无青春,
亦无暮年,
只是在一场晚饭后的小睡里,
梦见二者”

2022.10.08 寒露 初

寒露|Cold dew
鸿雁来宾|The Geese Arrive

学了帆板并且无监督出海才意识到看风向,on shore/off shore差别真大。中学时学的东北季风原来是这个意思——整个十月几乎每天都是东北风,所以在湘南海岸全是离岸风,而伊豆和千叶西海岸又是陆上风。所以大家都往那边跑了~

以及,考虑到今年只剩80多天了,可是我年初立下的引体向上目标还一点迹象都没有,我打算把要求降低一些,改成每天做五次hollow body hold并记录下每次hold的时间。今天为第一次记录,五次的hold为 28 23 15 19 24,计时单位为“秒”!希望有奇迹发生…

2022.10.03 秋分 末

秋分|Autumn Equinox
水始涸|The Paddy Water is First Drained

得益重阳节的公众假期,放假四天。和日本假期不再重合的好处在于,所有的假日游客都消失了。坏处在于,在这等30knot的大风天里,除了我和随线俩人“错峰休假冲”,还带着帆板去水上漂的全是一等一的专业玩家,于是我们失去了初学者的掩护,直接被大海揉搓一整天。

Sustainable Energy

Sustainable Energy: Choosing Among Options
The MIT Press

简直可以说是本科毕业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在老师指导下逐章学习一本书的内容。好好磨砺了一下自己的阅读能力。这是一个很宽泛很复杂的问题,要讨论它,涉及到复杂的经济学模型,全球贸易的版图,难以合作的政治光谱等等。一言难尽——但最核心的问题还是一个道德与伦理的简单问题。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参与其中。如果你对能源与环境问题有兴趣,那么我推荐这本书。更简单的阅读选择还有,三联周刊“未来的能源”封面故事;比尔盖茨《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你所应该了解的碳税与贴现率。 以上,作为我微不足道的公民贡献的开端。

《美丽的世界,你在哪里》

断断续续读了差不多一两个月才读完——可见这个故事有多么的不吸引人。鲁尼的故事总是让读者想去给角色做心理分析,爱爱爱,不爱不爱不爱,加那些大的社会理念进去,只是让人觉得全是聪明话而已。她抛出了那么多复杂的问题,可是却给你这个“结局”,很难接受!

《重走》

豆瓣短评存档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436901/

《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

拿起书便很难再放下。材料的拿捏与拼接真是太引人入胜——那种战时的紧迫感以及当事人回望历史种种,会抓住各种小物件来成为大时代里的锚点,实在太打动人了。

编织修剪的史料浓缩了过去,使人觉得当下的世界变得寡淡,可是时间不是这样,时间是等速、均匀地流过我们,它同样意味着,这样眼下流过的时间和八十年前一样危机重重,可是我们要亲自去经历它,没有史料加持的。

偶然的上海

疫情以来订阅了一个文学博客万千笔记,写得很好,感情不露痕迹。虽说大部分文章都是虚构,但在法华镇路、新华路、番禺路反复出现的微小但对很熟悉的场景,不由得让我推测也许作者是住在那一带。那也刚刚好是我在上海最后四五年所在的地方,勾起了不少偶然的回忆。

平武路上有个小菜场,蔬果、鱼肉都新鲜,可算是未整改之前的农贸市场,着实是脏得很,简直要穿雨靴才能进场。这里有各种大菜场买不着的时令蔬菜,又占了地利,常去。

菜场不远处有一家地下黑胶唱片店,闯进楼道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一转角进入店铺竟是别有洞天,唱片口味宽广得很,店里霉味也大。老板看心情才开门,文艺青年的通病,所以一共只去了一次。上网查了查,这店竟然至今还在。

新华路上有间古玩店,没有进去看过,一只白色波斯猫成天守在玻璃门里,特别霸气。从新华路上海影城一侧穿过幸福路可以直接到华山路,这一路没有直连的公共交通所以无数个晚归的夜晚会从这条路回家。我记得好多个夜晚,路灯落在雾上,雾落在我身上,独自走回家。

定西路,总是几乎通宵地热闹,那时几个好友会专门跑到这里来吃生蚝,吃小龙虾,这两样我以前都不爱吃,但是作陪欢乐!这里还有间传奇川菜馆叫“邓记传菜”,偶尔去吃吃,到东京以后才从朋友那里听说这是传奇大厨邓华东的馆子,专做“南堂菜”,怪不得不似典型川菜馆,清淡又合胃口。可惜当时竟不知大厨鼎鼎大名,也就是那样吃了——转念一想,这样岂非更好。

定西路延安路口有个居酒屋,夫妻店。刚开始健身那两年,每晚挥汗收工后到他店里就吃一盘烤牛肉——老板友善得很,去得多了,有时还没出门就让他把菜坐上了,到店坐下就闷头吃。后来有次台风困在家里还作死看美食节目,馋了清酒蒸蛤蜊,就问老板有没有。还真有,雨一停,我就打了招呼冲进店里大快朵颐。

新华路番禺路口的上海影城,老派影迷聚集地——听说今年停业整修了。彼时上海电影节的剧场还不太分散时,守在这里门口可以看电影看上一天。并不抢票,看完一场出来看能买到下一场的黄牛票。吃点东西再钻进黑暗中。有一次竟撞到电影节评委专用的评委厅,座位沙发交关舒服——睡得好香,已经忘了看的是什么片。

影城楼下有间“城市超市”,葡萄酒很合算,也常去买鸡胸牛排薯片这种“歪果仁”食品。奇怪所有的记忆都是步行,包括有时拎了很重的购物袋——不晓得为何竟没有买辆自行车骑。

当时延安公寓后面的废楼还没有整改,生物研究所还是大门紧闭的研究所。我和朋友爬上废楼,拍了好些鬼片。从废楼上面也能看见“孙科别墅”,听说都是高牌走秀的场子,很想去看看。这里一圈包括我曾经住过的公寓都已改造成“上生新所”地块,听说是一个“超级网红”,竟还不曾有机会去逛过。

新华路背后,有拥有“民生美术馆”和“MAO”的红坊,好可惜MAO后来搬迁了。周末到红坊晒太阳是惬意的~ 不远处还有一个花鸟市集,并不是很鲜亮的那种市集,乱乱的,花草都便宜。记得有年生日和文一去一人买了一锅铜钱草。

穿过延安西路,从安西路进入昭化路,这里有菜场——运气好时,买到新鲜的牛腩,炖上一锅番茄,这是我离开上海前最拿手的一道菜。

这都写了些啥,菜场开头,菜场结尾。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