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 have to go

If I have to go will you remember me
will you find someone else while I’m away
there’s nothing for me in this world full of strangers
it’s all someone else’s idea
I don’t belong here and you can’t go with me
you’ll only slow me down

until I send for you don’t wear your hair that way
if you cannot be true I’ll understand
tell all the others you’ll hold in your arms
that I said I’d come back for you
I’ll leave my jacket to keep you warm
that’s all that I can do

if I have to go will you remember me
will you find someone else while I’m away

四月 想起他

 

 

 

当连续在同一个城市不间断的生活即将进入第九个年头的时候,基本可以对一年的气候都有所掌握,几月大概开始怎么穿衣服,几月可以不用缩手缩脚地在街上走路,几月是人人都出门上路旅行的季节,几月梅雨不停,几月烈日如炙只消开足冷气待在室内,几月冬风至寒服启。

在上海,四月是乐观的季节,你终于可以把羽绒服和秋裤扔掉,换上轻巧的 T 恤去四处遛弯儿。可以换上有点破烂的牛仔裤登上烂球鞋奔向公园田野中那些嫩得不带任何保留的绿色当中去。四月,你想起 Kurt Cobain。

有一次在石澳湾游泳,旁边一对白人夫妇带着一个小朋友,那孩子光着身子在蓝色海水里漂浮的样子很自然地会让人想起 Nevermind 的封面。我同身边的朋友说起这张唱片和涅磐乐队,他微微一笑,说 “Teenagers.”

同另一个朋友谈起十年前的音乐环境,十年前,才是真正的少年时光啊。我坦言印象里当时听到的不论摇滚乐还是流行音乐都不多,一则本来资源也少不如现今网络如此方便,二则读中学的时候父母给我买了 CD 机然后我在学校附近新华书店淘碟买来的都是古典,十几岁的我还没有分辨音乐好坏的能力,买古典最初的想法是因为觉得同样花二十块钱买张唱片,古典要比流行音乐经得起反复播放多,其次那个年龄多少都想在同学中间显得与众不同些。其余零星的流行音乐都仰仗在电视台做音乐节目的小姨从南方带回的唱片。大多是音乐杂志的合辑唱片,被反复听到滥,Ribbie Williams 是我高中最喜爱的男歌手,我还在寝室贴过海报。

涅磐我在中学第一次听说,那时候 Kurt 已经死去有六七年。不论从名字还是扮相,这个乐队都没有吸引我的地方。我当时顽固地以为一个外国乐队,起涅磐这个名字又扯上毒品什么的,再加上 Kurt 的自杀纯粹是哗众取宠,音乐风格大底就是不羁年轻人声嘶力竭的吼叫吧。

我不知道这些看起来老成实际上幼稚无比的想法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 (实际上即便是现在我的同龄人中不少人还是抱着这样偏见吧,不仅是对涅磐,还是对摇滚乐,或者说对 grunge),总之就我也就这么错过了很多年。直到快要走到 Teenager 之路的尽头时,才第一次听到 Kurt 在纽约 MTV 不插电弹的吉他,对涅磐的所有偏见才全部消除。

我在无解的游记“行走西雅图”里看到 Kurt 在华盛顿的公寓外长椅上被前来缅怀的人们写满了留言,其中有个人这么写 Kurt, My teenage dream. Thanks for the memories. R.I.P。

我在真正的少年时代错过了这个乐队,但我可以说,开始听到涅磐和 Kurt 的那个年头,是把我的耳朵放进摇滚乐世界的并在此四处遨游的少年时代。

每年四月,连交通广播台都会有纪念柯本的音乐节目,有人揣测他若还在人间可能是何等颓废中年,有人扼腕叹息。我做的即是轻点曲库的播放列表,听他认真地唱歌。

大开眼戒世博会

上个月到朋友家去蹭饭,事先并不知道8号线耀华路下车就是魔都中的魔都之世博园区,从地铁口出来,抬头一看就望见了大红门,人山人海之中,居然有点”Eyes wide shut”的代入感。耳边响起几段惊悚的音乐,如下。

如果你有耐心,请按顺序连续播放下面两段

世博会像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在舞台上演戏,观众、志愿者、媒体等。有兴趣参与的,也买了门票进去扮演群众演员。没有兴趣的,只要你生活在这个城市或者这个国家,都能感觉到舞台上散发出来的变态能量。

1. Musica ricercata is a set of eleven pieces for piano by Hungarian composer György Ligeti (May 28, 1923 – June 12, 2006). The work was composed from 1951 to 1953[1], shortly after the composer began lecturing at the Budapest Academy of Music.[2] Although the ricercata (or ricercar) is an established contrapuntal style (and the final movement of the work is in that form), Ligeti’s title should probably be interpreted literally as “researched music” or “sought music”. This work captures the essence of Ligeti’s search to construct his own compositional style ex nihilo[3], and as such presages many of the more radical directions Ligeti would take in the future.

2.The Suite for Jazz Orchestra No. 2 is a Suite by Dmitri Shostakovich. It was written in 1938 for the newly-founded State Jazz Orchestra of Victor Knushevitsky, and was premiered on 28 November 1938 in Moscow (Moscow Radio) by the State Jazz Orchestra. The score was lost during World War II, but a piano score of the work was rediscovered in 1999 by Manashir Yakubov. Three movements of the suite were reconstructed and orchestrated by Gerard McBurney, and were premiered at a London Promenade Concert in 2000.

Small Music – 杨延辉 vs 铁镜公主

和父母的关系陷入僵化,我已经沦落到要下载MP3来讨好他们了。这天下载赵群的《姹紫嫣红》,我自己却被这版的《坐宫•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震惊了一下。向来这一出戏在我印象里总是夫妻俩的拉锯战,有点吵架辩论的意思,来回互相陈述观点,再互相辩驳。因为是最经典的生旦对唱,每每出现在耳边的时候,都恨不能都被演绎成“杨家将拉谱”。但实际上所谓的亲情大概不应该被诠释成有理性的辩论,逻辑的推断。赵群的这个版本里倒是夫妻俩满怀真情不慌不忙不激烈地唱着,我想这才是真情所在。

有时候父母对我们的爱非要以一种很强烈的方法表达出来,比如他们告诉我们自己的期许,希望儿女用什么样的方式生活,而我相反却是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路数去走(谁不是呢),偏偏又要用最激烈的方式去回应。就好像电热毯要铺在床单和床垫之间or床垫和床板之间这样的小事也要双方列明理由,互相驳斥,最后无法达成一致落得争吵一大场似的。所有人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是不必要的,亲情,爱情,友情,只要淡淡来那么一点就够了。可是我悟到这一点的时间可能有点晚。

虾米网把音频和文件名搞错了,下面嵌入的就是《姹》中赵群和傅希如的对唱 (不过考虑到虾米也姓“虾”,我先原谅这个网站了)
ps 傅希如就是上次看的野猪林里的帅哥林冲啊啊啊

公主: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西皮快板)
辉: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义太谦,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德如山。
公主: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辉:非是我这几日愁眉不展,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回宋营见母一面,怎奈我身在番不能过关。
公主: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你要拜高堂母我不阻拦。
辉:公主虽然不阻拦,无有令箭怎过关。
公主:有心赠你金鈚箭,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辉:公主赐我的金鈚箭,见母一面即刻还。
公主:宋营离此路途远,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辉:宋营离此路途远,快马加鞭一夜还。
公主:适才叫咱盟誓愿,你也对天就表一番。
辉:公主叫我盟誓愿,双膝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黄沙盖脸尸不全。
公主:一见驸马盟誓愿,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到后宫把衣换,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辉:公主去盗金鈚箭,不由本宫喜心间,
站立宫门叫小番,备爷的千里战马扣连环,爷好过关。

small music – 关山月

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另: 周云蓬《牛羊下山》中有另外一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