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d quote

Sourced quote

If you want to build a ship, don’t drum up people together to collect wood and don’t assign them tasks and work, but rather teach them to long for the endless immensity of the sea.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a very loose English paraphrase of […]

comment 0
新城

新城

Xincheng, Taiwan, 2012 题外,Gia 的传记片压抑得我喘不过气,定然是拉上鸵鸟冲向楼下便利店吞掉一杯八喜(什么乳糖这时候闪一边去)也无法平复郁结的心气。琳达拿起那小罐子说“选它还是选我”的画面,让我觉得好笑又好气。 可爱的人儿们,“爱”和这选择无关的,“爱”那么脆弱的东西怎么可以用来对抗毒药。 走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大哭了一场。爽。

comment 0
弗兰

弗兰

嶽麓書院,湖南長沙 嶽麓古風已不在,要在碩大一個園子裏尋一片不毛之地都非易事。 石碑破落,門庭清冷。罷了。    

comment 0
无

今天误伤了博客的 DB,找图往老帖子里贴得好辛苦。最惨的是有些扫描手写的短文,都没有留备份。贴几张照片解乏吧。 三月,南汇。      

comment 0
与 Riemann 猜想与 Fermat 大定理无关的

与 Riemann 猜想与 Fermat 大定理无关的

最近看数学八卦看到一个系列,挑出一段转载吧。(这个系列在这里,有兴趣的人可以读来看看。) 英国有位著名的数学家叫 Godfrey Hardy。在十七世纪复数理论还被一些英国数学家视为来自欧洲大陆的危险概念的时候,Hardy 对来自德国有着复变函数色彩的数学猜想 Riemann 猜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他在丹麦有一位要好的朋友 Harald Bohr (量子物理那个波尔的弟弟),也对 Riemann 猜想有浓厚的兴趣。一次 Hardy 与 Bohr 共度暑假,待到假期结束赶回英国,赶到码头时发现只剩下一条小船可以乘坐。信奉上帝的乘客都忙着祈求上帝的保佑。坚决不信上帝的 Hardy,在生死攸关的时侯给 Bohr 发去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已经证明了 Riemann 猜想!” Hardy 自然没有证明 Riemann 猜想。后来他解释说如果他乘的小船真的沉没,人们就只好相信他真的证明了 Riemann 猜想。但他知道上帝——如果存在——是肯定不会把这么巨大的荣誉送给他——一个坚决不信上帝的人——的,因此上帝一定不会让他的小船沉没的。 上帝果然没舍得让 Hardy 的小船沉没。自那以后又过了七十几个年头, 吝啬的上帝依然没有物色到一个可以承受这么大荣誉的人。 Hardy 的这个小聪明自然会让人想到那个搞出费马大定理把后来几代数学家折腾得生不如死的 Fermat 。最初这个费马大定理是这么写的: 将一个立方数分成两个立方数之和,或一个四次幂分成两个四次幂之和,或者一般地将一个高于二次的幂分成两个同次幂之和,这是不可能的。 关于此,我确信已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证法 ,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 (法语原文 … J’ai trouvé une merveilleuse […]

comment 0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 // This post is here because blog database in server was deleted by accident today and a new one is created thus new wp is installed. Anyway I’d like to […]

comment 0
四月 想起他

四月 想起他

      当连续在同一个城市不间断的生活即将进入第九个年头的时候,基本可以对一年的气候都有所掌握,几月大概开始怎么穿衣服,几月可以不用缩手缩脚地在街上走路,几月是人人都出门上路旅行的季节,几月梅雨不停,几月烈日如炙只消开足冷气待在室内,几月冬风至寒服启。 在上海,四月是乐观的季节,你终于可以把羽绒服和秋裤扔掉,换上轻巧的 T 恤去四处遛弯儿。可以换上有点破烂的牛仔裤登上烂球鞋奔向公园田野中那些嫩得不带任何保留的绿色当中去。四月,你想起 Kurt Cobain。 有一次在石澳湾游泳,旁边一对白人夫妇带着一个小朋友,那孩子光着身子在蓝色海水里漂浮的样子很自然地会让人想起 Nevermind 的封面。我同身边的朋友说起这张唱片和涅磐乐队,他微微一笑,说 “Teenagers.” 同另一个朋友谈起十年前的音乐环境,十年前,才是真正的少年时光啊。我坦言印象里当时听到的不论摇滚乐还是流行音乐都不多,一则本来资源也少不如现今网络如此方便,二则读中学的时候父母给我买了 CD 机然后我在学校附近新华书店淘碟买来的都是古典,十几岁的我还没有分辨音乐好坏的能力,买古典最初的想法是因为觉得同样花二十块钱买张唱片,古典要比流行音乐经得起反复播放多,其次那个年龄多少都想在同学中间显得与众不同些。其余零星的流行音乐都仰仗在电视台做音乐节目的小姨从南方带回的唱片。大多是音乐杂志的合辑唱片,被反复听到滥,Ribbie Williams 是我高中最喜爱的男歌手,我还在寝室贴过海报。 涅磐我在中学第一次听说,那时候 Kurt 已经死去有六七年。不论从名字还是扮相,这个乐队都没有吸引我的地方。我当时顽固地以为一个外国乐队,起涅磐这个名字又扯上毒品什么的,再加上 Kurt 的自杀纯粹是哗众取宠,音乐风格大底就是不羁年轻人声嘶力竭的吼叫吧。 我不知道这些看起来老成实际上幼稚无比的想法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 (实际上即便是现在我的同龄人中不少人还是抱着这样偏见吧,不仅是对涅磐,还是对摇滚乐,或者说对 grunge),总之就我也就这么错过了很多年。直到快要走到 Teenager 之路的尽头时,才第一次听到 Kurt 在纽约 MTV 不插电弹的吉他,对涅磐的所有偏见才全部消除。 我在无解的游记“行走西雅图”里看到 Kurt 在华盛顿的公寓外长椅上被前来缅怀的人们写满了留言,其中有个人这么写 Kurt, My teenage dream. Thanks for the memories. R.I.P。 我在真正的少年时代错过了这个乐队,但我可以说,开始听到涅磐和 […]

comment 0
后来这艘船要开了

后来这艘船要开了

后来那两层的带露台的船就要开了,游客们都打包好了行李,准备上船。说好要上船,可是在同样急切切的情人节后我的票过期了。但是并不遗憾,因为我还有vip访客票。 总之,我还要在三月去登一次真正的轮船,欢迎大家在三月二十九日围观 marinetraffic.com/ais 我应该在从厦门开出的某个图标上神游。 本篇发自kindle,纯属测试。这个域名被gfw了快一年,但还是继续缴费,应该还会一直用下去。

comment 0
AA

AA

下班前5分钟写个140字填 不下的。 不知道有没有统计过上了wiki的Double Initial 牛人占条目的有百分之几,Ansel Adams, Elliott Erwitt, 还有我的老板简称A.A… 最近格莱美上也有个叫AA的人拿奖拿到手软,她就是Adele Adkins. 红火到连东方早报上的抬头都是“阿黛尔”的大黑体赫然在目。所以跟风再把19拿出来听,一股2008夏天的感觉。 08年文一毕业,我也顺带经常蹭住在卢湾的巴黎公寓,那个夏天H&M 和 Zara 的店堂里每天都放Chasing Pavement 和 Daydreamer。当时还曾经为一条350块钱的牛仔裤节食了好几周。 10年的夏天的声音是Nirvana的Unplugged in New York,对应的场景是在杨浦的小寓所伴随周末的明媚阳光。 类似地,很多歌雪藏在iTunes深处,但再翻出来的时候都还有当初狂热时期的味道。选择性记忆力强大症就是这样。 听歌,Adele Adkins Make You Feel My Love  作词:Bob Dylan (这首歌让我想起了Carla Bruni翻唱的Pyramids)  

comment 0
記夢錄

記夢錄

#記夢錄 和一個女人海灘上散步,狂風生大水起,二零一二至,世界大亂。拉著那女人的手憋足氣平靜地等自己從水裏浮出來。遠處飄來幾本大書(大約是“管椎編”那樣的大部頭),抱著書漂浮著等死。那時已有即時成像技術,類似銀河系漫遊裏的微波爐,眨眼睛動意念就能拍下照片並且印在我那抱著的書上。有張拍得極好,那女人也在旁邊説好,想發到Twitter但意識到所有人都在等死,遂罷。

comment 0
上船

上船

在一个急切切地吃完白斩鸡的晚上,走上潘攀的晒台,几句话合计着就迅速给自己的生活做了些改变——可能重大变化总要从小的开始。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间两层的公寓将成为一艘船,不是诺亚方舟,而是类似于载着海盗电台的帆船。船上载了三个爱做梦的人,各自经营着自己的电台频率,向着不可知的下一分钟下一秒去。

comment 1
开始和结束是同一个道理

开始和结束是同一个道理

几年前我第一次买苹果产品 ipod classic 的时候,免费的刻字服务让我们这种没事就要借题发挥的半吊子青年总是要纠结一番的。那时候身边的几个好朋友天天帮我想要刻什么。“魅族制造”是我还能想起来的一个提议,其他的大约就是些歌词。最后虽然我在下单时假惺惺地填了“吸烟有害健康”,但实际上有句歌词从此刻在我脑子里,“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没错,张老板的歌。后来呐,走南闯北,上天入海,或者是不知道坐在哪里给脑子调频的时候,这个概念也还是常常会跳将出来提醒自己。以上是标题的来头。 这是我在 H 公司的第三个圣诞节了,每一次假期都把战线拉得很长,2011 年的这一次从上海开始,途经兰州,哈密,吐鲁番以及乌鲁木齐,最终到达喀什。若要说这样的旅行有什么主题,我想应该是“梦”,我看见了已经筑好的梦,正在筑的准备开始的梦,被放弃了业已结束的梦,还有一些尚在氤氲中看不真切的梦。 第一站兰州,这里有曾经出没于五角场社交圈的李亚正在经营着自己筑好的梦,一间花儿青旅,一个花儿剧场。12 月 22 日那一天正是他们排练的第一场话剧《白日梦做家》的首演。碰到了 pipin,他在开始另外一个梦。 当然在做梦的一定不止他们,在花儿青旅的 202B 房间(多么二的一个房间号啊),瓷器师 cc,李亚的助理 mm,灯光师弥则,以及次日看《白日梦做家》在化妆间里认识的演员和化妆师们,谁没有梦呢。pipin 问我为什么我才到兰州几个小时,就在 202 和几个女孩子打成一片,弥则的回答是“大家都是女人嘛”,而我的回答却是“因为大家都是疯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来过兰州很多次 (可能是因为“黄河谣”和野孩子?),但实际上只是第二次经过而已。两年前我在这里告别我的毕业旅行,半夜飞抵上海次日开始了在 H 行的职业生涯。那时说“旅行的终点不是生活的开始”后来想想其实酸得很,因为旅途和生活没有终点,聪明人做的事是多设几个 check point 回头看看,向前瞅瞅,这并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但或许可以让今后的路走得更坦然。 2011 从头到尾都像一场闹剧,我试图去归纳整理它,却只能抛出几个标签化的地名和事件。 #行 越南、川西、香港 *3、澳门、新疆、成都 *2、武汉、杭州 *n、绍兴 *2 #聚 qr 和 lola 的婚礼,湾仔公寓的天台,“疯人院”,“虾仁之家”,金茂的安全通道,苏州河,以及多次出没的“猫之家”和“猫之家”的油烟机下,“304”与“403”,“白斩鸡”、“雕刻时光”、“老陕”,Paulaner, Boxing Cat, 新旺,翠华,避风塘… #乐 […]

comments 2
半山腰没有歇脚的地方

半山腰没有歇脚的地方

如果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来看你, 半山腰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我实在累, 就像这上坡、下坡的时代 殷龙龙的这几句诗总是在合适的时候闯进脑子,等自己啊等自己,只怕蹉跎了岁月浪费了光阴,到最后,灵魂还在原地。

comment 0
最近

最近

住在香港,普通的生活无非爬山下水,皮晒没了。 生活照分割线 文一从印度飞回,昏睡了两天之后冲进厨房做了打卤面。很喜欢这种在异乡还能做饭的感觉。 [portfolio_slideshow exclude=”2481,2482,2483,2484″]

comment 0
香港南丫岛地道探秘

香港南丫岛地道探秘

总导演兼编辑,不靠谱的领队 Simone Marini 同志,因为他的不靠谱我们错过了下午1:50分开往Sok Kwu Wan的船,在ifc顶楼的免费茶座苦等了80分钟才等来了下一班。还好这位穿着达尔文T恤的PHD领队没有在这80分钟里面给我们讲进化论,因为他在讲英语超过两分钟后会抱着脑袋大叫“为什么我要讲英语!”。虽然我们都有GPS和android,但是在领队的强大气场下,我们核对路径的方式变成了由领队拿出手写instruction对着所有队员朗读下一个步骤,虽然比如他刚刚读过“注意看trail右边有通向洞口的路”后过了三分钟我随口一问“是右边对吧”就会直接导致其作抓狂状“我好像忘记了!”然后再申请向地图保管者(简称“司图”)要来地图确认一遍。就是这个领队居然领着我们活着从地道里出来了。更多图片稍后奉上。 以下是Simone同学制作的视频 Sneaking into the Japanese tunnels of Lamma Island (Hong Kong) from Simone Marini on Vimeo. Quoted from Simone Lamma Island is just a nice, hippie island easily reachable from Central Hong Kong piers. There are two small villages, […]

comment 0
补一篇

补一篇

RT @iswenyi 翻你的blog发现居然还有一个分类叫小尘厨记……出了一个番茄炒蛋后就再也没有了……情何以堪啊,赶紧改成吃货日记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从毕业以来一共做饭成功的次数可以以个位数记,把上面几张贴在这里,好让“小尘厨记”显得不那么寒碜。但是,严肃地但是,广播之,我已经对cooking丧失了任何幻想和前进的动力,所以大家有什么好的方子啦,recipee神马的,请直接抄送给史上最贤良的女子 twitter@iswenyi , 顺便小广告,此女单身未嫁,广大单身吃货青年速搭讪交往之。(iswenyi的厨房历史优秀记录见下方)    

comments 3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i) 出走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i) 出走

“你到底要去哪儿啊? ” 一年当中大概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文一要以每周一次的频率问我这个问题,此即每次长假出行之前的一个月。回答不外乎“我也不知道,a也不错b也不错c也不错的,balahbalah”。这个问题只有等到最后一周——或者是最后一天时才会被终结,回答迅速变成“**火车票买好了”。 这一次的出行也同样纠结——本来不必如此——只因为机缘巧合将在成都遇到fivestone 和 traveler这两位声明远扬的家伙。过程是这样的: fivestone “你复活节假期去哪儿啊?” demoi “21号到成都。” fivestone “…我19号到,还不确定几号离开。” demoi “赶得上就碰个头。” 过了几天,看到 SimonTrashia 在t.sina上嚷嚷 “你看一个城市不顺眼,这个城市就会以加倍的恶劣来报复你”,这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城市就是成都。不几天,fivestone发来贺电tra模已“归西”,有大房子住,成都碰头。于是,传说中的黄金三人组“FET”之2/3就要华丽地呈现眼前了,虽然其实我只是想去成都吃吃玩玩腐败一个假期而已——这是典型的小清新模式对成都的幻想。此处我非常有冲动向 Woody Allen学习,从本文章的叙述语气中跳出来指着自己的脑袋骂“你这个想法太幼稚了!” “不确定”“看档期”“还是不确定”“看情况”——这是我离开上海前收到的fs最典型的短信。 周四,早高峰,二号线,上海 借来的大背包驼在背上,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我并不想这样出来恶心各位早晨顶着惺忪睡眼赶地铁的上班族群众们,但是更早一点从床上爬起来我实在做不到。 进公司,把背包在衣柜里藏好,换西装,接老板,开会,吃饭,开会,坚持了一天略去三千字不表,总之结果就是错过了当晚往西的各趟动车,勉强选择了周五早晨7:30飞重庆的航班。在犹豫不决夜里是不是还要回家的时候被同事Liz捡回浦东高尚公寓留宿一夜。 路,就这样开始了,当然还没离开上海的时候看到t.sina上贴出来的最新消息,成都的那栋房子,停电了。 “重协”小广告,至于重协的成立过程,后面会一一描述。 重口味协会第一课:布朗运动过程是一种正态分布的独立增量连续随机过程。基本性质:布朗运动W(0)=0,W(t)几乎处处连续,且对任意r<= s, W(r)-W(s)独立于W(r),且是期望为0方差为r-s的正态随机变量。布朗运动过程又被称为Wiener过程。 重口味协会第二课:定义我们的理想——重协的所有重口味人士构成一个环(R,+,·),如果R的子集I满足 (I, +) 构成 (R, +) 的子群,∀i ∈ I,r ∈ R,i·r ∈ I,r·i ∈ I,称I为R的双边理想,简称R上的理想。 重口味协会第三课:没有鸡血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comment 0
盗得越杭两日闲

盗得越杭两日闲

近来要纪念的人有几位,查海生,Kurt Cobain, 还有在日本地震/海啸中丧生的人们。 复旦每年都有海子的纪念诗会,我去过几回,可每次都觉着矫情。这回在绍兴南方书店的朗诵会倒是很好,我以为很真,用淡到正好的语调默默地念诗,像暗流,而不是澎湃的海。 中场休息,邻座的男生用同样淡的语气说,我最喜欢的是一首情诗,“七月不远”,接着就默默地念了起来: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此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 天堂的马匹不远) 我就是那个情种: 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 请熄灭我的爱情!) 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其他的浪子 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 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此爬山涉水死亡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如同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 青海湖 暮色苍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 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苍茫的水面 接着那男生开始murmur起初三的时候爱着一个女孩儿,同时又把那爱全部灌在这诗里保存,直到去年才去了趟青海湖。我向来对这样的话题不感兴趣,何况是刚刚认识的路人。我看见他呆呆地笑,有点不好意思,似乎是在为自己年轻时候的懵懂而羞涩,我轻飘飘地说“哎呀,谁都有这样的时候… ” 说着这话,我都没觉得心虚,真是脸皮太厚了。于是敷衍过去。 伽蓝殿 和畅堂边有条小路叫“伽蓝殿”,也许这里曾经有过一座寺庙? […]

comment 0
对话

对话

“爹,我告诉你个小秘密,知道了别生气哟。” 爸爸: “请讲。” “你保证不要生气。” 爸爸:“谁生气谁小狗。” “2010年底我去了趟越南,1月10号才回来的,一个人跑路,怕你们担心没敢说。现在都过去3个月了,可以说了。” 爸爸:“晕。” “你小狗了没?” 爸爸:“狂晕。有什么收获?” “balabalabala” 爸爸:“那么,下一站哪里?” “预定… 朝鲜吧…” “如果所有的yy都能成功的话:1月越南、4月朝鲜、7月香港、澳门、10月台湾,哇,2011年好带劲呐。” 爸爸:“yy是什么意思?” “… 意淫,你想一下贾宝玉。” 爸爸:“我读不懂80后。2011年11月11号特大光棍儿节也准备庆祝庆祝!” 我爸把我一个人留在屏幕这边 “… …” 了。

comment 0
咳嗽呗

咳嗽呗

几乎每年入春的时候都会咳上个把月的,老爹和我一个毛病。初中以前每年春天我们都share止咳糖浆。今儿突然想起这事儿居然有点感伤。他是个可爱的大孩子,过春节50岁了会大声嚷嚷着“我怎么过年就五十岁了呢,一想到我这么老了就想哭”。他在饭桌上看到我用恐惧的眼神盯着堂姐辛苦地给不足周岁的小儿子喂饭,会从旁边悄悄贴近跟我说“看到了吧,小朋友很恐怖的,你就别生了”。他也抽烟却时时劝解我不要抽太多伤身体(老妈告诉我他偷偷地说过“太好了,等我老了我女儿大概不会逼着我戒烟吧”)。带着他去跑步才不多远就喘得不行说“我们搭个车回家吧”。老爸不喜欢发短信也不给我电话,偶尔在QQ上跳出来也只是随便问问“吃饭了没有”之类的话。回家了,见面hug一下他总是不给面子地说“你丫怎么又胖了都快抱不过来了” 可是真等我瘦了时他又要无比担心的劝我吃这吃那。每次回家我带的衣服总是不够穿,往往第二天就套着他的衬衫或者羽绒服在大街上走。每每此时他总是很不好意思地说这衣服有那么好看么,我穿你就不说好看。就是这么个不靠谱老爹,今儿我想你了,听见没? 说说烟。1月底从越南(那啥游记名字我想好了叫“从春天责备往南”却一直懒得流水账)回来以后就一直处于断粮状态。Viga同学从比利时回来带了两包一classic一light,抽的不亦乐乎却一包只有19枝而且要4欧元之巨,没熬完春节就消灭干净。某天跟土相会某些成员们在路上晃荡,小铺买了包满是韩文的Camel,第一支就认出来味道不对。算了,假烟扔掉盒子收藏,以后就忽悠别人说这是朝鲜买的美帝烟草。后来又听说淮海路中环对面的国营烟草店有真货14.5一包,但是交通不便就没去探。再后来文一兄在“需要多样化经营”的“雷允上”买到了14.5的11mg,上面还印着“由中国烟草总公司专卖”,令人心生疑窦但是抽起来却没啥异样,是熟悉的味道。然而抽了一周末就喉咙痛得不行,周一干脆就感冒了。此二者之间关联系数可能为0。德里克去香港协助audit review,托他帮忙在机场免税店捎了两条classic黄牌,今天拿到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上没有焦油量标记却极其温和,估计是8mg的多吧。总之是续上粮草了。记得去年7月30号和文一,KD,SG一帮人在MAO Livehouse听周朝和周云蓬,穿得跟神经病一样又蹦又跳吞云吐雾,快散场了才发现有一位公司的同事就穿着衬衫站在我后面,悠悠地说“sharon啊,好巧,我老早看见你了,看你特别high就没好意思叫你”。还好还好这位同事不久就离职了,我一直以为我的这个面具将在office一直雪藏,结果今天和德里克一帮人在会议室聊天被抖落出来,原来他们是哥们儿好像还挺铁的。好吧,我不装,反正在同事们眼里我早就是半个男生的形象了(尤其是在需要加班的时候)。明天周五,哥就打算穿皮夹克去上班。已婚二十年有三,不Rock也可以Roll啊。文一啊,你说我们老了的时候会不会变成埃洛伊斯和玛丽简那样? 皮夹克的故事我在twitter上面唠叨过了,巴春大厅放着New Years Day,我就一时失去理智也买了件皮夹克。Bono害死人呐。

comments 4
记梦录

记梦录

早晨背着包去皇后大道的某办公楼上班,因为地形不熟连电梯都找不到,快要迟到了焦急地问路。一个ppmm给我带路却把我领到了一个更加不认识的地方,这时候一阵眩晕,躺倒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周围在放歌“I’m not sleepy and there is no place I’m going to”, 迷糊之中还听见周围的人在叫“低血糖”和“士力架”,结果真的吃到了“士力架”睁开眼睛,看见android手机蓝色的指示灯在闪烁,gtalk有GMT+10还是GMT-07地区的人在呼叫。然后就醒了,看见手机真的在闪蓝灯。糟糕,9点了,上班要迟到了,惊醒过来。到底是梦还是梦还是梦啊? Bob Dylan终于要来了,关于台湾的演出也不必再继续纠结,我们大陆见! Mr Tambourine Man是Dylan的歌当中我最喜欢的一首,他在很多现场演出都唱过这首歌,收录在1965年的专辑Bringing.it.all.back.home,但比不上任何一个现场演奏的录影。最打动我的是下面第一个早年在新港音乐节的录影,当时他还很年轻,嗓子正常弹琴也很投入。 第二个从纪录片“没有方向的家”里剪出来,按照风格判断应该已经是很多年后的录像,不一样的诙谐。这场演出受到现场观众的强烈抗议,片中有人冲出会场对着镜头大叫“I think he is prostituting himself”。prostituting呢,哈哈哈,像英国人的口气。

comments 2
Stat 2008 Books & Movies

Stat 2008 Books & Movies

2007-08-19加入douban, 不知道为什么07年没有记录,大概那时候还没有构建个人数据库的概念。粗略地看下来,书和电影都是上升趋势,不过也只能说是变得越来越social了吧。 新年你好。

comment 0
Quotes

Quotes

(Martin Bergmann as Professor Levy in Crimes and Misdemeanors, 1989) “You will notice that what we are aiming at when we fall in love is a very strange paradox. The paradox consists of the fact that, when we fall in love, we are seeking to […]

comment 0
大开眼戒世博会

大开眼戒世博会

上个月到朋友家去蹭饭,事先并不知道8号线耀华路下车就是魔都中的魔都之世博园区,从地铁口出来,抬头一看就望见了大红门,人山人海之中,居然有点”Eyes wide shut”的代入感。耳边响起几段惊悚的音乐,如下。 如果你有耐心,请按顺序连续播放下面两段。 世博会像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在舞台上演戏,观众、志愿者、媒体等。有兴趣参与的,也买了门票进去扮演群众演员。没有兴趣的,只要你生活在这个城市或者这个国家,都能感觉到舞台上散发出来的变态能量。 1. Musica ricercata is a set of eleven pieces for piano by Hungarian composer György Ligeti (May 28, 1923 – June 12, 2006). The work was composed from 1951 to 1953[1], shortly after the composer began lecturing at the Budapest […]

comment 1
Small Music – 杨延辉 vs 铁镜公主

Small Music – 杨延辉 vs 铁镜公主

和父母的关系陷入僵化,我已经沦落到要下载MP3来讨好他们了。这天下载赵群的《姹紫嫣红》,我自己却被这版的《坐宫•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震惊了一下。向来这一出戏在我印象里总是夫妻俩的拉锯战,有点吵架辩论的意思,来回互相陈述观点,再互相辩驳。因为是最经典的生旦对唱,每每出现在耳边的时候,都恨不能都被演绎成“杨家将拉谱”。但实际上所谓的亲情大概不应该被诠释成有理性的辩论,逻辑的推断。赵群的这个版本里倒是夫妻俩满怀真情不慌不忙不激烈地唱着,我想这才是真情所在。 有时候父母对我们的爱非要以一种很强烈的方法表达出来,比如他们告诉我们自己的期许,希望儿女用什么样的方式生活,而我相反却是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路数去走(谁不是呢),偏偏又要用最激烈的方式去回应。就好像电热毯要铺在床单和床垫之间or床垫和床板之间这样的小事也要双方列明理由,互相驳斥,最后无法达成一致落得争吵一大场似的。所有人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是不必要的,亲情,爱情,友情,只要淡淡来那么一点就够了。可是我悟到这一点的时间可能有点晚。 虾米网把音频和文件名搞错了,下面嵌入的就是《姹》中赵群和傅希如的对唱 (不过考虑到虾米也姓“虾”,我先原谅这个网站了) ps 傅希如就是上次看的野猪林里的帅哥林冲啊啊啊 公主: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西皮快板) 辉: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义太谦,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德如山。 公主: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辉:非是我这几日愁眉不展,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回宋营见母一面,怎奈我身在番不能过关。 公主: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你要拜高堂母我不阻拦。 辉:公主虽然不阻拦,无有令箭怎过关。 公主:有心赠你金鈚箭,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辉:公主赐我的金鈚箭,见母一面即刻还。 公主:宋营离此路途远,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辉:宋营离此路途远,快马加鞭一夜还。 公主:适才叫咱盟誓愿,你也对天就表一番。 辉:公主叫我盟誓愿,双膝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黄沙盖脸尸不全。 公主:一见驸马盟誓愿,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到后宫把衣换,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辉:公主去盗金鈚箭,不由本宫喜心间, 站立宫门叫小番,备爷的千里战马扣连环,爷好过关。

comment 0
9月23日

9月23日

去喜马拉雅中心玩儿,距离上次去玩儿正好近一年,时间好像也没改变什么。 [nggallery id=2] 鉴于此篇perma link 编号自动生成为1984,我在此处低调嵌入不和谐音频一只(虾仁朗读版AMERICA)。脚本在这里。 America read by Sharon

comment 1
small music – 关山月

small music – 关山月

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另: 周云蓬《牛羊下山》中有另外一个版本。

comment 0
Tommorow is another day

Tommorow is another day

Awake, your sleepy eyes That rest beneath the clouds Float away from that restful place and start the new week around Life is just a dream for some their feet don’t touch the ground Others stove with their mouths agape listening for stumble A fairy […]

comment 1
Cheap

Cheap

Friend is not just a feed There should be no wall in between With these words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 Love does not make you cheap but cheaper You look down upon the city of mordor But you said, hey, I love your girls […]

comment 0
small music – the trunk

small music – the trunk

“It might get loud” 是一部以Jack White、The Edge和Jimmy Page三位吉他手为原形的纪录片。影片结束Jack White把9岁的小孩装进皮箱,放在了汽车的后备箱离去。这个镜头一度让我非常不解,直到今天我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尽管Jack以及他所在White Stripes 乐队都以摇滚乐著称,但在片中,他反复提到了Blues音乐对他的影响。影片29:52处,插入了Blind Gary Davis的录音 “Death don’t have no mercy in this land”。(Youtube 链接) Jack旁白, You want to figure out 你想知道 how you want to play guitar, 你多么想弹吉他 what your niche will be. 你应该从事什么职业 You just start […]

comment 0
small music – Donna Donna

small music – Donna Donna

Donna Donna,原作是一首意第绪语的舞台剧配乐,意第绪语是中东欧犹太人及其在各国的后裔说的一种语言。歌词主要讲述了一只小牛犊被拉去屠宰场的故事,小牛犊其实是在影射大屠杀中的犹太人。歌曲的原名在意第绪语中是Dana Dana,是希伯来语中“主”Adonai的变体。 作者Sholom Secunda后将旋律和歌词翻译成英语,并将Dana 改成了 Donna,但是这个英文版本还是没有流行起来。在50年代中期Arthur Kevess和 Teddi Schwartz 重新翻译了此歌。尤其是1960年Joan Baez, 1965年Donovan 和 1968年Patty Duke 分别录制了不同版本之后,这首歌广泛流传开来。下面贴的是民谣女神Joan Baez的录音。 整个下午我都在听这首歌,老妈听了说这首歌旋律很好听,但是有点像摇篮曲。我说不,这是一首很有力量的歌,歌词非常犀利。 Calves are easily bound and slaughtered, Never knowing the reason why. But whoever treasures freedom, Like the swallow has learned to fly. 以上主要信息来自Wiki http://en.wikipedia.org/wiki/Donna_Donna [Full Lyrics] […]

comments 4
small music

small music

最近做了不少music investigation, 基本上接触到新的音乐,或者老的音乐重新听的时候会重新调研一番。昨天和拉黑吃晚饭,聊到土摩托那本《来自民间的叛逆》,很是佩服他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兴趣把这么大部头的一本书写完了。也许我可以在这里每天或者每几天帖一点音乐以及相关的信息,算是小尘埃音乐笔记吧,打上small music的tag也便于以后自己整理。 今天先贴两首Bengawan Solo 潘迪华 “Bengawan Solo”, 出自《花样年华OST》 [mp3_embed playlst=”http://demoi.info/wp-content/uploads/2010/08/10.-Bengawan-Solo.mp3″] 黄秋生 “美丽的桫椤河”,他在姜文《太阳照常升起》中唱过这首歌,后来不久他扮演的角色就死了。但此歌没有收入该片的OST, 这里贴的是网上流传的从电影视频里剪出来的音频。 [mp3_embed playlst=”http://demoi.info/wp-content/uploads/2010/08/solo.mp3”] 这首歌在印度尼西亚语中的原名为Bengawan Solo,是一首印度尼西亚民歌风的音乐作品,除了风行于印度尼西亚本国以外,二战后在日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地均有影响。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已经 成为耳熟能详的歌曲之一。二战中,日本曾占领印度尼西亚。战争结束后,日军将这首歌也带回了日本。非印尼籍的战俘和被俘平民(主要是荷兰平民)也在战俘营 中学会了这首歌,将之带回欧洲。这支曲调在华人社会中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由于印度尼西亚属于第三世界,这首民歌风的作品也因为“朋友遍 天下”、“第三世界国家团结紧”等政治方面的需要,而具有相应的政治正确性,作为“革命歌曲”而得到官方认可的广泛的传播。 from wiki. English http://is.gd/eEAcu 中文http://is.gd/eEAbJ 另外,谁能推荐一个无墙的访问速度尚可的存放音乐的网络空间?

comment 0
Home

Home

那么在这个又翻出来Goldberg怀疑人生的夜晚继续贴悲剧图。 搬入这个公寓的时候门上就贴着一个红红的“囍”,没扯掉,后来也就这么留着了。室内的墙上甚至还挂着房东的大幅结婚照,也没有扯下来藏着。这是一件很有喜感的事儿。 拿到了土摩托这本厚厚的《来自民间的叛逆》,翻开任何一页都是激荡人心的历史,Joni Mitchell也曾经那么美丽,但是我们记住他/她们,只能是音乐和他们的音乐所要告诉我们的东西,而不是什么其他什么东西。sG说音乐不是用来怀旧的,有道理,但是在看不到未来的今天,我们只能从那些音乐里面寻找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我不会去唱那些富婆的第九次离婚或者某个怪人的第十个老婆。我没时间去唱这些东西。即使有人每周付我十万块钱我也不会唱。我只唱那些普通的人们,他们干着被人认为琐碎和肮脏的艰苦工作。我只唱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伍迪•格里斯 今天是我我离开大学校园的第一个生日,(同时也是中元节@@,威武)也是自己个人历史上最丰富的一个生日。摆脱了学业的束缚,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但同时也被另外一些东西束缚着。你要给这个世界留些什么东西,要给自己留什么东西,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思考但并不表达,因为这表达全都只属于你自己。可真是这样的么? 我也“跟风”买到了某位大虾的“忧郁的热带”,根本就不敢翻开看,因为第一页作者就抛出来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把这些无足轻重的情境,这些无甚重大意义的事件详详细细地记录下来呢?这样做值得吗?” 作者是个不普通的人,而我不是,我只是在格子间做着卑微工作的小员工,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只求能安稳地下班换上球鞋回家,只是在周末在下班以后玩点自己爱做的事情,而且还越玩离自己已有的朋友圈越来越远,我不善言辞,在饭桌上遇到不爱的话题干脆一言不发,哪怕是和最亲密的朋友谈话也常常不在状态,神游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就是这么个我,还能给自己留什么? (问号好多啊。) 带着一桌子的问号先睡觉了。“感悟人生”真的有害健康,否则再过20年,我真的要去肺科医院找医生了。 [nggallery id=1]

comment 1
Nirvana narrated by Tom Waits

Nirvana narrated by Tom Waits

Nirvana是Charles Bukowski (查尔斯•布考斯基)的一首诗,(他的另一首诗我曾贴在googlereader notes 里面: 我们进化 )。 很高兴有这么一本书The Dirty Realism Duo,把Charles和Raymond摆在一起,这个”Dirty Realism” 的标签打得很让人舒服。 Tom Waits朗诵过他的两首诗,Nivana和另一首The Laughing Heart。 [mp3_embed playlst=”http://www.davidruzicka.com/blog/muzik/tom_waits_nirvana.mp3″] Nirvana by Charles Bukowski Not much chance, completely cut loose from purpose, he was a young man riding a bus through North Carolina on the way […]

comments 2
趁着还有冲动赶紧写下来

趁着还有冲动赶紧写下来

扫描仪在旁边辛勤地工作着,经历了上次扫到80%我忍不住去洗澡导致回来一看电脑休眠了,vuescan不知道咋就停止工作,连已经完成的部分都没有保存以后,我就彻底再也不相信自己曾经”只要把扫描仪丢在那里让它自己扫”这种天真的想法了。这就好像差不多去年同一时间,踩着几乎快要报废的自行车在青海湖的环湖西路上蹬得死去活来,一边想着(从来不锻炼身体的)自己”七天慢慢骑骑总能骑满一整圈”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 不过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没把这十几卷RDP3放在鹿鹿直接扫出来刻盘拉倒。我坐在显示器前面,看着这一帧帧地出现在眼前的“摩羯女侠”和她的老公年轻自然随意美好的面孔,居然有很多感动,也顾不得忘记开自动除尘又要一卷重来一遍的烦恼,也不用介意为了除尘连烟也没得抽。(虽然本人叫“吴尘”,但是这个时候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了,机器啊机器是王道。) 从中午开始就反复播着王杰“一场游戏一场梦” (虽然这个和 某某同学都要结婚了的事实有点不搭),文艺女青年啊不停地发“烧”怀疑人生,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昨天和人谈天的时候还觉得这个世界能够称为“事情”的东西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今天看了这么多卷照片以后就又觉得,有什么事情是真能解决得了的。这个地球上,每分每秒都有惨绝人寰的事情正在发生,更恐怖的是,还有更多事情在不知不觉地发生。昨天gmail升级了,今天gfw也有可能升级,前天哪里哪里地震了哪里哪里泥石流了,今天电视上继续给你通告这是天灾啊天灾。U2老早就在歌里面唱There’s many lost but tell me who has won,但是今天我们的乐队还只能在小众场合说记者劫唱幸福里念叨买卖房子啰嗦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到底谁赢了? 男人们总是喜欢找一个“大统”的理论解释整个世界,那么谁来给我解释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这世界能量守恒,谁来告诉我自由爱情友情这些玩意儿是不是也跟女人的卵子排放量一样,用掉一颗少一颗?今天打开箱子看了看04年以来收到的所有明信片,有个mm(其实就是拉黑的老婆啦)问我为什么执念于收集这种东西,我说你看这种hard copy的东西拿在手里是不是很有“感觉”啊,你看这个邮戳,这个人写的留言,都是故事啊。拉黑在一旁附和,是啊是啊,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用胶卷来的啊,一样的道理。可是话说回来,谁在乎你的这些故事,除了自己,谁在乎?这些小情怀,小乐趣,终究要随着外力和你个人的成长弥散消失掉的。就好像那个文艺得不得了的故事里面,那小伙子就算把所有书架都保存下来,那教授的魂当真还在里面么?谁知道?我反正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切终究就是个梦,把它们留在底片上纸片上光盘上回忆里,也不过就是个梦。 但是文一隶叔T兄拉黑eri汤小米等等等等人们,你们听我说,自由爱情白日梦,我们活着是兄弟死了下地狱。陈升有句歌词写得挺好,“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只是恐惧这一切终必要成空”,我们连空都不怕,还怕什么呐。

comments 5
又到了游泳的季节啦

又到了游泳的季节啦

又到了游泳的季节,以前念大学的时候,为了避免煮水饺,常常冬天跑到舒兰去游泳。08年同济游泳池开放,在那里经历了一场惨淡的事故之后就再也没游过泳。现在心理阴影基本过去,指甲也恢复好了,又可以重新开始啦。我爱我的新公寓,不仅可以常去拉黑家蹭饭,还可以步行去同济“洗澡”咯。 08年的悲剧,曾经在swimming版写过,挖出来重贴。以警后人。 同济游泳惊魂 Jun 5,2008 同济游泳惊魂 首先声明这不是恐怖小说。 本来呢这贴应该是愉快轻松的yc帖,但是今天发生的意外实在是让我轻松不起来。下午5点10分到同济游泳馆,事先没有借学生证,到了现场找了个女生借的证,居然轻松过关,(同济游泳本校10元 外校15元)签时间的大叔还很nice地给我签了5点35分,还嘱咐我洗澡洗快一点。于是拿着钥匙喜气洋洋地去换衣服。换好衣服,臭美地照照镜子,然后下水。(话说很诡异的事情是我去同济三次游泳,每次拿的都是22号柜子。事实说明问题就出在这柜子上) 和swimming版上描述的一样,同济的人不多,水看起来也挺干净的。最赞的是音乐选得也都还不错。因为我之前一直在减肥,也没什么运动,所以体力下降好多,又怕手臂用力太大,会变宽背,所以一个小时除了正经游泳,也玩掉不少时间。浮在水里听音乐,在水里跑步,拉腿…反正能折腾的,我都折腾了。谨记大叔的教诲,6点25分从水里爬出来去洗澡。 匆忙洗完澡去穿衣服,因为懒,所以没带拖鞋,不过更衣室里都有防滑垫,还好。但是就是因为没穿拖鞋,悲剧发生了…… 防滑垫离柜子有一段距离,我不小心踩到地板上,就滑了一跤,然后脚就滑进柜子下面的缝隙里,整个拇指的指甲都被掀起来了。瞬间指甲下面注血… 叫了一个好心的同学出去帮我喊女医生。一个阿姨拿着棉签过来了,一看我的情形也不敢弄。协助我穿好衣服,出去找医生。游泳馆的医生也不敢弄,就说你还是去校医院挂急诊吧。其间好几个游泳馆的大叔大妈过来关心我,小感动一下。其中还有一个阿姨见我右脚穿着皮鞋,左脚光的,就借给我一双拖鞋。于是我就拖着血淋淋的拖鞋,叫一个大叔带我去校医院。万幸的是校医院就在游泳馆旁边。校医院的人都很热心呢,特别是那个护士,特好玩,打电话给医生来帮我处理,是这样描述的“有个小姑娘游泳把脚趾甲给游没了,你赶紧来看看,可能要拔指甲了”,估计那医生特汗,游泳怎么能把脚趾甲给游没了呢。 进了急诊室一看,伤病员还不少,很多人在挂水。有几个mm来发烧来挂急诊,统统都是gg作陪,我在旁边看得都眼馋死了。 不过帮我处理伤口的医生尤其gentle,虽然很疼,但是有这样的医生,倒好像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再想想复旦校医院的医生们,尤其是牙科的某些医生,态度和那里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我牙不好,没少受过那里的更年期妇女的气。 可怜的是我没带手机,从脑子里榨出来室友的手机号码,借了医院的电话打给室友,热心的mm和她父亲从家里打车到医院来把我接到寝室了。真是好mm啊!(不过因为本人想来说话都比较夸张,电话里面说我游泳摔残了,可能mm被我吓到了) 就这样,从同济回来已经是8点多了。 最后总结一下: 1.去游泳一定要自己带拖鞋。 2.就算时间很紧也不要过于匆忙。 3.就算是去游泳,也应该带着手机。 4.同济校医院的工作人员普遍态度比复旦好。 最后一条是最重要的: 5.如果你每次去游泳或者洗澡老是拿到同一个号码的钥匙的话,你就得小心点了。 后记: 指甲后来没有拔,去跑了几次复旦校医院换药,大概一个月就可以正常走路了。 但大拇指甲一只长得非常难看,有点灰指甲的样子,有时还会化脓。一年半以后恢复正常。

comments 2
Selling

Selling

A colleague Liz @Internal Training Trainer: 你知道吗,你很幸运哦,这个课程开设非常难得,公司安排的这个福利非常好啊。 Liz: 噢,我没觉得这个课程有什么特别阿… Trainer: 你在XX公司工作多久了 Liz: 三年 Trainer: (惊叹地) 那你还没有出国去念个Master啊 (惊叹地) Liz: … YY场景 @美容院 Masseuse: 你知道吗,你很幸运呢,我们店从来就很少有打折活动的,今天有这么大的优惠算是你捡到便宜了。 Guest: 是嘛。 Masseuse: 请问小姐您今年几岁了?皮肤护理做得多吗? Guest: 25, no Masseuse: 啊,都25岁了还不赶紧保养一下自己的皮肤。还好现在不算太晚,来,我给你推荐一个&^(%$#%$^&*… Selling. We do nothing but to sell We’re selling. You do nothing but […]

comment 0
走,我们搬家!

走,我们搬家!

又要搬家了,这次又重新搬回学校,过个马路就可以去光华溜达了。真好。 搬家,就是把所有东西搞得一团in chaos,挪到另外一个地方,再把chaos恢复到常态。好像解个什么方程或者作一个复杂的证明,走到穷途末路时候把所有稿纸团掉,然后全部重新再来一遍。于是,就有解。 上路去旅行去溜达,辞了一份工作还没有到新的公司入职,从学校毕业还没有到新学校报到,交了一个新的朋友但还没有熟识,都是很相似的状态。 引个前些天看到的句子来解释,“问题的回答是问题,等待的结果是等待。” 对小动物没有爱,但是居然还是拍了。  四月@青岛 猫这个物种太聪明,所以我很怕看她们的眼睛。而且,在镜头前,她们总是会让我想起 那些古典油画里丰腴裸露的女人们。 这一张送给想养猫的文一 : P 公司也搬家了,我和它逆向行驶。 View I’m going the oppsite direction with my office in a larger map

comments 2
去台山

去台山

为了庆祝香港回归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虽然50年内还是一国两制的),公司给假,不出去走走对不起自己啊。 日程 JUN30 18:34 T99次 上海-广州 RMB208   空调硬座 JUL1     10:30 到达广州 JUL2 JUL3 JUL4 19:00 T100 次 广州-上海 RMB208  空调硬座 JUL5 早晨10:00 到达上海 要上路! 主要参考文章是下面两个链接,具体攻略… 也许会做吧,也许没有。 http://www.nytimes.com/2009/12/04/world/asia/04taishan.html http://trans.wenweipo.com/gb/info.wenweipo.com/html/91/n-6191.html 图片引用自纽约时报

comment 0
The worldcup night

The worldcup night

不知道脑神经哪里出了问题,整天神游 午饭完在南京西后面一条安静的小马路上游荡,被洒水车浇了一下 光华photo整天大家吵得不亦乐乎,怀疑人生 我选择继续乱捏,止作记录 无聊发废图。 注: 2010年6月19号,农历五月初八,家中高朋满座,以世界杯为由相聚,举行了一次结合吃饭唠嗑喝酒看球于一体的腐败活动。 我都没有经过片中人民们的授权就来发图了,所以本着not clearly identifiable 的原则,发几张不暴露各位饕友的图吧。 ps. 再在这里重复说一声,我使用的邮寄地址“南京西路***号***广场”从现在开始注销,请勿往此地投递明信片或者信件。新邮寄地址择良辰吉日奉上。 另附现场直播的几条手机flickr 把家里门上的千年对联撕了,贴上韩熙载夜宴图,配上夜聊梦游会 , 真是应景啊…(不过会不会招小偷惦记?) 同志们的战迹(龙舌兰和郎姆不包括在内),其 实相当低调 。 只有维嘉同学早上头痛。一共耗四个胶卷,后半夜颓废萎靡的时候没卷了,实在可惜 。 大家都觉得球赛很无聊,把音响搬出来,各路DJ轮番上场。 文一播周云蓬汶川六一义演现场录音,一边放音乐一边播球赛。 周的《一江水》非常赞 附上 北京周云蓬张玮玮刘东明钟立风《六一义演录音》下载地址 http://rockspirit.5d6d.com/thread-4116-1-1.html 歌单: 曲目: 周云蓬 01.开篇02.四匹马03.一江水 04.LOVE 05.满山红叶似彩霞 06.亚细亚的孤儿 07.孩子 08.永远的微笑 09.匆匆别后 张玮玮 01.开篇 02.小白船 03.你要好好地长大 04.红河谷 05.苹果树 06.吐鲁蕃的葡萄熟了07.米店 […]

comments 2
毕业季 毕业衫

毕业季 毕业衫

从本地的访客记录看,有好几条访问记录显示,大家都在纠结毕业衫的事情。不过呢,对于数学系的毕业生来说,你们肯定比新闻系或者国关系来得幸运一些,毕竟,如果要是把国内目前最重大的新闻做到T恤上面去,这件衣服基本上就穿不出去了,因为满纸都是“敏感词”啊。 我翻了翻去年我贴的毕业衫帖子,发现图片已经失效了,这里重贴一遍。对于毕业衫设计,我没有太多想法,毕竟要凑和180人的大班做一件人人都爱的衣服是很困难的。比如本班最后做出来的衣服,就简陋得很。下图白色是只有我有的“限量版”。普通版的设计图和实物图,待俺赶回家去找一找。 我折腾出来黑色的普通版预览 (后来被辅导员给改了,效果见下图真人模特) 真人模特两张 ( 这里还有一个真人秀。)

comment 0
夏日防蚊子建议

夏日防蚊子建议

总有一种适合你。ps. 本人AB血型,你们不喜欢喝的,对吧。祝你们平安度夏。 建议一:在床下点一堆干草 建议二:在身上纹上壁虎 建议三:在床头醒目位置写上:谁咬我谁是小狗 建议四:抓一只活蚊子解肢,全程录象,在床头小时不间断播放. 建议五:弄一碗新鲜鸡血,旁边写上:已消毒,请放心饮用 建议六:住在冰箱里。 建议七:挂个蚊帐,在里面裸睡,挑逗蚊子,把它们急死 建议八:在身上涂上一瓶鹤顶红,蚊子落到身上就被毒死 建议九:喝得烂醉如泥,蚊子咬你不觉得疼,而且都会醉死 建议十:和蚊子促膝长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感化它改吃素 建议十一:给它们讲科学道理,只有喝米汤才有活的出路!

comment 0
从窨井盖头里钻出来

从窨井盖头里钻出来

写字楼的办公室,是我的窨井。 A从另一个窨井钻出来。我们在Z店见,但是,是约好的,那不叫相遇。 我想换个窨井洞,可不可以啊。 我不要在暗黑的地下加速跑步吸满所有硬币,在最后一个砖头下方停止,加速连跳数次,吃够几个硬币,再被吸进管道。被吸进去。 我要曝露在阳光下面,让市井包围。不要公主,不要恶魔,要生活。

comment 0
青藏流水15_结束啦

青藏流水15_结束啦

前前后后,这都快一年了,才把这个玩意儿流水完,不是有很多罗嗦话要说,而是每次写,都要仔细回忆,挖出很多该想不该想的事情。此番西藏,纯属偶然,不论是体力财力装备,还是精神文化的准备,都稀疏的很。看看我带了啥相机,就知道了。Sony F717 加 Olympus μII,10个proplus,2个rdp3,这就是一路上所有的装备。换作现在,我肯定不会这么冒然跌跌撞撞没有任何准备地就去了这么个地方。 贴一张简易行程,供朋友参考,也当自己留念罢。大图在这里。 最后,引唐俟先生诗一首。这是一场梦。 很多的梦 趁黄昏起哄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后梦又赶走了前梦。 去的前梦黑如墨,在的后梦墨一般黑;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看我真好颜色”。 颜色许好,暗里不知; 而且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暗里不知,身热头痛。 你来你来!明白的梦! —鲁迅1918年5月15日发表于《新青年》月刊第四卷第五号,署名唐俟。 存档链接 按发布时间逆序排列 青藏流水15_结束啦May 24th, 2010 青藏流水14_兰州May 24th, 2010 青藏流水13_阿扎乡May 23rd, 2010 一段去年夏天录的音频May 16th, 2010 青藏流水12_帕拉庄园 浪卡子March 20th, 2010 青藏流水11_日喀则 江孜March 4th, 2010 青藏流水10_林芝February 27th, 2010 青藏流水9_哲古草原February 18th, 2010 […]

comments 7
青藏流水14_兰州

青藏流水14_兰州

结束得啦。跟还债似的。 July 18, 2009 6点钟醒来收拾东西。提着所有的行李下楼退房。在楼梯的墙壁上留了个涂鸦。 “东临碣石 以观沧海 西至青藏 方省此身” 这样的一路上,实在是每一秒都遇到新鲜的人新鲜的事。我告别青年街,去曾经吃过藏面的地方寻找炸薯片。到大小昭寺暴走一圈。路上买了两只酸奶和一个一块钱的小刀(其实相当于是老板送给我的)。大概是给小店做了开市生意,并且他不记得那把刀卖多少钱,就一块钱卖给我了。老板非常热情地和我告别。 奔向布达拉宫再看一眼。路上遇到一个藏族老奶奶,看到我一人背了那么大一个包,手上还有两个包,便执意要帮我提行李。老太太的汉语说得很好,一路上和我说了很多,又给了我很多关照。到了布达拉宫广场,(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早来到这里),有很多朝圣的藏民在中央对着布达拉宫朝拜。 “我很庆幸生在这样一个地方。”老奶奶说。 她送我上了出租车,并嘱咐路上千万小心,和我告别。 一上出租车,报上目的地,发动机启动,泪如雨下,司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不问。很快布达拉宫就不在视野范围内了。火车站很快就到达。找到座位坐定。邻座是几个西藏大学的学生,还有几个回乡探亲的军人。聊天不多,只是睡觉(靠窗的座位是邻座好心的大哥换给我的)。一天一夜的火车也不算很长,就很快过去了。 July 19, 2009 中午到达兰州,下了火车就去找机场大巴。在民航大厦买好下午6点开往机场的大巴车票,出门去寻找吃饭的地方。兰州出名的小吃也就只有拉面了。在一家小吃店随便吃了一种,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寻到一家招待所,待了三个小时花了10块钱。痛快地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甚至看了一集“武林外传”。 5点离开旅社,兰州街头暴走。很意外地走到了兰州大学,又碰巧兰大正逢建校100周年,索性买了两只纪念封一只明信片分别寄给文一,蛇和我自己。 “旅行的终点,却不是生活的开始。” 在兰州大学附近的地下走道路遇一个流浪歌手,弹着吉他唱着许巍的“故乡”,“我站在这里,想起曾经和你离别情景”,这样的音乐伴随了我一路,在这样的情景下再次听到,心中无限感慨。在地道里驻足良久,把身上所有的零钱都给了那歌手,听了很久。录了一小段视频,在这里。 兰州是2009之夏的结束。 上了机场大巴,邻座的大叔是从乌鲁木齐来的,一阵海侃之后居然想说服我改签机票跟他回新疆玩,并号称“现在是新疆历史上最安全的时刻”。只恨没有假期没有假期啊!他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叫我明年到新疆以后一定要主动联系他。 10点半的飞机一直延误到12点才起飞。在候机大厅的座位上,耳边袭来熟悉的上海话。顿时一阵巨大的失落感。 难道上海的感觉就不能来得晚一点吗? 然而一切就这样按部就班地结束了。 我顺利抵达了上海,迅速融入到上海38度的高温,下了飞机就是拥挤的汽车,精明的出租车司机,维修的高架桥,数不清的红绿灯…… 无奈地回归现实。 这篇好淡,跟推特体似的。 无图,两只签名尔。

comments 7
青藏流水13_阿扎乡

青藏流水13_阿扎乡

昨天我跟R君说我这个东西我写不下去了,连写一篇内容为“我不想写了”的告示也不想写。但是今天看到路标同学写的Gap Year, 我想还是把这个系列写完。我有很多不能抛弃的恶习,香烟咖啡还有自欺欺人,但是“半途而废”,还是不要为好。这一天只是拍了些很没劲的反转,甚至都没有扫描成电子版,没有插图。 2009年7月17日 这天可以算是旅行的最后一天。因为海拔的原因,走几步路就喘气很厉害,妄图走到阿扎乡的计划难以实施,步行了大概一个小时折返回到浪卡子。叫了一只小面包车200块到阿扎乡来回(真是贵啊)。没想到司机心眼儿不好,到了号称“阿扎县”的地方再也不肯往前继续开,要求加钱。这时候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也没用了,司机就是不依,让他停车下去打探路势。其实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离羊湖有多远,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走到,便只是下车走,爬了个小山堆我就喘得很厉害。天气风景倒是很好,可是对于是不是能真的走到羊湖却晴朗不起来。于是就这样僵持着,其间遇到一些当地的村民,可是语言不通完全没有办法交流。不一会儿司机又过来和我们讲价,死扛着30块的底线,最后成交。 这一段全是山间土路,确实不好开,有些地方只有一个车道,并且伴随很多大幅度的转弯。司机在离大弯一段距离的地方就要鸣笛示意,防止对面有车过来。如此翻过几座山总算到了湖边。无人绝境,连司机自己也从未到过此地,被羊卓雍错安静的蓝色迷住了。在山头上四处观望,这片静谧的湖泊只属于我们。不停地拍照,慌乱中唯一剩下的几个馍中的一只滚下山头。眼睁睁地看着它滚下去,掉进湖里。本来坐在这无人知道的秘密湖边吃馍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过了一会儿,远处传来马达声,开过来一只木板船,船上有个拖拉机头似的发动机,开船的是个老头,载了一些当地的居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搭这位老爷爷的船,兴奋过头的司机主动提议坐船他买单(是的,没错,刚才还跟他讨价还价呢,这会儿倒主动买单起来了)。于是“船长”载着我们又开动了。没有了天上白云的反射光,湖水从船上起来更蓝更清澈。湖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鱼,湖面上活动的昆虫之类的也很多。小转一圈,停船上岸。 “船长”老爷爷邀请我们去他的小屋坐一坐。于是就和那司机一起去了。土砌的小屋非常简陋,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什么都没有。墙角有几个方便面箱子,这些就是这位“船长”的全部生活物资。在这般简陋的屋子的墙壁上,还用蓝色的颜料画着一枚漂亮的图腾。船长爷爷热情地拿出一种类似起司的东西(其实是酥油和糖的混合物)给我们吃。我包里只剩下“大白兔”奶糖和一些牛肉干。拿出一些奶糖分而食之。休息片刻,返回浪卡子。好心的司机把船长爷爷也顺路带回了县城。 在浪卡子,找了一家小店,喝羊肉汤吃了几个馍。买了两条口香糖却是冒牌的。后来又路过羊湖宾馆,偷偷溜进去找了个没锁的房间,想蹭个浴室洗澡。结果全脱光了,却发现并没有热水,冻得直打冷战。 浪卡子路口,搭了一辆丰田4500回拉萨。经过卡若拉,司机主动停车让我们下车拍照。卡若拉壮丽的白色是西藏给我的最后震撼,据说红河谷有在这里取景呢。再往拉萨开,一路都是下坡,路况颇为危险,有很多连续的ü形弯,极尽4500优秀之能事。 回到拉萨是下午,天气阴沉。司机因为不知道朵森格路就是青年路,载着我们在布达拉宫周围转了一整圈才找到。胸中响起郑钧“回到拉萨,回到布达拉“的音乐,然而现实是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我的失误,便宜并且老板很热情的祝兴旅社已经没有床位了。于是终于如所愿住了一回平措康桑。回祝兴领取寄存的行李,在窗口留念几张。老板热情地和我告别,说2010年一定要去上海看世博会云云。回到平措,一顿收拾,把几乎所有衣服都拖出来准备洗,但是无奈那三台洗衣机没有一台是正常的,一台不能洗,一台不能排水,一台不能甩干,于是必须借助三台机器和人工才能顺利地洗完。排队那是自然的,于是决定先出去吃饭。 刚才阴沉的天气终于爆发,下起大雨来。(好家伙,日光之城给我的开端和结局都是阴雨啊。)跟我上铺的哥们儿借了一把雨伞,冲去四方超市购置火车上的食物和带给家人的礼品。购物完毕,提着口袋找地方吃饭。在一家冷清的烧烤店没吃饱,然后又去往八角街方向寻找街头的炸薯片。未遂。 在某个快餐店吃完了在拉萨的最后一餐。红烧肉,白米饭。 回到平措康桑,开始浩大的洗衣服工程。把我要洗的衣服一股脑儿倒进洗衣机,然后便在旁边看着那洗衣机。洗衣服的平台可以从侧面看到布达拉宫。夜晚的布达拉宫被强白光照射着,非常漂亮辉煌。 平措的多人间不提供热水洗澡,我打起了祝兴旅社的主意。毕竟在那里也住了很多天,和老板混得很熟了,蹭一次洗澡的机会或许可以。从平措的屋顶爬到祝兴的平台。犹豫了半天,打电话过去,老板娘接了电话以已经锁门为由拒之。颓丧地坐在平台上,神奇的是,不一会儿老板又打电话来,喊我们过去用他们的浴室,很开心地过去享用了热水。谢过老板出来,回到平措。 回到我的房间,室友都已经睡觉了。因为害怕错过早上的火车,几乎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回想这十几个日日夜夜,就这样要结束了。真是有太多的不舍。早晨3点多,有个mm从酒吧回来,轻轻敲着窗子:“姑娘帮我开个门。”  起床开门,然后躺下就再也没睡着过。躺在床上一直到天亮。 想想,还是补俩图吧,不然拍了做什么的。呵呵。 Shot by Sony F717 这两个图的后期是我最近研究LR的成果… 好吧,也不算研究,只是把所有工作流程的所有选项都试了一遍,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comment 0
一段去年夏天录的音频

一段去年夏天录的音频

兰州大学 地道 2009.07.19 @Flickr网通用户请自行翻墙 补充来自Buzz的评论 凌霄 – 地道音效加掃弦,是可以毒死人的,想起了邯鄲路隧道的那哥們兒,叫啥來著,反正姓劉。。。人家說丫是上海東區的bob dylan,丫不爽,說,哥不是上海東區的bob dylan,哥是中國東部的bob dylan zou bo – 我读书那时候邯郸路地道里还有个拉小提琴的,他让我明白拉好小提琴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后来,地道里有小提琴声音传出的时候,我就直接走地面横穿马路了。。。 邯郸路地道应该是指复旦03-04年开始的校庆大修前,连接复旦南区和本部的地下隧道。

comments 3
为什么我们需要套餐?

为什么我们需要套餐?

Libra同学去香港出差啦,在此祝她在墙外一个半月的生活幸福。话说这天我们去吴江路步行街想买点手信带给香港同事,寻了半天也没想出内地有什么特色礼品值得一买,想到唯一有点特色的“青海老酸奶”还不便携带。只好作罢,在华盛街买了几个招财猫潦草充数。 言归正传,套餐? 这天Libra(突然发现这个词其实挺邪恶的,可以拆成两个词…)带我去四季坊一家叫做“静安小亭”的麻辣烫店,真是神奇,从来没见过这么“上档次”的麻辣烫,装修干净豪华,甚至墙面上还挂了好几个京剧脸谱。点餐的时候是类似火锅店的单子,上面列出了诸如金针菇、生菜、冬瓜之类的菜单,后面一个多选框,可以填数字。可是,这还是麻辣烫嘛?麻辣烫不是应该拿着一个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竹筐,站在冷柜前面犹犹豫豫,或者一冲动拿了三串金针菇,或者一狠心又挑了两串油面筋的嘛。Libra迅速熟练地填好了菜单,准备去付账了,我拿着笔嘟哝着 “看着这些字,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对方一脸黑线地把笔砸在我面前,指着菜单底部的两行,“没感觉!吃套餐!” 啊,我惊呼着,有套餐?!上次在全家便利店看到有关东煮套餐,我已经够惊诧了,这次麻辣烫也有套餐了…… 为了不耽误后面排队等待的时间,我狠狠地在10元套餐上划上一钩,至于套餐内容… 懒得看了。 坐下等待,好奇着周围人山人海,好多都是还挂着工作牌的上班族,我就只能惊叹了。接着聊起手机资费的事情,又说到套餐。其实,我也不想说太多,就想引用一下T同学的原话“朋友就是一个HTTP/1.1 Keep-Alive,或者是个cookie。夫妻或者密友,就算HTTP长连接吧。”  “有畅通无阻一切好说的时候,也总有Close、Expire、Die的时候。” 所以,你让金针菇和冬瓜凑在一起算个套餐,人家冬瓜说不定也不乐意,但是没办法,好卖嘛。朋友呢,情人呢,夫妻呢,也跟套餐差不多,把各项指标算上,哪个好卖,就买哪个和自己凑个套餐,时间长了,市场变了,“销量”不好了,可能套餐的内容要变一变。 最后,其实,我还没有找到标题这个问题的答案。

comments 7
歌

08年夏天,头回听说张悬。文一在她的大屋子里开猛了空调,放着音乐,(忘了是哪首) 我说,这歌不错,哪个人啊? 对方惊诧 “你不知道张悬阿,《宝贝》满大街都有在放啊。” 哦。 她持续给我新鲜感,因为总是可以从网上翻到各种bootleg,大大小小的酒吧、演出的粗糙录音,我以为这才是真正的音乐。在Brown Suger 看她的演出,到encore,不用拼命鼓掌,不用看他们在舞台幕后之间穿梭几遍,拎起吉他,爽快地加演,这实在是一群可爱的人。 今天又翻出这首《自由》,并未收录在任何一张专辑,比起大部分焦安傅本人写的词,要直白很多,没有拐弯抹角的深刻,但同样微言大义。 献给所有好像正在追求自由,但又给自己设下无数障碍的朋友。 注:焦安傅是张悬的本名,好几次在KTV有人点她的歌,荧幕上就会打出作曲张悬、作词焦安傅这样的组合,特别有喜剧效果。 自由 词曲: 林暐哲 為了想要得到自由,我在我肩上插上翅膀 飛過高山,飛過河流,才發現我的自由全都只是想像 其實我都一直在逃避,逃避全世界最難以面對的自己 I just want to get away from me 如此而已 為了無法忍受寂寞,我從你的心裡偷走愛情 過了兩年覺得累了,我又在我肩上插上翅膀 這次我能走到那裡?逃避全世界最難以面對的自己 I just want to get away from me 如此而已 Hide, hide away from me Hide, 我躲不掉我自己

comment 0
吃喝吃喝

吃喝吃喝

天气暖和起来了,冬眠的宅人们都开始出动了。基本上最近的我一直保持在出门蹭吃蹭喝的状态。记之: Apr 20 和文彤同去听了场巴赫大无,散场后饿得不行,俩人钻进新旺茶餐,大快朵颐,得狗血八卦无数。 Apr 22 和文一Boonna碰头,一杯Tonic水,聊了一晚上。另外在长乐路某河南拉面店吃了个夜宵。 Apr 24 去Boliwa mm家围观做慕斯蛋糕(其实只围观到了装饰蛋糕的环节)。 Apr 24 屁颠屁颠跑到文彤家玩wii,射击游戏记录极度弱智,网球表现尚佳。LJ下厨,我们的工作是——吃!土豆红烧肉和草头太赞了,居然还有一道萝卜蛏子汤! Apr 25 去平凉路和Lahem,Sonicyuan等光华网友乱扫一通街,晚上蹭晚饭一顿。 Apr 29 文一家蹭了一碗五豆牛奶羹,极赞,都可以拿店里当甜品卖了。 另外,我的电驴表示,每次去完文一家回来,压力都很大。 另另外,谁家开伙的,欢迎邀请我去蹭饭。 最后一条,我和文一打算寄一些物资到玉树,包括旧衣物玩具等,有在上海并且想一同寄东西的朋友,可以低调地联系我,我的邮箱名称是chenchen.woo,至于@后面跟的是什么,那还用问吗?

comments 6
zz青岛

zz青岛

photos selected and edit by spacewings 发信人: spacewings (叟头卦弃), 信区: Photography 标  题: [代发]关于G28的一些真相 from 虾仁 发 信站: 日月光华 (2010年04月22日23:28:10 星期四), 站内信件 1) 2) 3) 噢,我得学习怎么用LR了。。

comment 0
一句话

一句话

LEVIATHAN CHAPTER XVIII OF THE RIGHTS OF SOVEREIGNS BY INSTITUTION For as the nature of foul weather lieth not in a shower or two of rain, but in an inclination thereto of many days together: so the nature of war consisteth not in actual fighting, […]

comment 0
@Qingdao

@Qingdao

虽然挺悲剧的,但还是贴一下献个丑。G2和RDP3被我用成这个样子我很惭愧。 发信人: Sharon (虾仁|Back into reality), 信区: Photography 标 题: @ Qingdao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10年04月18日12:50:43 星期天) 首先感谢spacewings赞助的RDP3和G2,可惜我对曝光补偿这件事情比较白痴,从头到尾几乎没敢动过补偿那个转盘。小心翼翼地拍了一些。 我显示器颜色不准,LR跑起来也很慢,以下都是鹿鹿扫完取回来LR直出的。 编不起来故事,只能这样暴了,大家拍吧,把虾仁拍成虾酱虾饼虾球都可以。

comments 4
小抄

小抄

原来大家都相信一点,觉得地上的每一点亮儿都是那个梦想照下来的,都仰着脖子去接光,脖子晒热了,就觉得温暖;晒黑了,就觉得健康;烫皮儿了,梦更近了;起泡了,已经在梦里了,痛并快乐着;泡破了,露肉了,肉熟了,肉糊了,肉疼了,鼻子哭了,这都没走!走多不牛逼呀!走,多不爷们儿呀!必须死扛——必须的!聚光灯关了,爷们儿闪着了,爷们儿拧巴了,爷们儿生命不能承受之没东西扛。爷们儿玩火柴,爷们儿攒烟头,爷们儿屁暖床,爷们儿晒月亮,爷们儿管什么也瞧不见还站在那儿瞧,仰着脖子,瞪着白内障,叫信仰。 摘自王朔《梦想照进现实》 听起来挺流氓的,但是很真。

comment 0
中文ffer礼物漂流开箱报告

中文ffer礼物漂流开箱报告

我是Sharon@Friendfeed,目前漂流包已经到达我手中,也是此次漂流活动的第二站:上海。 疯疯 盒子背面的留言墙 开箱咯,目前内置的食物比较多。 为了给此漂流包增加一点文艺气息,我加了一些明信片,后面的同志们拿到手可以寄给你的上家,或者下家。另有CD一张,茶叶少许。 《铜墙铁壁》这套明信片上的图画是某连环画的封面,背面有对连环画的说明如下: “描绘解放战争时期,在沙家店战役中陕北人民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积极支援前线 ,最后取得胜利,揭示了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人民群众。” 我拿走了四样礼物(巧克力吃了两个 :P)不知道都是谁的。。 疯疯 geotag 留念,继续向北漂流。 开箱前的留影 漂流活动Sharon站报告完毕。 FFer漂流活动说明链接

comment 1
青岛地图

青岛地图

托资本主义的福,复活节和清明有六天假期,去了趟青岛,大部分时间在悠闲地晃荡。用Google Map做了个地图,等一些胶卷冲出来再往里面贴点图。有些地方还没添加详细内容,想起来再添。 RSS源 补充一件事,在青岛最快乐的两件事: 1. 有正宗的大白馒头吃咯,面发得一层一层,掀开外面一层皮最先吞下去,剩下的还可以继续一层一层地剥着吃。 2. 人人都喊你“姑娘”, 而不是“小姑娘”。 详细地图地址 预览 View 青岛 2010 in a larger map Ref 标题-青岛 2010 2010年4月2日至4月6日独游青岛。 图片来源: Autorun的博客http://caotieou.com/ 孙佳琪的博客http://blog.bandao.cn Allendarcy的flickr http://fwd4.me/KdO 以及本人拍摄的照片 资料来源:《石阶路上的青岛》徐崇德 和其他互联网资源(分别注明出处)

comment 1
另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另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失业了,躺在家里听雨声,一边等邮差送来的信。 A先生来敲门,告诉我S太太中奖了,奖品是一套房屋除尘服务。 但我并不和S太太住在一起,A先生却以为我是S太太的丈夫S先生。 A进门了,把整个屋子用吸尘器吸了一遍并给我看滤网里的灰尘皮屑etc。 A问我要不要买吸尘器。我说不要。 A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门口地板上的信,他说那是S先生的信。 — 《收藏家》 by Raymond Carver (全文) 谁来讲解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我真没看懂。想砸墙哎,每次看他的故事,看完了就是一个感觉,莫名其妙 “what the hell happened”

comments 5
莫名其妙的一个故事

莫名其妙的一个故事

E是失业的推销员 E的妻子S是餐厅的侍应 E去S所在的餐厅蹭饭 听到有两名男性顾客议论S的身材 E要求S减肥 S减肥了 S变瘦了 S的同事劝告S不能再继续瘦下去 S告诉E同事们的话 E跟S说 “他们不是你的丈夫” E再次去餐厅 故意在吧台上观察被人对自己妻子的看法 –莫名其妙又有趣的一个故事 《他们不是你的丈夫》By Raymond Carver

comment 0
失望

失望

牢骚一下,google.cn 去了 google.com.hk 我真的很失望啊很失望…bns给得太少…s涨的太少…学到的东西太少…生活里的乐趣太少…读过的书太少…看过的电影太少…拍过的好照片太少…走过的路太少…爱过的人太少…拥有的爱太少… 那都是因为我拥有了过多的“自由”。 我就是传说中缺爱缺心眼儿的。

comment 1
青藏流水12_帕拉庄园 浪卡子

青藏流水12_帕拉庄园 浪卡子

July 16, 2009 在宗山上那么折腾一晚,很担心在高原上得感冒,醒来九点,庆幸啥事儿没有,精神还不错。出去寻找早饭,在旅社对面的超市买了“红梅”香烟,看烟牌儿似乎和红塔山是同一家的,只知道一路上看到当地人抽烟都是这个。(为什么要买烟?基本上,这个在路上是起到帮助“排毒”的作用,另外搭车时也方便给司机行贿,看不懂的人请自行跳过。) 这个时间街上还没有太多人,店铺也都没有开门。我在一家重庆人开的小店买到了热稀饭和包子,包子很小很贵。吃饱喝足去寻找邮局并且闲逛。步行了几条街,问了n个人,方才找到县上唯一的邮局,一问,什么明信片都没有卖。还好夜里被罚的门票就是明信片,不得不把那张满载“奇遇”的明信片给寄了。在马路上游荡,县城很小,不一会儿就游荡到了宗山所在的街口。带着复杂的心情仰望了一下,又在山脚下转了一会儿,遇到几个很热情的小朋友,拍拍小照溜达回旅舍。白居寺,只是远远眺望了一下,没有去朝拜。(我这种先旅游回来做攻略的,对藏传佛教一无所知,就没再继续凑热闹了。回来以后看了《西藏一年》这部纪录片,其中有一条线就是讲述十一世班禅到白居寺举行法会,寺里如何准备迎接种种。) 在路上拦了一辆拖拉机顺路前往帕拉庄园。一路的风景非常漂亮,拖拉机的座位视野当然很“开阔”。路边遇到步行的藏民,司机主动停下来给他们搭一段路。这一路还有两个藏族老婆婆搭车。在拖拉机后座上他们和我们坐得很近,语言不通但老婆婆看起来很和蔼。 帕拉农庄门票依旧是一张明信片,但是只能回到江孜县城才有邮局邮寄。帕拉庄园是目前西藏唯一保存完整的贵族庄园。展厅里面有很多庄主留下的进口物件等等。从保留下来的照片看,庄主极具财力和权力。从帕拉庄园出来,步行回公路。途径一个希望小学,又是一群身着蓝色校服的小朋友。只是站在校门口就可以看到他们兴奋的样子,他们在镜头前极其活跃。 步行回到公路,路边是大片的青稞地,可以遥望到江孜县城方向的古城堡,整座山的外形极其有气势。在公路上拦了一辆中国电信的光缆抢修车,司机很爽快地答应带回县城。 下一个目标浪卡子距离江孜有一段距离,但是包车太贵,只能一面先往拉萨的方向走(浪卡子一般是江孜到拉萨的必经之路,但普通的游览方向都是从拉萨出发经浪卡子江孜再至日喀则),一面关注去往拉萨的车。路过一家木材店,有一辆卡车在卸货,一问果然是从拉萨来的,卸完货就返回拉萨,司机很爽快地答应带去浪卡子,一问价钱,回答,“随便给!” 爽快! 站在路边看工人们卸木头,默默地计算卸货需要的总时间。期间我抽了一枝烟,却半天都没有抽完,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氧气不足,燃烧太慢吧。后来那卡车车去另一家店卸货,我留在原地等待,但等了好久车还没来,又询问了另一辆路过的卡车去往浪卡子(25rmb)。一路上有绿色的水库,非常漂亮。 浪卡子已经处于山南地区,是山南海拔最高的县城,4454m,附近的羊卓雍错是西藏三大圣湖(另外两个就是大名鼎鼎的纳木错和玛旁雍错)。有意思的是羊卓雍错在藏语里面的意思是”天鹅池”,然而在汉语里谐音简称“羊湖”,从地图上来看,羊湖的形状也正好酷似汉字的“羊”,真是个有意思的巧合。 浪卡子有很多安徽援建的项目,比如最正规的宾馆“羊湖宾馆”和后来看到的皖江剧院。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邮局,且每周只开两次信箱。 自从离开拉萨,就没洗过澡,非常难受,而当地几乎所有的旅社都不带洗澡,只好狠心住在羊湖宾馆(好说歹说谈妥价格120元/晚)。这是除了在林芝跟大部队不得不住的森林宾馆,路上住过的条件最好的旅馆了。 浪卡子的食物很贵,在一家小餐厅要了一条羊湖鱼,自己买了黄瓜和西葫芦,鸡蛋,让老板帮忙炒了几个菜,吃得很欢快也吃太饱… 饭后消食散步,路过本以为早就废弃的皖江剧院,听到里面传来电影音乐声,好奇地进去一探究竟。正放着陈坤主演的《国歌》,坐下来看着看着就看到了结束 (原来孔维那么早就出道了,为什么这么pp的女人都不红,知道《太阳照常升起》我才知道有这么个演员)。《国歌》结束了,接着又放《太行山上》,看完已经是夜里11点多。周围的人大多是当地人(话说在浪卡子一共也没遇到几个游客),大家都很自得其乐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常常翻墙溜进电影院蹭看电影的时光,几乎一模一样的木质座椅,放的也大都是这类的主旋律片,然而在我的家乡,那个小电影院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超市。 从电影院钻出来又是满天星,赶紧回了宾馆,洗澡睡下。

comments 3
青藏流水11_日喀则 江孜

青藏流水11_日喀则 江孜

纯流水…… July 15, 2009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江孜-江孜古城堡: 整个旅途中最惊险刺激的一天。有些事情那样始料未及地发生,像许巍在《漫步》里唱的那样,“让它自然地来吧,让它悄然地去吧,就这样微笑地看着自己”。 早晨原打算乘班车从拉萨去往日喀则,但后来搭乘了一个不知来历的面包车,车里塞满了人。好心的司机给了副驾的座位。一路上还算舒适,只是因为路上有限速的关系,司机总是停车以保持均衡车速。到达当地发现也就扎什伦布寺值得一去。蹭了几个解说团,走了一些大殿。在转经筒围绕的白塔虔诚地绕了三圈,不晓得内心真的在念叨什么。从扎什伦布寺出来,就开始寻找邮局。今天日喀则天气非常好,日照也厉害,大概是由于海拔和天气的原因,非常累。 寻找邮局的路上,找了好些家店,买了两卷 rdp3,50rmb*2。 在邮局写明信片很久,借了柜台上的印泥,掏出印章每一张都装模作样地盖上章。 叫了一只出租车从日喀则开到江孜,30元。车上还有一个江孜县的老师,济南念初中,天津念高中,华师大念大学,回到江孜来教书。不由得非常敬佩。路上有会说汉语的人时就可以聊得多一些。日喀则到江孜的路上,山是裸着的,云的影子投射在山上,很苍凉的美,远胜林芝。 到达江孜时下午8点,当时正好外公发短信问我一个事情,回复时加上这一句:“现在这里的太阳就像上海下午3点的太阳。” 下车立刻找地儿吃饭。那馆子似乎并不是一个正式对外开放的餐馆,倒有点像以前在内地很多的那种录像厅。电视里在播藏语版的封神榜(就是傅艺伟演妲己的那一版!配了藏语音轨),下面坐了很多观众,大多数年纪都很小。有些人的桌子上会有老板里供应的食物。叫了一盘看起来很像饺子的东西,实际上它们也确实是饺子,但皮非常厚非常粗糙。老板娘给盛饺子的时候是用手直接在锅里拿的,虽有腹诽,但也没提及。入乡随俗吧。老板娘还给乘了碗不知是什么的汤,很油的样子。告别了热情的老板娘,出门去找住处。走了几个地方,终于找了一家四川人开的旅店住下(20rmb)。放下包,天还亮得很,去探探宗山古堡,估摸着也许能看到日落,空手出门,只拿了相机,且没穿外套。 宗山古堡 江孜的藏文意思是“胜利的顶峰,法王府顶”,非常有气势。实际上宗山古城堡也是给人这样的感觉。从公路上经过时就可以远远的看见它喇嘛红的墙顶和白色的墙壁。据说在一百多年前英国侵略军进犯江孜,在宗山这座城堡上顽强抵抗两个多月,最后抗英勇士全部壮烈牺牲。这么一段悲壮的历史赋予了江孜“英雄城”的光荣称号。在宗山古堡的广场之上,也树立着“江孜宗山英雄纪念碑”纪念那段历史(虽然我本人十分不喜欢那个建筑物,严重破坏了整个古城堡的美感)。 要看日落,那么必然是要爬到高处了。江孜海拔4000以上,即便是古堡有整齐台阶的地方走起来也很费劲。等爬上一段巨长巨陡的楼梯到一个相对较高的平台上时,早已经喘得不成样子,而最终到达最高的平台时天色已经比较暗了,一幅壮阔的黄昏景色显现眼前。秒速捏了几张,天色就迅速暗下去,很快就全黒。 星展。 来西藏这么多天,却一直没有注意到过星空,天很低,星星在近处闪,很多星座都可以很明显的分辨出来 (这时候要是有nexus one 就好了啊哈哈)。 夜里11点半,下山,结果却发现上山时没注意到的一扇小门被锁上了。尝试无数PB方式后任务失败。值得一提的是那扇百年老门上面睡着一只鸡,但它很淡定地就一直在那里睡着,一旁折腾门锁半天都没有把它弄醒。 到了后半夜,天气越来越冷,没穿冲锋衣,很担心得肺炎,于是只能在凌晨1点拨通110。110是直接打到日喀则,对方给我一个江孜派出所的电话。打过去,警察很无奈,但很快警车就上山了。在山顶,射灯照下来,传来声音“上来上来”,搞得好像警匪片大决战一样。一点点再往上爬。见到警察,撒谎解释“相机包丢在山上,上山寻包被锁”,无奈宗山的管理员工根本不管解释,直接狗血喷头地骂。当然除了被骂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能就坐在警车上被带回派出所会议室继续被骂,等骂够了,罚了一张30元的门票,(后来证实整个江孜县上只有一家邮局,且这家邮局不出售明信片,而这个30元的门票是此地获得明信片的唯一方式)。警察叔叔倒是很和善,等那管理员离开了,还安慰说昨天刚刚发生类似的事件,但是是一起“盗窃案”,所以那管理员很愤怒。办完一些登记手续,总算是活着出来。 这时候已经将近早上2点鈡。回旅社,卷帘门早已经锁上,只好站在大街上叫老板开门。在这个高原上的小城的夜里,声响特别大,附近的狗马上就开始叫起来,不一会儿,几乎整个镇上的狗都在叫…差点招来巡街的警车。在外墙上看到旅社老板的电话,赶紧拨通,这才回到了房间(估计那个老板也挺无语的)。 到房间,赶紧冲感冒颗粒喝,喝得汗涔涔。这屋子的被子床单似乎都很不干净,到走廊顶上晾着的床单里挑了两张看起来稍微干净些的拽下来铺上。穿上冲锋衣裤,和衣倒在床上,昏昏睡着。

comments 2
中老年版before sunrise

中老年版before sunrise

豆瓣越来越社交化,写过的“影评”都找不到入口,还好一共就一篇,关于《哈维的最后机会》,好歹给我挖坟挖出来了,贴到这里,省的弄丢了。 从“牟春光”被引诱过去看Emma Thompson和Dustin Hoffman飚戏,结果俩中年人就上演了这么一出英国版日落之前。 各位文艺青年们不要激动,这里没有法国的“日落之前”dialogue heavy再加慢节奏音乐。虽然男主角是个写广告配乐的艺术界人士,可这片压根儿跟艺术就沾不上边。两个生活很shitty的中年人相遇,可能发生什么? 中老年人也有浪漫吗?怎么看怎么还是一出《理智与情感》的现代版。长着一副老人脸的Emma,十几年了容貌不变。遇到不合拍的聚会朋友,自己跑去洗手间哭,简直就差在旁边放Joni ichelle的CD,正好重现love actually 的辛酸无奈; 坐在长椅上等待有约的人儿,那脸上的皱纹和表情都和那个怀疑自己自作多情的Eleanor如出一辙。Dustin Hoffman虽然笑容俊朗迷人,可是举手投足之间的绝望实在让人心寒呐。 为什么这些老戏骨都喜欢在年老之时饰演这些浪漫爱情剧呢,Tom Hanks出演看似荒谬的幸福终点站;Meryl Streep 焕发出超越年龄的活力去演Mama Mia; 那个什么苦瓜脸的Nicholas Cage演的片子就不提罢。对演员来说,人间不过寄身处,身外身做梦中梦(引自《给电影人的情书》)。在体验了大半个人生又演过无数牛比角色之后,一票老人再去演这些浪漫爱情剧,虽然从头到脚充满的都是苦涩,可毕竟还是让人觉得生活美好了一些。 编剧: Joel Hopkins 导演: Joel Hopkins 主演: Dustin Hoffman / Emma Thompson / James Brolin / Richard Schiff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 英国 上映日期: 2008-12-25 >更多 语言: […]

comment 0
[胡同口新品]

[胡同口新品]

[广告] 汤静的手绘创意店 经营范围:手绘T恤、球鞋、艺术墙面等 联系方式:汤静 QQ 316327303 tangmimi.2008@gmail.com 地址:南通市田家巷二号 如果您有什么特别的设计或者想法要画到T恤上,又嫌烫染太贵,不妨联系胡同口儿的掌柜,他们使用防水纺织颜料绘画,不掉色,效果很棒。一般一件T恤在80-150元人民币之间(具体价格视打底衣服品质和所画图像内容的负责度而定)。 其他关于胡同口的日志: 胡同口、汤小米(胡同口当家的) 、汤小米(外一张)、再贴胡同口 更多作品,敬请关注 这里有一些以前掌柜的画过的东西(只是一小部分,她的电脑不幸遗失,这几幅图是我从电脑里抢救出来的) 这是掌柜的为我绘制的毕业纪念T恤

comments 2
大家都有错

大家都有错

是不是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要犯下大大小小、或可原谅或不可救赎的错误,然后在之后的经历中,让这样的错误反反复复不断锤炼他脆弱的内心,最终在年老之时用一篇动人的文章或者痛心疾首的反省来结束这样的荒诞? 在我念小学的时候,有天在校门口有个卖糖葫芦的老人,我走过去问多少钱一串,然后说“我午饭以后来买”。但是后来不知为什么吃完午饭我没有再去买糖葫芦。从此以后我非常惧怕在校门口再遇见那老人,总觉得我欠了点什么。哪怕是今天,我在另一个城市路边的小摊,买一串糖葫芦,心里总要想起这个荒谬的故事,每一次。 我只是举了个例子,我是细节选择性失忆与细节选择性加强记忆患者。在年少之时做过的蠢事,也许真的会影响我们的一生吧。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读后

comment 1
青藏流水10_林芝

青藏流水10_林芝

July 13, 2009 在林芝的两天,是此行最不快乐的两天。(小艾看到请不要生气,哈哈,只是我们走路的方式不太一样而已。)在拉萨纠结了6个人,包了一辆##商务车,出发去林芝。同行的有小艾、罗宾、fish、大臣、Amy。这天早晨与大部队会合去林芝,昏睡。林芝海拔不高,青山绿水,一路上只便睡觉,随便拍了几张照片。用IPOD反复地听许巍的某几首歌(谁说他是工科geek男的最爱了)。 巴松措景色不错但是很人工,也不高兴下去到栈道上看风景,只便坐在高速公路边上向下看风景听音乐。许巍很适合旅途,但容易让人绝望。在绝望之时巴松措给了我两条彩虹,甚是惊喜。 July 14, 2009 这一天基本上都在车里度过,我甚至都记不起到过哪些景点。只是路过林海,看到南迦巴瓦峰。在某地休息时遇到一个胶片达人,三只哈苏,一只leica(具体型号看不懂),大概是专门来拍南迦巴瓦峰的吧。晚上和队里其他人说明了情况,脱离大部队。还是住在祝兴旅舍。这次的真的是一个景观房了,窗户正对着布达拉宫的侧面。 在布达拉宫又转了一圈,在我眼中那里已经不成为一个景点。 把行李物品分类分好,能寄存的就寄存,明天上路日喀则。 照片 林芝青稞地 漂亮的彩虹 (拍得很挫) 人人都有这样的标准照吧 明信片是必须的

comments 6
毛毛书店

毛毛书店

周末回了趟复旦,步行街学人、志达、庆云、毛毛四家书店很赏脸地都开着。 什么?你不知道哪个是毛毛书店?那就是专卖报刊杂志还养了两 个肥兔子的那个小书店啦。 宇宙摧毁兔的称号来自黄小晶,看到小动物长太大就有了好像它们要变种摧毁宇宙的幻想。 上海今天的天 气达到22度,穿了一件T恤在马路上走,幸福感像芝士蛋糕一样在心中化开。 毛毛书店的"宇宙摧毁兔"们 我回来看你们了 by DemoiChen © All rights reserved 这一只兔子 我怎么觉得你变瘦了很多。。。 by DemoiChen © All rights reserved

comment 1
青藏流水9_哲古草原

青藏流水9_哲古草原

Tibet fac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aron C NG. July 12, 2009 又是没有计划的一天,找对了去哲古的路,被告知路况很不好,有泥石流和塌方,有些地方根本就无法开过,先往哲古方向步行,计划2小时内搭不到车便折返。不想路上遇到辆皮卡,是一辆修山南公路的工程队的越野卡车。车上有两个人,开车的是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姓秦,副驾上坐的是他的师父。老师父同意捎上一段,如果路好走就直接带到哲古。路上途经到一个叫“雪康”的小村,秦说你看着,这里是最后有树的地方了,过了这里,海拔再高,山上都是不长树的。他的师父因为身体不适,在雪康就下车了。这个小村里有工程队的中转站,有很多东西要捎去在哲古的工地,包括当天中午工人们的午饭。同时又上来一个藏族小伙儿,坐在后面的露天的车厢里。 路上遇到了一处塌方,据说这段路刚刚修好要交工了,遇上塌方,又得重来一遍。秦商量着,车直接就开到路下的水滩里,水流浑浊急促,很是刺激。过了这篇水滩,一路都是爬坡,开到山间的盘山土路,车开始发出规律的响声,下车一看发现轮胎没有拧紧,险些车轮就松动得要掉下来,一阵惊心。 装轮胎的时候,凑上来几个当地牧民,他们有攻击力超强的自制攻击工具,说是放羊用的。热情地和我们交谈,主动地让我们给他拍照。 过了草原到哲古湖边,非常漂亮。车上又上来个东北哥们儿,和我们一起聊路况种种。很有劲。他们说,这里的路2010年七月就可以完工了,到时候山南一定会成为一个方便的旅游地,现在除了徒步或者有搭到车的,几乎很少有人来哲古。到了哲古镇上,秦还给我们留了手机号码,说如果找不到车回去,就晚上搭他们的车回泽当。(凭着秦这个姓氏,大年初五的晚上我从手机里挖出了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祝福短信+ 感谢短信,还收到了回复) 在秦介绍的饭店吃了一碗面条,出来觉得一阵眩晕。这里海拔4500米左右,为了不助长饭后的瞌睡,自虐地爬到附近一座小山头上去看风景,一群牧民占据了一个小山头,围成一圈在聊天。 寻找前进方向的时候遇到一对小夫妻,主动带路往哲古湖的方向走。找对路以后就开始哲古草原徒步了。饭后走路总是那么累,走一点就要停下来歇一歇。路上下起大雨,我的鞋子遭了殃,幸好路上碰到两个牧民,带我们到他们的帐篷里去烤火。不停地添热水,还给了两包方便面。他们都不太会说汉语,但是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休息了一个小时,衣服差不多干了。在一个土路旁,搭到了一辆回拉萨的卡车。回程路上经过贡嘎机场,日落风景非常漂亮。 刺激呗 每个人都很可爱 “扎堆儿”对羊们来说大概是件幸福的事儿 小孩 合影 哲古乡 饭后晒晒太阳很有兴致啊

comment 0
zz 第82届奥斯卡提名完整名单

zz 第82届奥斯卡提名完整名单

开始咯。 来源 http://blog.163.com/ygy8245@126/blog/static/90092482010130938343/ 最佳影片 BEST PICTURE 《阿凡达》 《弱点》 《第九区》 《成长教育》 《拆弹部队》 《无耻混蛋》 《真爱》 《严肃的男人》 《飞屋环游记》 《在云端》 最佳导演 DIRECTING  詹姆斯·卡梅隆 《阿凡达》 凯瑟琳·毕格罗 《拆弹部队》 昆汀·塔伦蒂诺 《无耻混蛋》 李·丹尼尔斯 《真爱》 贾森·雷特曼 《在云端》 最佳动画长片 ANIMATED FEATURE 《鬼妈妈》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公主和青蛙》 《凯尔经的秘密》 《飞屋环游记》  最佳男主角 ACTOR IN A LEADING ROLE  杰夫·布里吉斯 《疯狂的心》 乔治·克鲁尼 […]

comment 0
巴黎公寓

巴黎公寓

整理以前的yculblog,在相册里发现了一批自己硬盘里没有的存档照片。 这是08年7月陪好朋友去看新租的房子,当时拍了一些照片,这张是我现在最喜欢的。

comment 0
青藏流水8_昌珠寺&雍布拉康&邮政招待所

青藏流水8_昌珠寺&雍布拉康&邮政招待所

July 11, 2009 在拉萨完全放松,没有压迫的行程安排,随意。这天昏睡醒来已经接近8点,索性不急不忙地收拾东西,写明信片。到北京路上的邮局把图章盖好已经弄到很晚。赶上11点开往山南泽当的班车,路上限速抓得很严,司机开到一个地方就会停下来核算时间,下午1点半才到泽当。在汽车站旁边吃了午饭,又是川菜,胃很不舒服。换车到昌珠寺,和售票员讨价还价(我真是厚脸皮啊)之后70块钱半折拿下,进去几乎什么都没看到,那只是一个有很长历史的还在修葺中的寺庙。这是一路上付出的第一张门票。 在路边向一台丰田4700的司机打听了路线,得知从昌珠寺到雍布拉康并不方便,搭车可能也很难搭到。站在路边一筹莫展,过了一会儿那司机主动提出送到雍布拉康,并给了一些路线的建议和纯净水。他所带的几个游客下一站并不是去雍布拉康,带上咱纯粹就是专程跑一趟,暗自感叹实在是好运气。在雍布拉康脚下,发现了一家很小的邮局,发售邮票和信封。雍布拉康非常漂亮,位置绝佳。因为海拔和天气的原因,天空尤其蓝。蓝天的映衬下,白墙红顶的雍布拉康显得极其神圣。 接下来,暴图。 “雍布”在藏语中的意思为母鹿,“拉”意为后腿,“康”意为宫殿,因为扎西次日山形像一只卧着的母鹿,雍布拉康正立于母鹿腿上。 从雍布拉康下来寻路去哲古未果,先搭车到达琼杰,找到镇上唯一的旅舍“邮政招待所”住下,15元/床。去上网,把公司发来的邮件回复掉,并且给HR和老板写了封信要求延长假期到7.20,后来回到上海被HR很是数落了一番我“有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夜间的山南很冷,邮政招待所的被子上全是酥油的味道,房间里还有成群乱飞巨型苍蝇,加上晚饭的米超硬难以消化,胃非常难受。但如果要住在琼杰,这里似乎是唯一可以住地。我裹着冲锋衣,蜷在床上,看电视里的节目不知所云。 电视跳到了佳片有约,孟广美跳出来作影片介绍。佳片有约还是那个风格,不管什么片子一经解说就成了个绝世好片,“这不是一部关于花的电影,也不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这也不是一部关于编剧的电影。” 不过这方法还有点效果, 有时候真能莫名其妙地激起人看电影的欲望。“改编剧本”(Adaptation),开头并不觉很精彩,可是后面的剧情发展和台词实在是太有韵味,居然就一口气就看完了。 编剧试图把它编成个精彩的故事,结果失败了,剧中的编剧也把自己的剧给编岔了。太有意思了。这样激动人心的好电影在这么一个偏僻山村的小招待所里看到,实在是难得的观影体验。 记下两句台词 “我爱她,即使是她自己也无法夺去我爱她的权利。” “我想知道人们真正关心的事情与热情。” 胃越发地难受,一阵忙活吃了些药,和衣睡了。 半夜的时候徐冰突然从英国发来短信,她说在伦敦看了场莎剧,烧了不少钱,想起来我索要明信片的嘱托,便跟我要邮寄地址。

comment 0
Snap 2

Snap 2

@商店:没对准的自拍像 早餐 藏面和炸薯片 忍住笑… //2010低调的愿望:攒钱买一台好的底扫。

commen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