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1/2>

搬到东京几天,终于意识到这城市有多大。此前虽然也来住过不少时间,但却一直是旅游者心态,对于要去的地方也都是全部依赖Google地图,方位什么的,从来没有真正挂记在心上。从今年开始,算是要长住了,才开始有心留意起不同的铁路公司,每一条路线大致经过的地区和行驶方向,23区的方位等等。在市里跑了几天,也便熟悉起来了,找路或者找电车也不那么吃力。这才突然发觉也许之前在东京那么爱迷路都是懒出来的结果。

对于地理略加熟悉起来也要归功于办理各种入住、银行、入职手续要在不同的地区跑来跑去,出于节省时间(当然也是节省路费)的目的,出一趟门都要尽量讲活动安排在邻近的区域。此番去六本木办银行卡,想想出一趟门只办一张银行卡太亏,看看周围有什么活动,便留意到刚刚开始不久的村上隆五百罗汉图。而离六本木不远的增上寺正在展览的狩野一信五百罗汉图大展也在同时展览中,索性安排在同一天里把两个展览都看一遍。

狩野 一信(かのう かずのぶ Kanō Kazunobu)

一信本姓并非狩野,后世称他为狩野一信因为他属于日本长期君临一国的职业画家集团,狩野派。狩野派以室町幕府的御用绘师狩野正信为始祖,子孙在室町幕府崩坏后作为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将军家等之绘师,和权力者结合,成为画坛的中心,从内里、城郭、大寺院等的障壁画到扇面等的小型画,对日本美术界有很大的影响。1 狩野派以亲子・兄弟等血缘关系为主轴,一信并不在主轴系谱中,他在世时自冠妻姓,称逸见一信,号顕幽斎,所以又称顕幽斎一信。反倒是原姓已经不可考了。

增上寺

Alt text

Alt text

比起狩野一信,增上寺的名气要大得多,命运也颠沛反覆。现在增上寺是日本净土宗镇西派七个大本山之一,但最初却属于真言宗的寺庙,其前身为光明寺。开山始祖圣聪上人自幼于千叶寺出家,1385年到光明寺释道时,受到净土宗七祖的圣冏上人的教化,舍却真言宗的教义皈依其门下,并且在1393年12月继承了净土宗正统成为净土宗第八世祖。其后将光明寺的宗旨改为净土宗,并将光明寺改名为增上寺。

除了教宗方面,增上寺在政治方面也有一段很长的故事。2

1590年,增上寺被指定为德川家灵庙之一,同时也被指定为关东十八檀林之首,增上寺也因而越来越兴旺。1598年,寺址迁移到现在的芝。德川家康捐赠了三解脱门、经藏以及资助建立了大殿等。当时的朝廷还册封住持存应上人为“普光观智国师”的封号,并赐予常紫衣袈裟。这时的增上寺,在宗派上的地位已跟位于京都的知恩院相等,寺庙的领地高达一万余石,寺领之内有48院,学寮有一百多间,在当时称为“寺格百万石”。

1867年,江户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将政权归还给明治天皇,日本正式进入明治时代,同时也开始了明治维新。为了强调天照大神后代的天皇才是日本最高的统治者,强力鼓吹神道,并且为了进一步区分神道与佛教,于是下了一道“神佛分离令”。神佛分离令本意并非是要排斥佛教,但还是因为误解引发了日本佛教史上著名的“废佛毁释”运动。大量佛寺佛像被毁,僧侣被强制还俗。

增上寺在1874年以及1909年都遭到排佛主义者的放火与破坏,本堂因此被烧毁两次。同时也因为神佛分离令的影响,寺庙的领地大大的缩小,空出来的部分约20万坪寺领成为现在的芝公园。寺内原本祭祀德川家康寿像的“安国殿”,由于神佛分离令的关系,因此脱离增上寺改名为芝东照宫。

1875年,增上寺被列为净土宗的大本山,加上有伊藤博文等新的信徒加入,开始了增上寺的复兴建设。大正时代将被烧毁的大殿重建,其他被摧毁的堂宇也开始着手整备与复建。

但是1945年在二战中,增上寺一带遭受到空袭,所有的复兴重建都在一瞬间被摧毁。1952年设立了临时本堂。1971年开始历经约四年的时间,重新建造了新的本殿。1989年,为纪念圣聪上人550回忌,将开山堂重建为现在的慈云阁。

Alt text

三解脱门是东京都内最古的建筑物,也是东日本最大的门,属于增上寺的中门。因德川家康的协助,聘请当时江户幕府的大工头中井正清所造,建造于1622年。这个门可以说是增上寺在江户初期所营造的众多建筑唯一残存下来的建筑物,战争时期没有被摧毁的主要建物之一。

名称中的“三解脱”,意味着可以解脱佛家所说的三毒“贪、瞋、痴”。

Alt text

江戸~明治时期的三解脱门
Alt text

今天的三解脱门 图片作者Selefant
Alt text

安国殿里供奉著传说是由平安时代的僧人源信所做的秘佛黑本尊(阿弥陀如来像),每年的一月、五月和九月会公开举行开账法事,称为“正五九黑本尊祈愿会”。我拜访的这天正是新年期间的祈愿活动,香火非常旺盛。

Alt text

Alt text

增上寺院内,祈求生子或安产的迷你地藏 图片作者Selefant
Alt text

增上寺是江户幕府德川家的灵庙之一,所以德川三叶葵家纹的旗帜随处可见,官方网站上也直接用了颇有象征意义的三叶葵图案。
Alt text

增上寺宝物展示室的台徳院殿霊廟模型

Alt text

增上寺建造于1632年的“台德院殿灵庙”,以华丽装潢享誉盛名,在战时遭烧毁。日英博览会在1910年登场伦敦时,当时的东京市下订了灵庙模型,并由雕刻家高村光云及东京艺术学校(现为东京艺术大学)的巨匠们等监制完工。模型宽3.6公尺、长5.4公尺,高度则为1.8公尺。

日英博览会之后,灵庙模型便被赠予英国国王,成了皇家收藏之一。不过据说因体积庞大难以组装,以致数十年来都不曾公开。东京大学客座讲师William H. Coaldrake,于1996年确认了模型的存在后,经过漫长的调查以及修复,终于获准长期出借增上寺。所以在宝物事展出的所有模型相关标记上都写着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下图为日英博览会后在英国丘园展出的台德院模型
Alt text

Alt text

狩野一信五百罗汉图展

狩野一信的五百罗汉图,一共100卷,本次展览展出了第21卷~第60卷。每幅都有主题,题材各有不同,有讲在人间治病救人的,也有讲罗汉如何修行的日常生活。画风为传统的佛教罗汉画与西洋画法相结合,可惜展览厅内无法拍照,只从网上找来一些图片。

第二十二幅「六道 地狱」
Alt text

部分细节
Alt text

总体而言,展览规模不大,而且又因为增上寺本身的名头太大,我反而花了很多时间在游览寺庙、观看开年祈愿仪式和看台德殿模型上了。 一晃也便两三小时过去,匆匆出来,赶往六本木去看村上隆。

<未完待续>

本文图片来自维基百科增上寺官方网站

狩野一信与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 <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