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伤心的恋爱故事

Continue reading “一段伤心的恋爱故事”

一段伤心的恋爱故事

Galaxy Song from Monty Python

Whenever life gets you down, Mrs.Brown
And things seem hard or tough
And people are stupid, obnoxious or daft
And you feel that you’ve had quite enough

Just remember that you’re standing on a planet that’s evolving
And revolving at nine hundred miles an hour
That’s orbiting at nineteen miles a second, so it’s reckoned
A sun that is the source of all our power

The sun and you and me and all the stars that we can see
Are moving at a million miles a day
In an outer spiral arm, at forty thousand miles an hour
Of the galaxy we call the ‘milky way’

Our galaxy itself contains a hundred billion stars
It’s a hundred thousand light years side to side
It bulges in the middle, sixteen thousand light years thick
But out by us, it’s just three thousand light years wide

We’re thirty thousand light years from galactic central point
We go ’round every two hundred million years
And our galaxy is only one of millions of billions
In this amazing and expanding universe

The universe itself keeps on expanding and expanding
In all of the directions it can whizz
As fast as it can go, the speed of light, you know
Twelve million miles a minute and that’s the fastest speed there is

So remember, when you’re feeling very small and insecure
How amazingly unlikely is your birth
And pray that there’s intelligent life somewhere up in space
‘Cause there’s bugger all down here on Earth

Songwriters
Jones, Trevor / Idle, Eric

Video

明日隔山岳

好久不写博客,却想了这么个吓人的标题。

周末游杭州,正值台风过境在即(以及阿里在美IPO在即),秋风飒爽,除了桂花还没开略有遗憾,是个绝佳的出游日。

杭州来过很多次,大学时第一次来正是和蛇还有一众很能吃的朋友。这次两个记忆力很好的人故地重游,不免有了些怀旧气味。我们在高铁上就开始回忆当初看着楼外楼的菜单想吃却又舍不得花钱时四人点了一条醋鱼围成一圈。那可怜的鱼自然是很轻易被消灭殆尽,而我们调侃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要四人再来一次,每人点一条,脸上画好猫咪的胡子。

Continue reading “明日隔山岳”

明日隔山岳

我的家

 

好久没和父母一起过春节,这次安分地在家过了除夕和正月的头几天。比想像中的安静,也吃得尽兴。因为过去几年总有人缺席(尤其是我),所以过去几年的全家福都没有拍。今年终于满员,可以补上一张。正月初二全家和外公一起去我念书的小学找了块空地,大家严肃地摆位合影之后,我和小米提议大家来个跃起。此后,场面就失控了。外公摆起了太极的架势,其他人则用各种奇怪的姿势跳起来面对镜头。

全家福过后,我和小米负责处理挑选照片,为大家编辑相册。其间,从牌桌上歇场的人间或走过来看我们编辑照片。所有人都对放松版的疯狂合影非常满意,声称要挑两版出来各打印一张挂在家里。 然而,几乎每一个人,都发出了另一个感叹,“外公老了。” 可能是因为平日里外公会玩手机会用网络,甚至还会用Kindle看书,大家都没有察觉外公的老态。但看到照片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

可能二三十年后我也会对着照片发出同样的惊叹吧。

回顾自己在社交网络上的hashtag,看到“奇葩家族欢乐多”这个主题的小推散落在各个地方。五年来,在推特上写关于老爸和外公的推文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回家探望父母的次数。今天心血来潮通过 Timeline JS 这个工具把这些碎片收集在一起,算是老陈家欢乐瞬间的回顾。以后也会在这个页面持续更新。

注:以下内容显示可能需要挂载VPN。

我的家

Hey 2014

After nearly four weeks of trip for business and holiday for leisure, the great break finally cools down. This week I’ve been thinking a lot of the year 2013 and belated new year resolution. And today I realised I had a perfect list of things to do for 2013 but I failed on almost all.

So noth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making it short and just kicking off doing it.

2014 Resolution

  • Move to another city
  • Dining out <= 3/7 (aggressive but still possible, dining out before today or during holiday are not taken into count)
  • Run >= 60KM/month and try half-marathon at least once
  • Take care of my plants
  • Enroll and complete at least 4 courses on Coursera
  • Complete a personal photo project
  • Keep tracking on all of the above goals on a regular basis

In my 2013 resolution, I listed all the places I planned to go for holiday. I did go on trips in Guangzhou, Taiwan, Thailand, Philippines, Japan and UK. However, we must not become hostages to tourism and eye catching holidays. In October, I spend the entire golden week holiday at my cozy apartmen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since college I was staying home instead of going out for “explore”. Travel is fun and so does travel in books.

Stay curious on what to explore and where I live is going to be my life-long resolution.

Resolution

 

Hey 2014

绿色

忘了是什么时候写的草稿,却没提交过。新年都过了,干脆把8月的旧照片贴在一起发出来。

--

闲暇时翻看了自己09年至11年拍的照片,“陌生”是唯一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怒气放在相机里面,迫切地将画面揽入镜头。好像拿着一把枪,随时按下扳机,镜头前的一切都灰飞烟灭。

现在很喜欢抽象或自然的平静场景,像东京那一大片大片的绿色以及从各种缝隙里透出来的绿色,也是美。

绿色

争论

两位都是我非常尊重的女性。不论如何,我都觉得他们勇敢。

舒淇:
昨天在飛機上,我做了一件十分勇敢的事情。 我看了約40分鐘的《小時代》,而且,如果不是飛機要降落,我沒有打算終止。 當然不是因為影片怎樣好。 以電影來說,它很可能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的最爛的一部片子。

但,每個人都應該看一下這部電影,特別是香港人。因為它完全代表了今日強國所有最惡劣、最叫人噁心、最腐敗和價值觀念最扭曲的一面。它充滿銅臭(卻又沾沾自喜樂在其中)。它的每個畫面都是浮誇的(但卻同時那麼真實)。它沒有一句對白是人說的(但卻準確地反映了當下的強國文化面貌)。它把一張張本來青春(並算)漂亮的臉孔變得如亡靈般蒼白,並且醜陋、討厭。

這是一部相等於一具腐屍的電影,但它的創作者還為引以為傲,不可一世。 我知道啊,它很賣座。它的續集也很賣座。我絕對相信它的第三集也會很賣座。
它可以無休止的拍下去,直到它所代表的強國滅亡為止。

它把自己叫《小時代》,潛台詞其實是暗示這個是它的大時代。它是謙虛給你看。

我為(不管是自動獻身抑或純粹打工的)參與這部影片的台灣影人感到悲哀。(它好像沒有聘用任何香港電影工作者,大概是因為它看不起我們。香港人才倖免於難。阿門。)

张悬:

給親愛的大家與各界,

以下誠心說明我對相關問題的認識與看法,
願以此表達我的言行原由和本衷,
並深深感激願意交流的各界與聽眾。

關於”對學生發言的主觀臆測”:
我不確定大家是否有機會看到當天的影片,
在我發言被打斷於是嘗試作出說明時,
我多有的是疑惑與感慨而非不滿或諷刺回擊,
如果我當時是為了諷刺,
決不會花費這麼多的演出時間嘗試對話和溝通,

我於國外唸書也常聽到”no politics tonight”
“no guy things here tonight”
“no race issue tonight”
大家從廣告,電影,消費文化裡學到的這些言論是一種幽默,
但因為如此,我們真的失去了太多好好理解不同觀念的機會,
也只是打住不談扔進暗處裡,
期待我們已經多所質疑的政治人物與局面為我們解決,
然而所有政治產生的問題還是各種人民在承受,不是嗎。
唯有當我們從生氣地談,
到有機會疑惑地談,
到有天產生真正的理解於是幽默地談,
我們才不會被任何資訊操弄我們看待世界的看法,
以為是和諧或平安。

這是我真心的想法。

關於”沒事拿什麼國旗出來宣揚”:
今天如果換作是鳳梨酥,高山茶,或是繁體字寫的手卡,
我相信就沒有問題。
然而請容我說明,
旗子和它們一個個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
在異國,它們都來自也代表我的土地家鄉,
都是我認識了三十多年最熟悉的事物,
我看到都是開心而感激的。
我常常拿聽眾送的東西上台,
我不會退回也不會忽視,
以前有聽眾知我年輕時會看簡體書,
特地送了我一本毛語錄,
我當時如今日收下時都是同一種高興,
沒有對彼此的心意有過多揣測,
交流也都是同一種心。
當天我是非常高興能見到台下還有外國聽眾的,
看她們一陣疑惑,
所以才會用英文嘗試與她們交流這是從哪來的,
在我發言被打斷前,
從來並不是為了要”對現場中國留學生宣揚什麼”。
這不是我個人的解釋,
這是當天發生的實情。

關於”台獨”:
台灣的政治現況,法律基礎和社會發展
在所有華人地區中的確是不同的,
我無意拼命強調,
但我也會介意被刻意扭曲或隱蔽發言權利的狀況。
失去誠心但真實的對話,
我們再血脈相連都沒有辦法親近對方。
我從沒有在華人地區對當地聽眾嘗試不敬只為宣稱什麼,
這次也是一樣,
我的一路發言只是希望能跟學生交流
”我們不必永遠迴避政治才能得到和諧,
甚至互相理解”。
在我發言被”no politics today”打斷前,
我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政治性的意圖和提出任何政治的看法,
我用英文想跟台下的外國聽眾介紹這面旗子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真的,如此而已。

關於”台下學生怒喊 no politics today”
“你難道不知道現場都是中國留學生嗎”:
我並不知道這位說英文的留學生就是所謂中國學生。
台下也有台灣學生,我看待他/她們都是一樣的,
我也沒有去詢問過當日演出的觀眾都是何地而來的,
只知道多數是會說中文的學生。
我怎麼回覆學生,
當時和中國和台灣完全沒有身份背景的指涉。

我一直相信這位學生是出於善意希望我不要導向政治,
我沒有感受到當時學生是用憤怒的語氣在說話,
而請相信我亦是。
我懇切希望表達的不是為了諷刺,
而是我感慨於發言被打斷,
因此請大家嘗試從我的發言態度聽出任何一點真誠,
聽眾沒有給我機會讓我對當時的外國聽眾解釋,
現場為何有學生帶來這面旗子。
我之後嘗試說明的,
依然是我希望越來越多人願意不忌諱存在的問題和值得討論的事,
我們越有機會了解彼此的差異,
才會有機會不去動輒互相撕裂,
迴避不談才會造成最多的冒犯,
因為我們從來不願意去正視彼此的觀點和可能有的交集。

我無意提起政治或是刻意作宣示,
我拿起聽眾帶來的,我家鄉的任何東西,
沒有任何為了要對誰不敬或對誰傲慢,
我不確定當時的情形能否還原,
但我是真心平靜地在跟學生對話,

關於”我用傲慢的方式諷刺台下的中國學生”:
請容我說明,
因為是學生,我真的很珍惜也慎重在看待他/她們的回應,
也才會開啓這次的對話。
比起各種對我發言態度的解讀,
我更在意若我當時選擇忽略或是不去對話,
這是否才是更傲慢的”打發”與”阻止聽眾發言”。

關於”麥克風在我手上,我文化霸凌了一個中國留學生“:
此次演出這一段過程,
我至今依然認為它是一個對話,
對國旗第一反應大有不同但各自陳述意見的對話。
請容我再次說明,
當時我並不是”對著中國留學生強行宣示台獨”,
台下也有許多台灣留學生,
我從來沒有分過彼此。
和我對話的學生是以英文陳述,
我無法立即分辨她就是所謂的”中國學生”與否,
因此我是真心以中文回答給所有華人學生聽的。
按照我以往在舞台上的反應,
我一直都是非常願意將麥克風交出進行對話,
這次是因為我真的來不及跟台下的英國聽眾解釋完我從哪裡來,
我的發言即被打斷並被解讀為我意欲導入政治話題,
所以我選擇在當時把話說完,
我也在當場誠心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

場地不大,我們交流的過程現場大家都聽得到,
影片雖看來是我拿著麥克風,
但我們是在對話,
也許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對話,
但絕非所謂文化霸凌。
前篇有提到,
若學生繼續發言,我一定一定會將麥克風交給她。

關於”學生聽眾不需要妳來教育”:
我能帶來的也許不是教育,
但歌手,學生,聽眾,消費者,
我們都需要新的資訊帶來的新刺激與新學習。
簽名會上有同學執意簽一把傘,
不給簽就大哭並怨罵了起來,
這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
也許我總是可以忽略她,就像忽略很多衝突,
可是我並不願意放棄有任何可能交換不同觀點的機會。
對於不能簽傘簽手機就哭喊咒罵是不對的,
和”消費者最大”的消費觀有關 ;
對於看到我介紹我家鄉事物就劃分成政治意圖的不悅,
跟我們的迴避和不願聞問彼此有關。
討論這些雖然不是音樂的唯一價值,
但音樂的世界裡每個年代都有無數創作與歌手在討論與關懷它們,
這是我的想法與認同。

關於”婊子來大陸圈錢”
“有種不要來大陸開演唱會”:
婊子或女神,都是物化一個人物的方式。
我唯一想說的是,
我去任何地方演出從不為了妥協討好或勉強任何人對我的毀譽,
每一場演出都是無分彼此誠心誠意,
我為聽眾而去,不為圈錢,
表演多年經營音樂與團隊,
我身上從來沒去圈過不應多得的錢。

我沒有分別過聽眾是從哪裡來的,
“是哪種哪個地方的聽眾”。
從前我若以分別心先行區分所謂中國或台灣聽眾的不同,
這才是傲慢與偏見。

我真誠地盼望以上回覆能剖析我的心意和初衷,
不為和諧立場,而為說明事情經過,
但如果最終無法帶來與各界新的討論與溝通,
我不會勉強聽眾的選擇,
僅為表達我一直都是如此的,
對我出身和對華人世界未曾變過的祝福。

i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争论

800年后的偶遇

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 700 – 1900: How a Chinese Gongbi Silk Painting was Made from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on Vimeo.

猫妈提到 Victoria & Albert 博物馆最近从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借了几十幅画借了不少非常著名的画作在伦敦展出。当即去看了展讯网页,沉醉不知归路。
虽然我很怀疑不懂中文或者没研究过中国书画史的欧洲人是不是真的能感受到这些书画作品所表达的美感,但前期的宣传(包括BBC的关于中国绘画史的culture show),同期的讲座,主页上讯息的展示,都令人刮目相看。

陈容的九龙图卷和我真是有缘,今年年初在上美波士顿特展中露了个脸,下半年在东京的根津美术馆有件复制品在展,如无意外年底到了伦敦就能再遇到一次。
这种遇见,真是浪漫。

 

800年后的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