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流水之穗高岳

我有一位行事非常谨慎的登山伙伴,我姑且称之为「随线」,其登山风格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如临深谷”。

十月份时我们一起去看 Alex 和 Tommy 一起登 Fitz 的纪录片 A Line Across The Sky,我这位著名的风控狂人朋友说,「电影是个好电影,但是他们也太不小心了,每一步都是关乎生死的大事,他们还有心情开玩笑?」
Continue reading “山行流水之穗高岳”

山行流水之穗高岳

山行流水之扇山与百藏山

葛饰北斋『富嶽三十六景』鼎鼎大名,三得利美术馆推出歌川广重特别展览之后,我才知道“系列风景画”曾经在日本掀起过一阵风潮,仅仅广重一人代表作里就有各式各样的日本风光排行榜,比如『東海道五十三次』、『近江八景』、『江戸近郊八景』、『日本湊尽』等等五花八门。在东京生活过一段时间,也在日本各地周游以后,看这样的展览就特别有趣,因为很多乡村景观还和今天一样,而往往各地又有不同的风俗和特色,有一些也可以在画中指认出来。
Continue reading “山行流水之扇山与百藏山”

山行流水之扇山与百藏山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2/2>

上一篇跑题跑太多,这篇希望能跑回来。

我本人对狩野一信的画风说不上特别喜欢,他华丽的笔法和对光线的刻画方法实际上和传统的东方美术想去甚远,五百罗汉的神态和我印象里的传统罗汉图也有出入。但是,那些色彩斑澜的画卷倒是让我想起了西游记最终一行四人到达西天去领经卷时,如来佛脚下的众罗汉,是泛着的金光的修行者,离天下众生有些遥远。

Continue reading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2/2>”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2/2>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1/2>

搬到东京几天,终于意识到这城市有多大。此前虽然也来住过不少时间,但却一直是旅游者心态,对于要去的地方也都是全部依赖Google地图,方位什么的,从来没有真正挂记在心上。从今年开始,算是要长住了,才开始有心留意起不同的铁路公司,每一条路线大致经过的地区和行驶方向,23区的方位等等。在市里跑了几天,也便熟悉起来了,找路或者找电车也不那么吃力。这才突然发觉也许之前在东京那么爱迷路都是懒出来的结果。

Continue reading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1/2>”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