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隔山岳

好久不写博客,却想了这么个吓人的标题。

周末游杭州,正值台风过境在即(以及阿里在美IPO在即),秋风飒爽,除了桂花还没开略有遗憾,是个绝佳的出游日。

杭州来过很多次,大学时第一次来正是和蛇还有一众很能吃的朋友。这次两个记忆力很好的人故地重游,不免有了些怀旧气味。我们在高铁上就开始回忆当初看着楼外楼的菜单想吃却又舍不得花钱时四人点了一条醋鱼围成一圈。那可怜的鱼自然是很轻易被消灭殆尽,而我们调侃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要四人再来一次,每人点一条,脸上画好猫咪的胡子。

但这一次没有吃鱼。

从苏堤摇船一直摇到西泠印社,跳下船就是楼外楼。一个老爷爷正在把包裹完毕的叫花鸡放进烤箱里。那叫花鸡九年前98元一只,叫花子大概是吃不起的了。如今已经涨到近两百,我们还是当即决定赶去吃个早场,这情感类似于去英格兰必须吃个Full Breakfast的意思。不过叫花鸡比Full Breakfast好吃多了。

等候楼外楼开门的一个多小时,去西泠印社转了一圈。原本以为只有个门脸,没想到后面的小山上别有一番天地。总体来说这园子就是一个炫技的所在,所到之处几乎所有可以刻字的石头上都刻满了字。园子的布置也很工整,步移景换,山水池林结合得恰到好处。可以想象得出百多年前一群学术大拿雅集此处喝酒聊天不甚欢乐的样子。

神奇的是,最近几年流行的盗墓笔记似乎给西泠印社带来了不少年轻的游客。

而另外一些年轻的游客,会把“社印泠西”的四字招牌认成“杜即冷面”。

IMG_9218

离开楼外楼时已接近正午时分,杭州的黄金时间已经过去,接下来便是各种各样的旅行团冲向西湖边所有你能发现的小天地。于是我们便只在孤山路附近闲逛,闲聊。至今我们都还记得当年在断桥上我们看着桥上汹涌人潮时无语的表情和东坡雕像前的摆拍…

时间就这样过去,就像过去的九年。未来的九年仍旧充满了诸多变数,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

有些朋友“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见面已无太多话可说,还有一些朋友,隔着山川河岳却仍然可以交流,“世事两茫茫”又有何妨。

IMG_9207

IMG_9164

明日隔山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