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at Glitters

All that glisters is not gold.

但是日本画里的金银一定会发光。

最近朋友Jing写了一篇关于大英博物馆展览“金银作画:从列奥纳多到贾斯珀·琼斯”的一篇文章,给看不到展览的美术爱好者介绍了在欧洲历史悠久的“银尖画技艺”和与其相关流派的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读罢想起距离去年九月在东京「山種美術館」(Yamanate Museum) 看到特别展览“金银生辉:从琳派到加山又造”已经一年多了,当时做的笔记和参观资料都还留着,却一直没有整理。以治疗拖延症为名,把有关的信息整理出来,分享给感兴趣的同学。如果是对美术感兴趣,常住东京,又或者去东京旅行,却不想只是去旅游景点转悠的旅行者,可以用来作一些参考。

金银生辉:从琳派到加山又造

用金箔金线来装饰画作或者陶瓷漆器,对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更不用说在宗教方面的广泛应用。在中国以及东亚地区,很多经文都是用金字或银字书写的。日本自平安时代(794年~1192年)起开始广泛使用黄金来装饰佛身及佛堂。但金银装饰伴随日本美术自身的发展,不断地派生出各种各样的用场,则是日本独特的。

日本的美术,追求在零装饰的简约、单色调世界中寻求美感,而金银装饰由于材质本身的特点,可以配合色彩突出局部或者是背景的氛围,或者闪亮,或者辉煌。

使用“箔散”技法装潢的和歌集《本願寺本三十六人家集 躬恒集》(本願寺)

琳派是日本古典代表画派,发源于京都洛北的鷹峯本阿弥光悦的“光悦艺术村”,由尾形光琳发展和继承,成熟于江戸時代的酒井抱一。“琳派”也称“光琳派”,“光”取自本阿弥光悦,“琳”即取自尾形光琳的名字。“琳”意为美玉,“光琳”即为绚烂闪耀的美玉,从某种程度上讲,“光琳”就代表了色彩绚丽,华丽夺目的艺术风格。琳派推崇具有装飾性的画风,热爱使用金箔为背景突出华丽感,可以算是金银画在日本兴盛的开始。这也是该展览起名为“从琳派开始”的原因之一。琳派以绘画为中心,同时兼顾书法与工艺的综合性,对现代日本画以及日本美学影响深远。日本江户幕府1867年派使节团参加了巴黎万国博览会,包括琳派作品在内的日本美术工艺品,掀起了19世纪西方对日本文化的青睐的风潮,对西方现代派画家梵高、莫纳等人都产生过巨大影响。

这些年的世界旅行中我收藏了全球各个城市的交通卡,并把这个收藏系列叫做 World Traveler’s Kit ,在这套卡集里最美丽华贵的一张,是日本关西地区的ICOCA卡,卡封面的图案就是琳派代表人物俵屋宗達的「風神雷神圖」,现在这幅日本国宝级名画,陈列在京都建仁寺。

俵屋宗達 《風神雷神圖》 建仁寺(京都府京都市)


另外几位琳派代表人物的主要作品:

尾形光琳 《红白梅图》 (MOA美術館)

俵屋宗達(絵)本阿弥光悦(書) 《蓮下絵和歌巻》

酒井抱一 《桜花図屏風》

值得一提的是,俵屋宗達和本阿弥光悦共同完成了很多绘本和书法结合的作品,多由俵屋宗達作画,本阿弥光悦手书,出产了不少国宝级的精品。光悦本人也是日本书道光悦流的始祖,深受中国书画影响又自成体系。早年光悦还临过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现在作品陈列于东京国立美术馆。

山種美術館的这次展览,策划得非常仔细。第一部分为近代日本画所继承的金银画,并分别陈列了几件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例如,在介绍金装饰工艺的章节里,用不同作品来介绍了金箔、金泥、云霞以及纸本金地、银地的不同工艺。另外又单开一个小节,介绍金银如何应用于各种类型的修饰。 我的日语很是一般,看汉字看了个大概,总体来说,这些工艺大抵都与唐以来中国盛行的金笺工艺比较类似,或者用金箔粘贴在纸本或绢本上,或者用金箔覆盖在整个纸面上作为背景。而金泥则是用金粉洒在纸的表面,再通过打磨,做出华丽的色泽。这一部分主要都是琳派画家的作品。下面几幅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所有展品信息在这个文件里有详细的记录。

藤原伊行《戊辰切(和漢朗詠集巻上断簡)》

藤原定信 《石山切(貫之集下)》

鈴木其一 《芒野図屛風》

速水御舟《名樹散椿》

速水御舟《昆虫二題葉陰魔手・粧蛾舞戯》

速水御舟是我很喜欢的一位画家,英年早逝,传世名作不多,但一幅《名樹散椿》便够令人驻足良久,沉醉其中。另一幅飞蛾扑火之“炎舞”则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居然用金银表现出了悲剧又亢奋的场面。

展览的第二部分,是以介绍昭和中后期(既是战后),日本画家在继承和发扬琳派风格的同时,在金银材料使用上所做的新的尝试。加山又造就是一位典型,他所作的《千羽鶴》可以说是琳派正统,但同样是他,作出了颇具黑暗色彩的《满月光》,我个人并不是特别喜欢,但《满月光》却也是美术馆的镇馆宝之一,我暗地里揣测,那也许和战争有些联系。

《千羽鶴》

《满月光》

「山種美術館」(Yamanate Museum) 是东京我最喜爱的小美术馆之一,最近正在展出的「琳派と秋の彩り」(琳派与秋天的色彩)即为纪念「琳派」创始人本阿弥光悦奠定琳派基础400年之始。展览持续至10月25日,周一休馆,展览目录在这里。很多琳派精品都保存在京都寺庙中,在东京难得亲见,如果喜欢金银画,是值得一去的。

此外,东京很多小美术馆,例如反复在村上春树的小说里出现的「根津美術館」,会配合时令、季节、花期,做出同步的主题。过去几年间,每到四五月紫藤花期,根津就会拿出私藏的紫藤花屏风作展。这次山種美術館的「琳派と秋の彩り」也是如此,特别选择以秋为题的画作,欣赏之时,正是秋风气爽,万物开始呈现出秋天独有色彩之时,这实在是日本美术馆吸引人的一大特点,也是我在一年之中的不同季节,仍然有兴趣反复参观根津和山種的原因。

「琳派と秋の彩り」海报
酒井抱一 《秋草鶉図》

俵屋宗達《槙楓図》

俵屋宗達(絵)・本阿弥光悦(書)
《鹿下絵新古今集和歌巻断簡》

川合玉堂 《渓雨紅樹》

鈴木其一《牡丹図》

東山魁夷 《秋彩》

All That Glitte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